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不可名状的日记簿 > 199.祈祷

199.祈祷

  根据日记本的解读,KP给昱翼还原了一下当时的情况。

  日记的原主人是名为米耶特的男子,幼年丧母。不过他有一个坚强的父亲和一帮小伙伴,所以倒也没有逐渐的扭曲而是很正常的成长了起来,中间部分都是一些生活琐事,不过日记本上到是记录下了之前昱翼为了发展而特意和星之彩装了一波逼的景象,在那一天,少年相信世界上有神。

  原本应该一帆风顺的日常被一家外来的公司打破了,他们看上了这座小镇的美景。随后的故事就很狗血了,狗血到让昱翼怀疑是不是资本主义都是同一个德行了。

  总之,父亲惨死,小伙伴一个接一个失踪,被危险追逐的他在祈祷上帝无妄之后决定把上帝召唤过来。好吧,他成功了,虽然被召唤过来的并不是上帝,至少他让那个公司附加整个世界给他陪葬了。

  合上了笔记本,KP调侃道。

  “差不多吧,虽然很同情他没错,不过作为召唤者,只有在仪式开始之前杀死他才能阻止阿布霍斯的降临啊。”

  既然已经有了相关信息和资料,那么就开始准备把,首先就是从这个诡异的地方出去,墙壁上到处都是阿布霍斯的子裔,想用爬墙的能力跳出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到是有看见向上的楼梯,只是这个楼梯早已被破坏了,而且是人为破坏的,看来米耶特从一开始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

  “首先,我有同情心,但是这种时候的同情心是根本没必要存在的,我在时间跳跃的时候只能存在140分钟,这么短的时间根本就不够毁灭一家大企业,何况,毁掉了一家企业肯定还会有另一家企业站出来,那还不如直接把根源解决掉。最后..有一位女神曾经说过,不能因为对方是好人,就原谅他所做的一切坏事。”

  平淡的回答了KP所有的问题,昱翼四处查看了一翻,完全没有发现能够上去的道路,墙壁上的黑泥根本无法让昱翼攀附,简单的来说,只能硬钢了么?

  召唤的日期是2192年6月3日,日记本上只写了日期,却没有写召唤的时间。根据日记本的解读可以知道对方虽然憎恨着那家大企业,但是也希望有人来阻止他。由此可以判断出,他知道自己信奉的神明是邪神,这个家伙的行事准则很明确。是个干大事的。不知道为什么,昱翼居然有一种好像看见了同类一般的感觉。虽然有这样的感觉,可是昱翼也知道两者绝对不是同类。至少昱翼绝对不会借用这种一看就知道会造成什么后果的邪神来进行报复。

  日期是确定了,却没有明确的时间线,或者说米耶特自己都不知道准确的时间,在日记之中,他是前几天进入的这座山洞,并且提前毁掉了所有的出路,做好了一旦召唤失败就自杀的准备,不,他把自己作为祭品献上之后,以那把匕首刺入的深度来看,不论召唤是否成功,他都会死去。

  因此米耶特自然也不会去在意召唤的时间了,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如果不是昱翼有着夜视的能力的话,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简直就是寸步难行。

  在这个黑色的空间之中,唯一散发出光芒的,就是星之彩了,从昱翼的身上脱离之后星之彩漂浮在半空中,猎杀那些靠近过来的阿布霍斯的子裔,它那散发出点点光芒和色彩的身躯头一次变得这么显眼。

  “只知道召唤的时间是6月3日,其他的一切都是未知,准确的时间也是未知的。如果时间太靠后了就可能直接碰上阿布霍斯,如果时间太靠前了..不,因为米耶特是提前几日进入这里,那么也就是说只要站在这里就一定能碰到他了..那么KP,时间线就设定在6月3日凌晨一点吧。”

  时间线设定完毕,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着时间的流逝,今天的时间跳跃昱翼已经用过了,只能等待第二天的到来,道具的CD刷新之后在进行跳跃了。

  看着直接原地躺下等副本结束的昱翼,KP认为昱翼应该管管那只星之彩了。

  “星之彩?”听着KP的话语,昱翼看向了在黑泥之中撒欢,活像一只二哈的星之彩,只是这只二哈显然有着惊人的食欲,张开大嘴把这深不见底的黑泥全部筛选了一遍,在一阵吞噬之后把骨头吐出来,接着进行下一轮舔地,打了一下哈且翻个身闭上眼睛说道:“关我屁事,它变得越强对现在的我来说越有利,如果能够有幸活着看见太阳升起的话,那也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它变成什么样也与我无关不是么?”

  昱翼的话语让KP无法反驳,实际上也是这样的,这只星之彩是因为和昱翼的交易才会协助他的,等交易完毕之后当然是各回各家了。星之彩又不是被魅惑的,自然会随着副本的结束而离开,然后去其他副本坑杀调查员,直到有一天遇到超级刁民然后被车杀,这么说起来,之前昱翼送了红围巾的那条狗似乎在某个黑魂模组被人车了。

  闭着眼睛养精蓄锐,昱翼准备好好的休息一下,毕竟到时候就要开始时间跳跃了,运气好能够在召唤开始之前击杀米耶特,运气不好自己一过去就要面对那来自异世界的堕落之源,虽然一路走过来,见到的邪神这么多了,已经有点无所谓了的感觉,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了,可是看死灵之书上的描绘,阿布霍斯是一个很可怕的外神,而且靠近它很容易被那邪恶的思绪点燃内心的黑暗从而黑化堕落。这一点上昱翼就有一点不自信了,毕竟自己以前是什么样的家伙自己可是知道的很清楚的。

  这样的话,就只能一边睡觉一边祈祷一下那个并不存在的上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