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赵武灵王英雄传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欲建万世之功

第二百一十二章 欲建万世之功

    赵英送走赵君和君夫人回到屋内,见父亲脱下胡服,问道:“父亲怎么将胡服脱了。”

    公子成指着胡服道:“你喜欢就拿去。”

    赵英忙道:“这是君上赏赐的,孩儿没有这份福分。”

    “我竟然会穿上了胡服。”公子成道:“真是可笑啊!”

    “孩儿以为父亲为了坚持心中的信义,在胡服这件事情上,会与君上起争执。孩儿怎么也没有想到,父亲不但没有和君上起冲突,还穿上胡服。一个时辰前,我可不敢想象这件事情会是真的。”赵英好奇地问道:“父亲为何改变了主意,接受了胡服。”

    “是啊!我怎会穿上了胡服。这件事情我也不敢想象。”公子成走出屋内,抬头注视着天边的云彩,看着随风变化的云层,“父亲老了,沸腾的血液也冷了。但听到简襄之烈、先君被困之耻,我的血液又燃烧了起来。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啊!简襄之烈,这四个字是多么令人热血沸腾、斗志昂扬啊!”

    “我是赵氏的族人,更是赢姓子孙。我也曾想上阵破敌、征战诸侯、为赵氏子孙开疆拓土,建立赫赫功名。”公子成热血上涌,“君上为了赵国,为了族人能够在这个乱世之中存活下去。为了不辜负赢姓这个古老的姓。为了实现先祖的遗志,完成先君鄗城被困之耻。他不惜背负骂名,也要穿胡服,习骑射。我岂能用世俗之见,忽略胡服骑射之功。君上尚且不怕留下千古的骂名,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赵英被公子成的神情感染,也道:“我国东有河、薄洛,与齐、中山共有之。没有舟,将用什么守住河、薄洛之水。行胡服,习骑射,就是为了捍卫国土,防守燕、三胡、秦、齐、魏之边。也是完成简、襄遗志。一血鄗城被困之耻。赵国处于四战之地,没有一支令诸侯威风丧胆的铁骑,我国就危矣。君上是为了赵国,为了赵氏,赌上了一切。”

    公子成点了点头,心绪难平,“先祖遗志、先君之耻。这八个字传入我的耳里,我岂能无动于衷。君上尚有如此雄心壮志,不计身后之名。我又岂能输给他。”

    赵英见父亲散发出灼热的眼神,已然明白他说的这些话都是发自内心。语言是一个很美的东西,他可以感染一个人,也可以改变一个人。先前的父亲和现在的父亲,果真是判若两人。

    赵英用力地吸了一口气,问道:“没有君夫人在中间调和父亲和君上之间的矛盾。父亲和君上之间的矛盾会进一步加深吧!”

    公子成问道:“你觉得君夫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赵英答道:“君夫人冰雪聪慧、贤良淑德、心思单纯又活泼可爱。君上遇见她实乃一大幸事。”

    公子成沉默了很久,方才答道:“你啊!还是太嫩了。”

    赵英问道:“父亲,孩儿说的不对吗?”

    公子成指着眼前的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赵英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去,答道:“这是君上亲自送来的药。”

    公子成摇了摇头道:“君上的性格我还不了解。以送药为名来看我,这个主意定是出自于她。”

    “君夫人听说父亲病了,与君上一同前来送药这是好事啊!足以见得父亲在君上和君夫人心中的地位是多么重要。”赵英见公子成眉宇紧蹙,改口问道:“父亲,孩儿又说错了吗?”

    “你啊!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公子成注视着送来的药,“这是君夫人给我的暗示。”

    赵英不解地问道:“君夫人暗示父亲什么。”

    “君夫人想要表达的意思很简单。”公子成顿了顿,语调苍凉,“它,可以是治愈百病的良药,也可以是毒药。我顺从了君上之意,支持胡服骑射,就是良药。我若反对和君上大动干戈,这药就会是毒药。君夫人是想用药让我识时务,不要做糊涂之人。”

    赵英想了想,嗫嚅道:“父亲多心了。”

    “这个女人没有一点手段,她岂能独宠后宫。岂能让君上对她不离不弃。”公子成道:“一个女子想要凭借自己的容颜,降服君心,那是最愚蠢的。再美的女人,也总会有一天老去。这个女人,不仅拥有美貌,还有智慧。假日时日,可不简单啊!”

    “父亲之言,孩儿不敢认同。”赵英又道:“君夫人心思单纯、活波机灵,才会深得君上宠爱。君夫人能够独宠后宫,正说明了君上和君夫人伉俪情深。他们是一对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后宫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方。我不说,你也听过后宫之事。后宫就像一个大染缸,任何人进去了都会变色。久而久之,就会失去本心。最终变成一个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的人。”公子成淡淡道:“秦国看上去是诸公子之乱。实则不是,秦惠后、秦武后和芈八子之间的较量。女人,温柔的时候是一只绵羊。一旦,女人不温柔就会变得可怕。女人的可怕和恐怖远远超出你的想象。”

    “孩儿不懂。”

    “等你懂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公子成见一脸木讷的儿子,也没心思谈论这个问题,叹道:“女人啊!既可以是红颜,也可是祸水。多少的豪杰、多少的英雄,最终都栽倒了女人的手里。”

    赵英问道:“父亲的意思是说君上也有可能栽倒在君夫人的手上。”

    “也许吧!是我多心了。”公子成又一次注视着天边的云彩,“君上虽然说服了我。但阻拦他推行胡服的人还有很多。胡服骑射这条路,他能够走多远,就要看他的决心和意志。如果胡服没有让赵国强大起来,短时间内没有看到胡服骑射的功效。君上离危险也就不远啦!”

