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民国繁花梦 > 第七十四章 梨花短发

第七十四章 梨花短发

    城西夏宅门口,中湄提了个书包,推了门正要出去,只能门口蹲着个人影,手里拾了根狗尾巴草,在地上划来划去。

    中湄走了过去,对着那人的屁股踢了踢道:“喂,你怎么来了?蹲在门口做什么?”

    陆青浦跳了起来,拍了拍后背嚷道:“你没手吗?本少爷的新衣服都让你踢脏了!”

    中湄撇了撇嘴道:“你生什么气呀,我替你拍干净了就是了。”说着头往后一探,就着他的屁股拍了两下。

    陆青浦脸色一红,忙往后退了几步,结结巴巴地道:“你……你……”

    中湄一脸茫然地看着他,道:“你到底想说什么呀?你再不说,我可要走了。”说着将书包往肩上提了提,转身就离开了。

    陆青浦愣了愣,忙追了上去,问道:“你要去哪儿?”

    “去找淑娴。”

    “你找淑娴那个规规矩矩的闷丫头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我带你去玩儿。”

    中湄摇摇头道:“我才没空玩呢,马上要考试了,我正准备去淑娴家和她一起看书复习呢。”

    陆青浦哈哈笑了起来,道:“原来如此,不过我看你就别垂死挣扎了,你就不是这块料,还是跟我去骑马吧。”

    中湄脚步一顿,瞪着他。

    陆青浦被她瞪得有些讪讪的,道:“要不……要不去我家,我陪你看书。”

    中湄嫌弃地道:“你?看书?”

    陆青浦脸上又是一红,道:“我……我怎么啦,我好歹也是宁华大学的学生,再说了,你要是看书看闷了,我还能陪你打打拳,淑娴总不会打拳吧。”

    中湄听了,觉得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

    陆青浦见她仿佛是心动了,忙笑着推了推她:“走吧走吧。”

    陆府,中湄已是第二次来到此处,然而这繁华楼阁,仍让她心里却有些拘谨,忍不住推了推陆青浦,小声问道:“喂,什么马上的生意能发这么大的财?”

    陆青浦一愣,道:“啊?”

    “你上次不是说,你家是做马上生意的吗?什么样的马上生意能让你家住得起这样好的宅子?”

    陆青浦这才想起上次在中湄家里说过的话,心里一笑,忙掩饰道:“我家是……是卖战马的。”

    “哦……”中湄恍然大悟的样子,“果然还是军需的钱好赚呀。”

    “哟,看不出,你还懂什么军需呢。”

    “那是,本姑娘就是这么见多识广。”她说着,又环视了一圈,道,“上次来得匆忙,我都没好好观赏一番,现在看看,你家这园子可真漂亮。”

    陆青浦闻言,便得意地笑了起来,道:“怎么样,羡慕吧?”

    中湄却道:“有什么好羡慕的,家大业大是非多,我觉得,还是我家这样的小家庭好。”

    陆青浦“切”一声,道:“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两人说着已到了陆青浦的院子,中湄上次剪头发,去的是陆青沐的院子,此刻才发现与这里不过一墙之隔。

    中湄道:“原来你跟你五姐不住在一个院子里,这么大的院子,你们就只住一个人呀?”

    “嗯,这么多房子,大家挤在一处做什么?”

    “住在一起,才像一家人的感觉么……”中湄眼珠子一转,忽然笑嘻嘻地问道,“那……你父亲的小老婆们又住在哪个院子里?”

    陆青浦一怔,伸出手指节往她脑袋上敲了敲,道:“你一个小姑娘,问这个做什么?”

    中湄“哎呦”一声,嘟着嘴道:“我不就好奇么。”

    “好奇个屁,你就是故意往我伤口上撒盐!”

    中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怨道:“好了好了,我不问了就是了,你书房在哪儿,我要看书了。”

    陆青浦抬头看了看天,道:“今天的天气,不冷不热,风吹着也舒服,要不就在院子里看吧。”

    中湄见这院子里,假山嶙峋,莲池盛开,又有一片芭蕉浓荫,浓荫下放着一圈白漆桌椅,两棵松柏树间还有张吊床,看上去好不惬意,中湄笑道:“好,就在这里看。”

    两人就着那白漆桌椅而坐,中湄从书包里看出一本英文课本,看了起来。

    陆青浦叫来一个听差,俯身说了几句,没一会儿,便有丫鬟捧了两杯果子露和一些点心上来,又将几本杂志搁在了陆青浦面前。陆青浦坐在了中湄旁边,翘起了二郎腿,悠闲地看杂志。

    中湄在一旁,忍不住被他的画报吸引过去,探过头问道:“这人是谁?”

