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抗战之铁血兵锋 > 第五八七章 真是鬼啊(5更)

第五八七章 真是鬼啊(5更)

  岳锋抓孙宗胜是有战略目标的。

  这家伙的家族控制华夏大部分财富,就连蒋校长也向对方求助。没有对方财力支持,抗战更加艰难,更多的华夏百姓会无辜死去。

  将孙宗胜判处劳改的关键是刑期:何时抗战胜利,就何时释放。

  如此一来,就逼得孙家全力支持抗战,出财出智。

  凡是积累巨大财富的人,智慧一定极其可怕。

  用可怕的智慧对付鬼子,是抗战之福。

  另外,还有一种用意。

  “雄起城”、“希望城”建起来之后,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城市,最大的工业区,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商机,无数的财富将在这里聚集。

  到时候,华夏著名的家族与财团,都会来分一杯羹,甚至想控制这里的一切。

  抓捕孙宗胜,就是为了杀鸡儆猴,威慑所有高层。

  想来这里发展、发财,没问题,但必须奉公守法,规规矩矩,否则,等着坐牢吧。

  不信?好,请到劳改所,参观孙宗胜公子的劳动改造。

  嘿嘿,连孙公子都进去了,还有谁比孙公子更厉害?

  岳锋甚至希望所有高层的公子都犯事,落在他手下,将他们一一判刑,刑期都在“抗战胜利之时”结束。

  如此一来,他们家族不奋力抗战都不行。

  按理说,大家族根本不把一位团长放在眼中,但铁天柱不一样,世上唯一的护国上校,让鬼子心战胆寒的“爆头鬼王”!

  不,现在是“魔王”了!

  孙宗胜见岳锋不出声,慌了,顾不上害怕,爬过来,抱着岳锋的双脚,叫道:“上校,我知道你是杀神转世,以杀证道。你杀我,如同杀一只小鸡!可是,只要你放我回去,要多少钱都行。我有钱,很多,多得花不完啊!”

  岳锋双脚一振,孙宗胜只觉得全身巨震,飞跌到一边,双手早就麻痹得失去知觉。

  他不由大骇:只是双脚一振,就如此厉害,除了“爆头鬼王”,不会有第二人。

  岳锋淡淡道:“孙宗胜,你的判处不会变。但我允许你写信给家人,并建议你写信给朋友,请他们来救你。战事紧急,我在这里的时间不长,好好把握。”

  孙宗胜颤抖地说:“上校,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岳锋冷冷道:“王军,听好我的命令。就算是天王老子,没有我的手令,谁也不能释放孙宗胜!”

  王军大声说:“遵命。”

  孙宗胜叫道:“上校,给我一次机会,一次,就一次啊!”

  宋大彪喝道:“孙大孙子,你难道没听说过,铁天柱上校的命令重如泰山,必须一丝不苟地执行,违者杀无赦!”

  这么多日子,总算找到机会喝出这句名言!

  宋大彪说不出的爽快,飙爽!

  王军一挥手,两名士兵冲进来,将孙宗胜拉了出去。

  孙宗胜拼命挣扎、叫嚷、求饶。

  然并卵!

  王军犹豫一下,道:“上校,真的要判他劳改?他的父亲,他的家族都不是好惹的。”

  宋大彪冷笑:“上校连老裕仁都不怕,还怕他?”

  王军道:“宋家掌握着国家的财政大权,这个必须顾虑!”

  宋大彪哈哈大笑:“屁,我们‘雄起团’用过他们一分钱吗?不但不用,还出人出枪出钱,豁出性命为他们打仗。想用财政卡我们的脖子,有用吗?等建起所有工厂,他们还得求我们支援钱财。”

  岳锋笑道:“老王,不用担心,我做这件事,不仅仅是为了惩罚,而是为了抗战大局。想想,我为什么要把刑期设在抗战胜利之时?”

  宋大彪摸着头:“这个,实在是深奥,想不出来。”

  王军一怔,想了想,明白过来,不由哈哈大笑,道:“团长,你真是‘鬼’啊,说不是‘鬼王’都没人信。”

  岳锋道:“所以,凡是有高层公子来捣乱,都抓起来,送到劳改局,刑期结束的日期,都是抗战胜利之时。有问题,我顶着,哪位高官不服,叫他来找我。”

  顿了顿,又冷冰地说:“或者,我去找他!”

  什么,上校上门?

  王军颤抖一下,敬礼道:“遵命,遵命!”

  …………………………………

  总裁办公室,蒋校长看着情报。

  戴笠侍在一边,一脸春风。

  蒋校长看完,松了一口气,脸带微笑。

  他说:“真是不可思议,就这么安全撤至江阴,还让鬼子吃了大亏。夺了二十辆坦克,击毁四十一架战机,奇迹,奇迹啊!”

  戴笠道:“校长,飞机不是击毁的。”

  蒋校长哈哈大笑,道:“铁丝使飞机坠毁,这种笑话你也信吗?那是铁天柱为了迷惑鬼子,故意这么说的。他肯定采用了其他办法,因为保密,不向外公平。”

  戴笠小心地说:“校长,根据线索,还有现场拾到的气球,都足以证明,的确是用铁丝毁灭了鬼子战机。”

  随即,他将岳锋的“气球战法”细细说了一遍。

  蒋校长信了,长叹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奇才,不愧是护龙家族的人,佑我中华啊!”

  他想了想,问:“铁天柱为什么不愿意撤回南京呢,是不是有什么顾虑。”

  戴笠道:“我与他沟通过,他要让从水路进攻的鬼子葬身江底,变成华夏鱼虾的肉食。”

  蒋校长摇摇头:“这只是其一,其二,他一定认为南京守不住。我也知道守不住,可惜,明知守不住,也得守啊。否则,国际影响太大,使我们无法获得国际支援。”

  戴笠沉默了。

  蒋校长突然问:“孙宗胜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孙家向我要人来了。”

  戴笠为难地说:“上校不肯放人,还说,判孙宗胜劳改,一对抗战有好处,二是救了孙宗胜一命。”

  蒋校长愕然:“怎么就救了孙宗胜一命?”

  戴笠道:“上校看得出,孙宗胜因酒色过度,淘空身体,继续花天酒地下去,不出三年必得痨病而死。让他劳改,锻炼身体,反而可以活。”

  蒋校长笑骂:“这个铁天柱,还真有一套啊,这不是向孙家邀功吗?可是,对抗战有好处,又怎么说?”

  戴笠笑道:“校长,他对孙宗胜的刑期设置得特别有意思,不是用年计算,而是说,什么时候抗战胜利,什么时候放人。”

  蒋校长的先是一怔,随即放声大笑:“娘希匹,娘希匹,这是什么人呐,脑袋怎么长的?服,大大的服!”

  戴笠眨眨眼睛,道:“更绝的是,他似乎还鼓动孙宗胜,让他邀请其他官二代去救人。还真有几十位官二代讲义气,打算坐飞机去。乐山有个临时机场,非常阔气。”

  蒋校长嘿嘿笑道:“这件事,我不管了,不管了!他们根本不是讲义气,而是向孙家表忠心。哼,娘希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