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竞仙途 > 第357章 仙师住店

第357章 仙师住店

  骆云环顾四周,发现这千里阁大厅很是气派,正对面挂着一幅中堂。

  这东西骆云也许久没看见了,倒觉得很新鲜。

  上下联一共十个大字,上联“仙人住我店”,下联“修为日千里”。

  非但不对仗,而且极俗气。

  骆云差点乐出来,心道:“保不准开这家店的也是个普通人。”

  在看中间的画,似乎是一个仙人腾空驾云,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仔细一看,就看见右上角写着五个小字:“骆仙飞升图”。

  骆云这才想起来,这画不是和他当初偷跑出骆仙镇参加星盘测试时在牌楼下面看到的浮雕一模一样吗?

  正思忖间,那跑堂道:“仙师,您可要去看看小店的法袍?”

  骆云点点头道:“你带路就是。那中堂上的画……”

  “您问那幅画儿啊,是咱们东家当年有幸去了一次骆仙镇,偷偷摸摸从人家牌楼下面拓下来的,回来以后请了当时最著名的圣手照样画了一幅,挂在这里。”

  骆云想了想,修仙日月长,如果是上上次的星盘测试,这老板怕也没这么长寿,大概就是他偷跑出去的那一次,便笑道:“那我和你们东家还算有缘,我便是那一年入的仙门。”

  “哟。”跑堂的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了,那您必定是天赋出众了?”

  虽然这里是三界城,可在这儿开门做生意,凡人也自有一套准则。

  在仙长一律不能得罪的前提之下,能确定是出身仙门而非散修的,他们在态度上会更为客气。

  因为仙门弟子指不定就在三界城有同门在此,背后还有仙门,无论如何也得罪不起。

  骆云心知这是恭维之词,当不得真,又听跑堂的道:“咱们东家有幸去了那么一次,却没选上,后来到底来了三界城,做了仙人的生意,镇日里跟我们说仙人如何如何。”

  骆云笑笑,在那跑堂的引领下一口气买了十几件,这才放心,与他而言只要耐用就好,却不需要许多纷繁复杂的功用,即便如此,十几件法袍也要不少灵晶,他这才想起来,道:“城门的历修士可是与你们东家有旧?是他推荐我来千里阁的。”

  跑堂的道:“仙长既然与历仙长相熟,刚才就应该早说,还能少花费些灵晶。”

  “无妨。”骆云道,“有最好的房间么,我要定下,要绝对无人打搅的那种。”

  “有有有!”

  骆云换了衣衫,在这跑堂的心中,是乍然间从一个乞丐变成了富豪,急忙应道:“仙长跟我来。”

  “咱们这些没法力的老百姓在这儿做生意不容易,仙长们一怒,咱这样儿的便是一百一千个也是白给不是?先前有位仙长体凉这份不易,在这店中设下了禁制,不能在此打斗,因此咱们这店反而成了最太平的一家店了,比那些老板是仙长的店,开的都要长久。”

  骆云心道,这店最多也不过几十年光景,却也能称得上长久,那外城之中别的店得有多乱?看来竟是沾了是普通人的光了。

  他进入所谓的最好的房间,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道:“这里我先付三个月的定金。如果我超了时间还未出来,便给我延下去,等我出来以后一并补齐。”

  这也是常有的事儿,那跑堂的倒也是个豁达的人,笑道:“仙师,因为这家店连着东家带着咱们都是凡人,所以只接短期的生意,最多不能超过一年,您千万别一闭关弄个三五十年的,东家和小的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您出关呐!”

  骆云愣了一下,实则在普通村镇,便是客栈里住上一个月都算是长的了,到了三界城,一年也只得称作是短线的生意,不由得好笑道:“不会超过一年。”

  他又好奇道:“可若是真有人定下了房间,到了一年人还不见出来退房,你们怎么办?”

  跑堂的哭丧着脸道:“还真是有那样的!真是没办法,只得从外头打开门,那位女仙被搅了清静,又不能对咱们施法,最后用拳头将开门的小厮揍了一顿,那倒霉蛋足有三个月下不来床。女仙师又续了一年,这不眼看再过几个月就又要超过一年了,不怕仙师笑话,店里的伙计们都开了局了,有人押那女仙会按时出屋,有人押还是会超期,还有的已经琢磨着是不是跟东家请辞了,毕竟小命要紧。”

  骆云哈哈笑道:“你们也是难为。且放心吧,我不会这样的。若是历修士来找我,便转告他我稍后亲自去找他。”

  那跑堂的离开之后,骆云便进入了水之极秘境。

  直到此时,他才松了一口气。

  水之极秘境的“水面”依旧平整如镜,不远处一根通天巨柱在水面之下仿若投下倒影。

  实则是这根巨柱在某一日升到了“水面”之上,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骆云的心情也平静了下来。

  他心中微微动念,整个人便来到了通天柱顶。

  视野之中一望无垠,无比开阔。

  这一瞬间,他没有再想什么,而是先默默地吟诵起清心咒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停了下来,觉得心中涤荡一净,神识也异常清明。

  骆云正要将先前乱莹交给他的东西打开看看,就听到剑灵道:“这一番清心咒,老夫的心情也没那么乱了。”

  他忍不住微笑道:“前辈怎么看?”

  “天道无常。”剑灵道,“很多事情,老夫以为不会发生,但所谓变数,就是如此。一个小小的阵法尚有无数变化,何况是这世间?”

  他声音中充满慨然,仿佛他也是刚领悟了一层的修士一般。

  骆云知道他说的是天衍无间剑阵。

  “而这个世间,就如一盘大棋,亿万生灵在其间繁衍生息,各寻其路。哪怕是一棵小草,也有改换天地之力。”

  这便是说的青丝兰了。

  每个个体都充满了无尽的变数,在以自身力量或不知不觉、或主动的改变这世间。

  如果能将眼界放到最高处,那么看法,就会与剑灵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