    陆青浦道:“电影明星啊。”

    “她身上的衣服真好看,人也好看。”

    “这种衣服,洋行里多的是,改天我可以带你去逛逛,不过穿在她身上好看的,穿在你身上就不一定好看了。”

    中湄一听,气道:“你这人,说话可真讨厌!”

    陆青浦咧开嘴笑着,露出两颗虎牙来,只觉得与她斗嘴,其乐无穷。

    中湄嫌弃地站了起来,远离了陆青浦,走到那吊床旁,身子轻轻一跳便躺了上去,吊床一晃一晃的,她优哉游哉地继续看书。

    淡蓝色的天际,白云悠悠,陆青浦翻完了几本画报,百无聊赖,转头看了看吊床上的中湄,见双眸紧闭,略微有一点鼻息之声,居然是睡着了。

    陆青浦噗嗤一笑,从地上拔了根草,走了过去,在她笔尖下拂了两下。

    中湄用手搓了搓鼻子,一个喷嚏要打打不出,很是难受,便睁眼醒了过来。

    陆青浦见她醒了,便在一旁嘲笑道:“还说复习功课呢,才看了几页呀就睡着了!我就说你不是这块料吧。”

    中湄迷迷糊糊地看了腿上搁着的英文书,忽然伸了个懒腰,埋怨道:“这些外国字,就像瞌睡虫,在我眼里爬来爬去的,我能不睡着吗?”

    陆青浦道:“好好好,反正怪来怪去,怪不到你自个儿懒。”

    中湄听了,瞪了他一眼,作势要打他。陆青浦忙往后退了几步,道:“我的姑奶奶,你别动不动就打人呀,你要考的是外文,不是打拳。”

    中湄道:“你自己说的呀,能陪我打拳提个神儿,不然,我还不如去找淑娴呢!”

    “我不过随口一说……”陆青浦道,“你的拳脚功夫你是知道的,你是提神了,我可就是挨打了。”

    中湄扑哧一笑,这才缩回手,从吊床上跳了下来,又坐回到白漆桌椅上,道:“这吊床太舒服了,我还是坐着看吧。”

    陆青浦见她不理他了,却又上前搭讪道:“喂,过几日就是你生日了,你打算怎么过呀?”

    中湄一面看着书,一面皱着眉头道:“就请淑娴她们几个到家里吃顿饭吧?”

    陆青浦一愣,追问道:“还有呢?”

    “还有什么?”

    陆青浦瞪着她,脸上的表情十分委屈:“那我呢?”

    中湄一愣,道:“我们一群女孩子,你来凑什么热闹?再说了,你上次来我家吃饭,我不小心抖出了句南郊马场,我妈就揪着我问个没完,我可不敢再让你去了。”

    “切,不去就不去,有什么了不起的。”陆青浦想着,反正那时候,自己已经被他老头子押到前线去了。

    中湄继续埋头看书,没有理会他。

    没过几分钟,陆青浦又不甘寂寞地道:“喂,你就打算吃顿饭就完事了啊?那多无聊,怎么也不想些好玩的花样,生日诶,一年就一次。”

    “啊呀……”中湄不耐烦地道,“我哪有心思想这个呀,每天都在愁这考试呢!”

    “哦……”陆青浦抖着双腿往天边看了看,咕哝道:“要不是我马上要被老头子抓到军中去吃苦,本少爷倒是可以替你好好筹办筹办。”

    “嗯?”中湄没听清,道,“你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呀?”

    陆青浦脸上一红,道:“没什么。”

    中湄将身子一扭,道:“你真是吵死了,既不陪我过招儿,又不让我好好看书,你再这样,我可要走了!”

    陆青浦忙不迭地摆手道:“别介儿,我不吵你就是了,你若真想练功夫,诺,那院角有个木人桩么,还可以去那儿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