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太子在都市 > 第109章:过度放纵的结果

第109章:过度放纵的结果

  “你这家伙是谁,你竟敢诅咒我老公要死了,你才是快要死了。”听到赵惟君的话后,王莉娟忍不住冲着赵惟君破口大骂道。

  一旁的沈蝶连忙打断王莉娟的话,问向赵惟君道:“赵惟君,你刚才诊断出什么?你为何那样断言。”

  之前因为张少杰患癌症一事,周浩然是见识过赵惟君的医术,但今次听到赵惟君的话,仍不免吃了一惊道:“是啊,小赵,我知道你也是学过医,有些话可不能随便乱说啊。”

  只见赵惟君面无表情地说道:“正如你们所言,我也是学过医的,所以我会对自己的医术和我所说的每一句话负责。我刚才在见到这位患者的时候,单看他的五官就看出了问题,为了确诊我就进一步给他切脉诊断才做出结论。以这位患者的身体情况,确实是阳气耗尽,也就是离死不远了。”

  躺在病床上的张万全,此刻在听到赵惟君一连说自己快要死了,心里也不禁恼怒万分,指着周浩然就是说道:“周院长,你们医院去哪里找来的这种神棍,居然敢在这里胡说八道。你赶快给我把他给赶走,不然的话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媒体,让媒体曝光你们的医院,让你们医院名誉扫地。”

  面对张万全的怒骂和指责,周浩然等人也是尴尬无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得把目光全部集中在赵惟君身上,似乎在等待赵惟君的回应和解释。

  看着张万全怒骂的神情,赵惟君很是平静地默默开口道:“我看患者的劳累并不是因为工作劳累,而是夜生活太过丰富了,所以导致身体被掏空了。”

  赵惟君冷不丁的一句话,顿时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再看张万全此刻的表情瞬间变得尴尬无比,而张万全的老婆王莉娟则是一脸灰色,死死地等着张万全。

  “你,你乱说什么。”张万全顿时有些心虚的冲着赵惟君喝道。

  赵惟君根本不理会张万全的吆喝,而是对着在场的所有医生自言自语道:“我看患者是今天早晨病发的,其病的主要原因就是体内精气耗尽,这是房事过度造成的。患者的体质根本难以保持长期雄赳赳,患者眼神无光且涣散,应该是借助某种助力的兴奋药剂,结果导致体内精气加剧消耗,直至干枯见底。根据我的诊断,患者应该不是一次两次这样不顾身体的放纵,而是长期积累消耗身体所导致的结果,只是在今次酿成大病。如果加以拯救的话,或许能够保住一条命,即使是如此,但从今以后恐怕也是不举。”

  说完之后,看着众人若有所思的样子,赵惟君又加上一句道:“对了,我忘记说了。我刚才说患者快要死了,并不是空口胡说,如果不相信的话,我们可以打个赌。就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患者的寿命不足半月之久,若是我说错的话,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并向患者赔礼道歉。”

  这一话赵惟君可谓是增加了一点赌注和担保,有了这一番话后,周浩然知道赵惟君不是在胡说八道。加上之前赵惟君为自己的好友张少杰诊断出癌症之事,周浩然在心里默默地相信赵惟君为张万全诊断的结果是真的。只是医生一般不会当着患者的面说出病情,尤其是越重的病情,越是要做到保密,以免患者身心承受不住。

  然而赵惟君并未是真正的医生身份,再加上看张万全夫妻二人有些太不把人放在眼里,所以赵惟君根本就没有将张万全给放在眼里。若是换成别人,赵惟君一定会出手相救。

  “好了,周院长,还有沈蝶姑娘,楼下还有人等着我。而且我还有其他事要做,就不和你们多言了,有机会我们再见面,告辞了。”完成自己的任务后,赵惟君就拨开人群离开,周浩然想要开口留住对方,却发现自己和对方根本就不熟,不知该如何开口。

  就在赵惟君前脚离开,王莉娟就指着张万全破口大骂道:“张万全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昨天晚上到底是去厂里加班了,还是去外面鬼混去了。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说清楚,我和你没完。”

  被王莉娟这么当众一骂,张万全顿时感觉颜面全无,也不顾自己此刻身体不适,直接反骂道:“你个臭娘们,现在还和我算这些账,你没听到刚才那家伙怎么说吗?老子要死了,一旦老子死了,那所有的债务都要不回来,到时候你特么去喝西北风去啊。”

  这一骂瞬间把王莉娟给骂醒了,尽管一早就得知自己丈夫有些喜欢那些风月场所,但是自己之所以过得这么奢侈也都是因为丈夫的生意。一旦自己丈夫要是早死的话,那以后就凭借自己的能力,根本无法继续经营工厂,到时候外面欠的款也都无法收回来。王莉娟顿时心慌起来,连忙拉着周浩然的胳膊说道:“周院长,你一定要救救我老公啊,我们家可是你们医院的老合作商了,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被王莉娟这么一闹,周浩然顿时也不知所措,只能现在稳住对方安慰说道:“你放心,我们市医院是星河市综合实力最强的医院,我一定会集合医院所有的专家,为你老公进行治疗。你先给患者办理住院手续,我这就召集医院专家,根据你老公的病情,拿出一套治疗方案。”

  说着,周浩然连忙带着众人离开病房,生怕对方在对自己过多纠缠。

  出了病房之后,一路上周浩然对着身旁的童海小声询问道:“童老,刚才那个年轻人说张万全的病情,你觉得靠谱不靠谱,他说张万全可是不足半个月寿命。”

  周浩然这么一问,到是把童海给问住了,毕竟自己刚才进去之后,也给张万全做了一个切脉诊断。自己所诊断的结果,和沈蝶所诊断的结果可以说不谋而合,只当做是简单的气血不足。如今突然冒出一个年轻臭小子,直接开口就说张万全快要死了,而且还说的头头是道。看张万全的样子,好似也默认那家伙的说法。

  童海再三纠结后,还是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周院长,依照刚才张万全的反应来看,我们不能否定那个年轻人的诊断。只不过对方所说的病情,恐怕凭借我们医院,还真的无法给那张万全进行恢复治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