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冲突世界大乱斗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欲问苍穹试乾坤(一)

第三百一十六章 欲问苍穹试乾坤(一)

  “北联……以百年世界谋夺天下大局……这,这也太……太不可思议了。”左丞相已经在语无伦次了,启宏帝现在所言的,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这比北联是启宏帝坐上启国国主之位的幕后推手要来的更加震撼!

  “可是,北联的野心,不,可以说是雄心了,要真是如此之大,可他们有实现那雄心的决断吗?”

  左丞相倒不是在质疑这北联的国力,北联掌控北域这一沃土,百年时间,国力到底有多厚这无法想象,但是,北联的这雄心,想要将影响力扩张至整钱大陆,暂且不说至今尚未探索完全的南域,单单就说西域,中域,东域这三域,倘若北联要将雄心展现,那就是以一域之力进击三域,这……这已经是超出了左丞相的想象了,在左丞相看来,这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

  “古往今来至今的多少强国,不说想要一统大陆了,就说是掌控一域,连这想法都没有……更不要说北…………”

  左丞相像是自言自语的叨叨着,可是说着说着,他的自言自语就没有接着说下去了。

  毕竟,在他的话中,北联好像已经超出了那些古往今来的多少强国,因为北联已经掌控一域了,

  纵然北联从此化为历史尘埃,可是它也能够在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因为他突破了历史长河的限制,从一滴水,一滴尘埃成就了一颗划过长河的流星,而且,现在这颗流星还没有行驶完它的轨迹,没有人能够知道它会在历史长河的上方划过多长时间才坠落,也没有人能够知道它坠落历史长河之中时,是如一颗石子投入大海,只是泛起一丝涟漪便悄无声息,再无动静,更没有人知道,这颗流星坠落之时,是不是天崩地裂,山川动摇,历史长河被它所生生截断!

  不管是什么结果,这些,都是左丞相他不敢想象的,左丞相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脑海中惊现无限的想法,若是在以前,他真的是不会思考那么多的,因为在他看来,那已经不是他所能够涉及的,他所能够想象的。

  只是他现在正在想象了,他正在思考了,而这,都是因为这么短短的启宏帝的几句话,他看待问题的角度被生生的拔高,左丞相正在瑟瑟发抖的身体正在反应着,他被强行拔高眼见的不适应。

  不过这种不适应也是正常的,就好像一直坐在枯井中望着天的青蛙,自以为在枯井中所看见的天就是真正的天,直到突然有一天,有那么一个时候,它被强行抓出来,它才是发现,原来天不是枯井所看见的天,天无比的辽阔,辽阔到,它一时接受不了!

  “原来我一直是那只坐在枯井中的青蛙啊…………”明白过来的左丞相在身体颤抖间,脸色有些苍白,嘴里喃喃着。

  这个坐井观天的故事是他四十年前,前往北联留学时,当时教导他的那位老师在课间的时候,跟学生们随口所说的一个故事,一个在北联脍炙人口,而在他们这些中域,西域,或是东域过来的留学生们第一次听说的故事,就是这个坐井观天。

  当时他的那位老师说完这个故事之后,他自己见过北联的现状和对比没来留学北联之前,还在启国时的所见,所以自以为自己是深有感悟,而今日,现在,左丞相他感觉无比可笑!

  真是可笑啊,一只坐井观天的青蛙!自以为深有感悟已经明白了这个故事的深意,实际上,自己离着它还有个千山万水!

  “啊!!!”

  左丞相的表情有些狰狞,他捂着自己的脑袋的手青筋暴起,如果让启国一些朝廷大臣看见现在左丞相的样子,那么一定会是惊奇的问道,此人是谁,而不会将这个表情狰狞,痛苦样子的人联想到当今启国的重臣,启宏帝最看重的大臣,左丞相身上去。

  北联的谋划为天下大局,而我的目光却是依然局限于那边境上的磕磕碰碰,这真是讥讽啊!

  原来我所看见,所重视的,在北联眼里,真的不重要,真的不重要!

  左丞相整个人近乎要发狂。

  “这是事实,你应该庆幸,放下抗拒吧。”启宏帝的声音传来,带着一股近乎无形的力量在其中,而这股力量伴随着声音传到左丞相耳朵里之后。

  当!

  就好像是左丞相曾经去往大国寺朝拜时,寺里的僧人用重锤敲击在大钟上,发出的那一声长叮,清脆悠长一般的声音在左丞相脑海里回荡!

  而伴随着这个声音,左丞相感觉自己剧痛的大脑还有剧痛的心脏那一直压制着的什么东西被这个声音冲散。

  “咳咳!”

  左丞相突然间距离的的咳嗽起来,然后,左丞相他咳出来一抹黑血在地上。

  “臣一时不甚,心魔上涌,臣感激陛下施以援手。”

  左丞相咳出一抹黑血之后,整个人清醒了不少,然后明白过来的他立马向着那背着身的启宏帝鞠身感激。

  “好好体会刚才的感觉,这次心魔过去了,你离着天级最大的屏障已经被冲破了的,回去停下工作,好生修炼一段时间,就可以晋升天级了。”启宏帝的声音平古不惊,回到了左丞相印象中的那位,行政果断如风,心思意志如铁的当今启国国主,启宏帝了。

  “谢陛下!”左丞相现在何尝不知道这都是启宏帝有意而为之呢。

  远来天级的突破,真的就是心境的突破,而那心境的突破,真的只是那眼见,目光的突破流量可以了。

  左丞相现在心中这么一感受,就已经是感觉到了,曾经一直困扰着他的那抑制在心中的某种东西,也就是那阻止他晋升天级衣领净近十年之久的屏障,已经是了然全无!

  只是,虽然心中的屏障,晋升天级有望,可是左丞相却是没有喜悦浮现在脸上,而左丞相的心中也没有欣喜的想法在胸中,有的,只有在闻得启宏帝说的那些之后,那念及启国未来的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