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科技巫师 > 第255章 你随便自杀,能死掉了算我输

第255章 你随便自杀,能死掉了算我输

  古塔斯被紧紧的绑在椅子上,已经不记得待在这里多少天了。他睡觉根本没有规律——有时候,他好几天都被不准合眼,有时候,昏睡一整天都不会被理睬。在这种情况下,时间观念非常模糊

  之前,他还尝试着按照吃饭的次数来计算时间,但渐渐的发现吃饭的次数也不是固定的。有时候吃饭能达到夸张的一天五餐,异常丰盛,有时候则是一天一餐,清汤挂面,好像是为了测试各种情况下他的身体状态。

  唯一永恒不变的是扎针抽血,基本上吃饭前会抽血,吃饭后会抽血,睡觉前会抽血,睡觉后又会抽血。

  古塔斯都有点好奇,他到底从哪里来的这么多血,给那个恶魔炼金师抽取。

  那个恶魔炼金师好像和他解释过,说什么……人的身体可以自己制造鲜血,只要保证抽血的数量在人体造血速度范围之内,就不用担心血液被抽干。

  古塔斯听不懂、也根本不相信恶魔炼金师的话,只认为是在骗他。反正他觉得每一次抽血,身体都会削弱一分,灵魂都跟着衰弱一次。他现在就如同是一头被疯狂挤奶的奶牛,等到奶挤光了,那离着死也不远了。

  该死的炼金师!

  古塔斯在心中痛骂着,突然忍不住的一个激灵,觉得全身一凉,一扭头,就看到那个正被他在心中痛骂的恶魔炼金师,直勾勾的向他看来,目光很是古怪,让他忍不住的有些发毛。

  这……又准备对他做什么?

  该死,绝对是不好的事情!

  他不能再让对方这么肆无忌惮的进行下去了,必须想个办法才行。对,必须想个办法,改变他的处境。不然,他不但会丢掉性命,连灵魂都要丢掉。

  ……

  李察看着古塔斯,念头飞转,思考着如何进行试验,来验证他的一系列理论猜测。

  一般来说,科学特别是前沿科学,比如物理学,是可以分为两类的——理论科学和实验科学,由此也分为两类科学家——理论科学家和实验科学家。

  理论科学家的主要工作,就是依靠逻辑思维和想象力,构架出一个个可能存在的理论。而实验科学家则是负责设计一系列的实验,证明理论科学家的理论。

  两者无所谓高低,因为一门科学的推动,离了谁都不行。

  不过对于李察来说,思考一件事情,很多时候都是跳跃性的,会经常冒出离奇的但具有逻辑的想法来,在经过一番推理确定其符合实际,才会再想办法尝试设计实验证明。

  简单来说,李察属于理论先行、验证跟随的类型,如果把他带入到科学家的身份,李察觉的他应该是偏向于理论科学家。

  当然,对于一些实验设计,他也能做得来,不过要略微花费一些时间。

  那么面前的理论该怎么设计证明呢?

  李察思考半响,有了一个初步的实验雏形。下一刻从实验桌上拿起注射器,就对着古塔斯走去——无论验证实验具体要怎么进行,给古塔斯抽点血,总是没有错的。

  李察这些想着,走到了古塔斯身边,持着注射器正要刺下,就看到古塔斯剧烈挣扎,用恶狠狠的目光看来。

  李察眉毛一挑,看向古塔斯出声:“这是要干什么?你不是第一天待在这里了,难道还不明白,反抗是没有意义的吗?反抗的再厉害,也只是你自己吃亏罢了,根本不会改变任何结果的。

  所以,配合一点吧。这样,对你、对我都好。要不这样,你表现好一点,明天给你的饭菜提高标准——加个鸡腿怎么样?”

  “唔唔唔唔!”古塔斯用被破布堵住的嘴发出声音,像是要说什么。

  李察眼睛眨了眨,伸手把破布揪了出来,看向古塔斯问:“你想表达什么?!”

  “咕咚!”