    ……

    推行胡服牵扯的因素太多,要考虑的事情也很多。虽然有了肥义等人的支持,但没有华夏大臣的支持。赵国也许就因为胡服一事,陷入内斗,导致国家分裂。赵雍推行胡服骑射的本意是为了让国家强盛,如果出现分裂,自弱国力。这个结果自然不是他想看到的。于是,赵雍趁势让拥护华服和支持胡服的大臣,在大殿之上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两方争论激烈,互不退让。每一方举出例证,另一方就会用犀利的语言反驳。宦者令韩忠见朝堂局势不可控制,上前低声道:“君上,形势继续这样发展下去,大臣们就该大打出手了。臣,建议终止这场辩论。”

    “这件事情早晚会发生,就让他们争辩吧!争辩不一定是坏事。”赵雍看着大殿上的场面有些混乱,也没把控能够控制住局势,“你去告诉司马望族和屠都尉,要他们二人给寡人维持好秩序,不能让大臣们血溅朝堂。”赵雍想了想又补充道:“去把太医令也叫过来,以备突发的状况。”

    “喏。”韩忠拱手拜别,领命而去。

    胡服之争,从日出一直争论到日落,双方都精疲力竭。然,肥义等人拥护胡服逐渐占据上风。不出意外,一个时辰之内,便会分出胜负。忽然,一人高呼道:“太傅到。”

    太傅费游通是赵国有名的大儒,也是赵君的老师。费游通在赵国藏书阁专研学问、修史编撰。十几年,也不见费游通踏出藏经阁一步,也不见他和任何朝臣交好。此人虽然年过八旬,白发苍苍。但这个老人精气神仍在,健步如飞。

    费游通突然来到大殿,足以说明是有人将胡服骑射这个消息泄露给他。是何人泄露,又是何人请他来的。这些疑惑,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费游通的身份和他满腹才学,上了朝堂任何人都要礼遇有加,包括赵君。如果费游通反对胡服,这场辩论的结果就会不言而喻。

    赵君想要推行胡服,也就多了几分阻力。

    赵文、赵炤等宗室之人见了,露出了诡谲地微笑。

    肥义等人见了,也是忧心忡忡。

    赵雍深知这位老师崇尚礼,崇尚华夏文化。一时间,他心底深处涌现出隐隐不安。千算万算,最终还是忽略了这位老人。且不说肥义等人有没有实力说服这位老人。若是这位老人因为辩论之事,一时间想不开,气急攻心,死在了大殿之上。赵君想要推行胡服骑射就会遇到更大的阻力,他也会面对更加强大的压力。

    赵雍见费游通踏步而来,起身行礼道:“太傅一切可好。”

    费游通拱手回礼道:“臣,一切安好。”

    “来人。”赵雍喊道:“给太傅赐坐。”

    “君上,不用这么麻烦。”费游通制止道:“臣说几句话就走。”

    赵雍皱眉道:“太傅想说什么。”

    费游通抚摸长须,直接问道:“我听说君上打算推行胡服骑射,不知这个消息是否属实。”

    “是。”赵雍简洁地答道:“太傅是特意来劝阻我?”

    “非也。”费游通拜道:“我是来支持你的。”

    费游通是个大儒,恪守礼制,孑然一身傲骨。胡服代表着什么,他岂能不懂。费游通竟然也赞成推行胡服骑射,向野蛮人学习。这个回答,不仅令赵雍感到很意外。也令在场所有人感到意外。

    费游通没有在意旁人送来的诧异神色,也不过问那些叱骂他的人,续道:“我的一生,没有什么作为。我最大的成就就是成为君上的太傅。感谢先君,让君上成为我的学生。君上身份高贵,什么也不缺。我赠送几句话给君上如何。”

    赵雍五味杂陈,太傅还是偏爱自己啊!

    赵雍收拾好心境,拜道:“太傅请说。”

    “君上想要看到无限美好的风光,就要勇于攀登险峻的高峰;君上想要以观沧海,就要东临碣石。君上想要建旷世之功者,必为俗人之所累。胡服骑射利国利民,非愚者所能明白。君上推行胡服骑射,必将成为万世之功。”费游通说完,拱手行礼,转身潇洒离去。

    赵雍眸色明亮,拱手道:“恭送太傅。”

    众人也行礼相送。

    费游通高唱道:“万世之功兮,俗人所累兮。圣贤教万物兮,必被庸人所怨。若为天下先兮,岂怕天下人笑。”

    费游通离开后,整个大殿陷入一片沉默。

    赵云舒挺身而出道:“臣赞成胡服骑射。”

    赵歇高喝道:“臣,赞成胡服骑射。”

    赵固朗声道:“臣,赞成胡服骑射。”

    赵云舒、赵歇、赵固,这三个人的声音,代表晋阳郡、上党郡和代郡的声音。有了这三个人的拥护,局势也朝着向赵雍预期那样发展。顿时间,很多人也表态,拥护胡服骑射。

    这时,一名将士急色来到大殿,送上来一份紧急军情。赵雍看了看,拔出佩剑,一剑将案几劈成两半。众人皆不明白其意,也不敢发问。

    赵雍胸膛急剧起伏,语调悲凉,“中山国攻破鄗城,公孙璞等多位将军为国战死。”

    众人闻言,大惊失色。

    赵雍终于下定决心,发出强硬地诏令,“胡服骑射,寡人势在必行。谁敢违背诏令,拒绝不穿胡服入殿者,休怪寡人手中的长剑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