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当玉帝的那些年 > 第462章三十三重天

第462章三十三重天

  张无忧为防再生事端,这一次将猴子留在梅家,而自己则带着泣惜蓉和四脚虫返回了小赌怡情。

  经过几天的装修,小赌怡情内部的空间顿时扩大了不少。

  按照苏雨信原先设计好了的方案,之前的赌桌摆放并没有了什么大的变化。

  而扩张出来的那些房间则被隔成了几个大的区域,里面被分成了许多国家的特色玩法,间或的,还有一些贵宾的房间。

  那些房间虽说不上多么的豪华,但是贵在一个身份的象征上。

  张无忧为了吸引到足够的噱头,竟然直接就将这赌庄的股份给交了出去。

  扬言称,那房间只要有人能够进入,而且最终赢下在其中的比试,这赌庄的股份直接就可以拿到十点。

  这本就是一个巨大的利益勾引。

  而当人们听到想要进去比试的条件之时,更是引起了一片哗然,因为那房间想要进去也并不是说随时随意都可以进去的。

  竟然还有条件,而那条件竟然就是从挑战之时开始,只要是赌庄之内的赌桌,必须将全部庄家尽数打败。

  开赌庄的人,做庄的庄家哪里会有弱者。

  艺在精而不在博,这句话在小赌怡情里面就并不适合。

  赌庄加入了新的元素,那酒庄自然也要抬抬身份。

  两者合一,新的名字也就诞生了——三十三重天!

  而张无忧之所以要取这样的一个名字,就是看着对面的九重天很不爽,什么玩意,就凭他们都敢自称九重天?

  新的名字开始,张无忧自然是要大肆的宣扬起来。

  如火如荼的开业典礼开启了,不过张无忧却并没有要呆在三十三重天这里凑热闹的意思,他竟然带着大队的人马杀向了郊外的河边,一家农家乐。

  在他刚刚来到邺城的时候,那房东阿姨就告诉了他说,有几名女子要去郊外创业,开农家乐,他一直都想着过去看看,但是事务却一直缠身。

  现在小赌怡情有了老幺的坐镇,他多少也算是放心了不少,所以赶紧就跑出来散心了。

  经过一番打听,这东区郊外还真的有几名女子开的农家乐。

  当张无忧打听的时候,那些附近的人,对那些女子可是连连称奇。

  这东区郊外有一条河,名叫沙流河,乃是华商国内贯穿了好几个大省的名河。

  本来这沙流河边也没有什么好看的风景,最多也就是看看过往的行船罢了,可是自从这几名女子来了之后,来此的客人竟然络绎不绝。

  这附近俨然已经成了一个旅游的开放景点。

  “小念,你知道一会你将会见到谁吗?”张无忧有些宠溺的摸着念孤春的秀发,柔声道。

  “不知道!”念孤春有些茫然。

  “生前跟你有血缘关系的!”猴子在一旁插了一句嘴,不过却遭到了张无忧的一个白眼。

  念孤春听了猴子的话,双眼一亮,“莫不是天羽和天阳妹妹她们?”

  张无忧闻言,没有答话,只是冲着她笑着点了点头,若是他这一次猜测的不错,应该就是她们。

  泣惜蓉,泣惜芙,还有张无忧等几个人坐在猴子开着的七座车里,朝着河边进发。

  这七座车正是借用梅家的车,梅家害怕庞家再派出第二波人马过来袭击他们,所以整个梅家在张无忧走后的当晚上就随着猴子搬到了东区。

  看着波涛汹涌的沙流河,那浑浊的水面,上下翻滚着。

  一条木制栈道在其旁边的岸上蜿蜒流转,仿若游龙一般盘旋于此。

  而在那栈道的末端,一个庄园映入眼帘。

  天气依然凄凉,但是却挡不住来此游览的旅客,一辆辆或大或小的车子停靠在庄园的周围。

  正当张无忧等人静静的享受着这特有的静谧之时,距离庄园不远的地方,有一辆汽车停靠在隐蔽的树林之中。

  张无忧轻轻的神识从其中一扫,便看清了其中的状况。

  其实那汽车上下起伏着,根本都不用去扫,就能明白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没有在意。

  猴子的车速一如既往的迅捷,当他将车子以一个完美的姿态漂移进入一个停车位之后,透过车窗看到的第一道美景竟然便是这庄园内那几位女老板在办公室办公的场景。

  没想到她们还真的会利用自身的优势,竟然将她们的办公室装饰成了透明色,所以在外面,就可以将她们那玲珑婀娜的身姿尽收眼底。

  这也算是一种营销的手段吧。

  张无忧看着无语的摇了摇头。

  “主人,这几个丫头片子不简单呢!”猴子有些打趣的看着张无忧。

  “不然,她们依然还很纯粹,只是可能被某些人唆使着!”张无忧看了眼透明的办公室内,那几个体内盘坐着金身的丫头,穿着虽然显得很是成熟,但是表情依然很青涩,而且神态扭捏,很不自然.

  就在张无忧和猴子议论的时候,不想那透明的玻璃之中,也是有人看到了他们。

  其中的一名女子画着一脸的浓妆,大冷的天气之中依然还是穿着深V低胸装,下面是一个齐B超短裙,外面简单的套上了长可及膝的羽绒服就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看着张无忧和猴子四只眼睛也在盯着自己,女子不由嗤笑一声,“哪里来的乡巴佬?我们这里的消费很高,我劝你们还是从哪来回哪去吧!”

  说着,她更是瞄了一眼念孤春和泣惜芙三人,猛吸了一口嘴上的香烟,而后鄙夷的说道,“这都什么年代了,出门都不化妆,也不怕别人把你当鬼!土的掉渣!”

  音落,女子转身就欲离去。

  猴子看着女子,恼的牙齿痒痒,“主人,这个不是吧?”

  “她?她如果能是上面下来的,我就除了她的仙位!”张无忧撇了撇嘴。

  猴子闻言,心中顿时一舒,“那个什么,老巫婆,别走呢!”

  “你喊谁呢?”那女子刚刚转回去的身子,顿时便又转了回来。

  两只眼睛看着猴子,若是眼神也能杀人的话,恐怕猴子此时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这里还有别人吗?”猴子看着她,不以为意。

  “你……你喊我什么?你不想混了,居然敢这么喊我!”女子也是气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