  古塔斯先是艰难吞了吞口水,湿润了一下干涩难忍的喉咙,接着恶狠狠的出声道:“小子,你放了我!”

  “这个是不可能的。”李察道,“你应该很明白,我不可能放了你。”

  “不!”古塔斯出声喊道,“不明白的是你才对!我告诉你,如果你不放了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偶,怎么让我后悔,你还能对我不利不成?”李察问。

  “不,我现在自然不能对你不利。”古塔斯倒是很明白,“不过我却可以对我自己不利。”

  “嗯?”

  “我可以自杀!”古塔斯略显疯狂的道,“你困住我,每天喂我吃喝,不就是想要研究我,从我什么得到一些东西么。哼,虽然我不知道你具体研究的是什么,但我确定,只有活着的我才有价值吧,死掉的我对你没有任何意义。所以,你快放了我,不然我就自杀,让你什么都得不到。”

  李察平静的看向古塔斯:“先不说,你的威胁到底有没有逻辑可言。光是一个最简单的问题,你就无法解决吧——你准备怎么自杀?”

  古塔斯把舌头伸出了嘴,有些示威的晃了晃:“我就用这种方式自杀!”

  “咬舌自尽?”李察眼睛微闪,一点紧张都没有,缓缓出声,“嗯,现在趁着我松开你的嘴,咬舌自尽倒是一个好机会。但出于善意,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做。虽然很多谣言、传闻说咬舌能死亡,但实际上,根本不可能。”

  “嗯?”

  “最简单的,你应该见过、听过被割掉舌头的人吧?难道他们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你觉得咬掉舌头会被痛死?不可能的。舌头上的痛感神经末梢虽然丰富,但都比上手指——你也许见过或者听过带舌环的人吧,但什么时候见过手指上钻个洞带环的人?手指被削掉都痛不死人,咬舌头就更不能了。

  会失血过多死亡?也不可能。你能咬掉的舌体部分,大多数分布的都是毛细血管,根本不可能流太多的血。而且,这样还浪费——毕竟你反抗我的主要目的就是不想让我抽你的血,但你咬舌一样会流血。同样流血,为什么不给我呢,至少还能为科学做贡献。

  另外,你真得咬舌了,最大的可能是咬不掉。人的咬合力倒是不小,虽然比不上猛兽动辄几百斤上千斤的咬合力,但在所有颚肌发挥作用的前提下,也能让门齿产生50斤左右的咬合力,让臼齿产生近200斤的咬合力。

  这样咬舌头,理论上是能咬掉,但不要忘了,人类具有自我保护意识。就像人类不可能自己憋气死亡一样,当你准备咬舌的时候,不断产生的疼痛会持续对你产生反作用。

  所以,你尝试咬舌自杀的最大的可能是,你只咬到一半不到就自己受不了了。这也没有什么值得羞愧的,毕竟大多数咬舌成功的人,往往是被动或者意外受伤导致的。

  实际上,咬舌自尽能成功的唯一方式就是,通过疼痛来产生昏厥,然后让舌根收缩把气管堵住,窒息死亡。但这种方式,只要及时救治,也完全可以避免。”

  李察看向古塔斯,一脸认真的道:“我觉得,我算不上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医生,但治疗一下咬舌窒息等问题,还是可以的。所以,无论你想怎么咬,我都能保证你死不了,嗯,说到做到。”

  听完李察的话,古塔斯像是见了鬼一样看着李察。对于李察的话,他很大一部分都听不懂,但却并不妨碍从李察平静的语气中总结出一个事实——咬舌这种自杀手段,好像真的威胁不了李察。

  那……

  古塔斯暗暗咬牙,半响后有些气急败坏的道:“即便不能咬舌,我也能自杀。”

  “嗯?不咬舌,也能自杀?什么方式?”

  “我不告诉你!”古塔斯一脸硬气的道,“反正,你现在不放了我,我就用不告诉你的方式自杀!”

  “呵,你确定?”

  “确定。”

  “那好,就让我慢慢见识一下你有底气的自杀手段是什么吧。”

  古塔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