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途遗祸 > 1336 仙海城后人的作用

1336 仙海城后人的作用

  哪怕有照明珠的光,那金黄的光芒也太闪耀了。

  不说原彦央,应阳秋也不可能将注意力完全从安锦身上转开。眼角余光中,那金黄的光芒,也是刺眼异常!

  转头看去,倒不像原彦央将眼珠子都瞪了出来的状态,却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目瞪口呆!

  这里也就林枫言没见过那种金黄色的光芒了。这是地方官官印,在官员获得了地域民众认可的情况下,官印激发的反应!

  具体点说--大朝会上划定行政区域,画出具体范围,盖政事堂印章与政事堂相公们的个人章,作为公文送到官印面前,官印会将之吸收,确定自己的管辖区域。只要行政区划不至于有很大改变,而民众也认可明国的统治,知府、知县之类的官印就类似于这片行政区的土地印,与这片土地息息相关。

  在自己的管辖区内,哪怕是知县印也能发挥普通法宝的威力。知府级的官印,只要官员不至于太失德闹得民怨沸腾,那至少也是上品法宝的威能。而且还是自动护主、攻防一体、消耗很低,可战斗时间很长的那种极品!

  安锦之所以陷落,反而是指挥使逃了出去,就和这片地方已经脱出了龙泉府的管辖范围有关。作为一个民望不错的知府,在龙泉府的范围内,只要安锦带着自己的知府印,哪怕他是个战斗经验为零的弱鸡,自保能力也比何指挥使更强。

  但现在,他身上的官印,却泛起了在属地上才会有的光芒!而这个属地,又是用那么荒谬,那么古怪的方式确认的!

  “这个,这个……“应阳秋傻眼兼说不出话来。

  林枫言却是没有见过官印这样的反应。不过,他心思敏锐,只看身边的两个人,又知道官印的性质,稍稍联想一下,也就知道发生什么了。

  于是他也史无前例的有些懵。

  作为曾经侍奉神兽的图腾一族,往上古数神兽血脉也是排名前列的浓厚的人,林枫言接受过三次龙族传承--出生时宗族祠堂或者说祭祠一次,混沌灵木灌输一次,最近在有龙族血脉的毒海蟒王身体里一次。可以说关于龙族的事情,他已经知道得非常全面了。传承方面甚至超过了正常的小龙。最近那次,那个龙脉灵兽尸体形成的半天然秘境,他虽然有些收获,却也没有再得到另外的传承。

  所以,他可以肯定,哪怕是混沌灵木的伴生神兽,龙族绝对没有册封土地给人类的能力!

  认真的讲,要是有这能力,龙族何必撤出各大“世界果”,避居去混沌灵木的核心世界呢?

  林枫言现在这一线生机的剑意,能够无往不利,一是依靠他九品兵魂附带的战斗触觉,二是依靠图腾一族“大祭司资质”的传承经验和敏锐眼光--他的先天兵魂毕竟只是低品,在那时候,先天兵魂对自身的影响远不如青龙血脉。

  现在,林枫言发现自己多半是碰上铁板了。

  遇上了完全不能理解的事情!

  理解不能还找个鬼的破绽啊!

  林枫言不知道,这是因为他的朋友坑了--水馨要不是那么心大,来和林枫言见上一面的话,林枫言绝不会和现在一样懵逼。

  不过,林枫言就算是知道这点,也不会觉得被坑就是了。

  正如水馨所想,林枫言当然也有面对一切的自信。因为未知而导致实力衰弱,这感觉自然不会好。但就算是实力衰弱又如何?不过就是稍微困难点,但这也更能锻炼自己不是么?

  官印上的光芒震惊了对面的几个人,安锦自己,却是显得十分镇定。

  “本府如今新开疆域,以致府衙空虚。几位既然来此,也算是有些运道,可愿参拜陛下,由陛下赐个一官半职,辅助本府,开辟更多疆域?”

  林枫言三人顿时都觉得槽多无口。

  除此之外,应阳秋和原彦央这两个土生土长,深知北方规则的人,还感觉到了一阵难以言喻的心悸之感!他们两个甚至无法说出,这份心悸的缘由!

  大概是因为,这荒谬的言辞之下,隐藏着的,某些令人恐惧的东西?和现在北方三国的制度并行,却又完全不同的东西……

  应阳秋咽了口口水,声音居然有那么几分颤抖,“请问下,‘陛下’在哪儿?”

  安锦认真的道,“你们不是正站在陛下的宫殿门外吗?不过,现在想要觑见陛下,可还是完全不够格呢。若要求官,怎么也要经过陛下禁卫军的考核才行……陛下的禁卫军不过是初建,想来三位通过是不成问题的。日后求了官,或者还能替陛下管理禁卫军呢。”

  安锦一本正经,撇开那称不上得体的衣着——可他之前一开口就是要备用官服——完全看不出任何毛病来。不像被控制,甚至也不像被蛊惑。倒像是他现在所认定的一切都天经地义!

  “林枫言,龙脉有这本事?”应阳秋忍不住传音确认。

  林枫言也仔细观察了安锦,心中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直白的道,“没有。但是,傀儡。”

  “啥意思?”应阳秋再再次的懵了。

  这一次,连原彦央都没有办法去给林枫言翻译了!

  “盘龙山脉是上古青龙残躯所化。残躯能用的部分,都被用掉。”林枫言不得不长篇大论的解释起来,“现在人为激发残余,人为比例高。”

  龙族当然不可能说册封土地什么的。

  可人类是可以的。

  尤其是北方的华明两国,这方面的意识肯定不缺——瞅瞅,连应阳秋不是都一见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吗?他还是个剑心呢。

  但这么解释的话,林枫言也有不解的地方。

  龙孽的诞生是要龙躯来作为养分的,至少也得要龙族血脉浸染转化的某些灵材什么的来做养分吧?按理来说,盘龙山脉剩下的那儿边角料一般的龙躯残余,根本就不可能培养出大量的龙孽来才对。更不可能……让他仅剩的那点儿龙族血脉,让他的剑意通灵兽,感受到那么明确的……共鸣?

  “好吧。”应阳秋听了个半懂不懂。

  于是他决定还是继续发挥剑心的风格好了。

  “禁卫军在哪里?”他继续问安锦。

  安锦微微一笑,“来了。”

  随着安锦的宣布,原本看着坚实的地面,一下子就涌动起来!

  不说吓了一跳,早就知道这“地面”可能要闹幺蛾子的林枫言等人第一时间飞起。让人微微安心的地方是——这儿不禁空。要就此往上飞,原路返回什么的,好像依然可以。

  “两边……”原彦央有些惊恐的喊道。

  但这一次其实不需要他提醒了。

  两剑心还要更先一步的注意到,峡谷的两壁,同样监实的两壁上,居然也出现了涌动之感!

  一个个有着人形、半人形和完全没有人形的家伙,从“地面”,从峡谷的两壁“涌”了出来!就算是有人形的,现在看起来也是全身乌漆墨黑的,完全看不出五官之类。倒是和地面类似,像是极为浓厚的黑雾,凝实而成的物体!

  “禁卫军就这形象啊……”见惯了上林十二卫英姿的应阳秋认不出吐槽了一下,“还真是草台班子啊!”

  就外形上来说也许并不合格。

  但这些涌动的黑影,却很快证明了,他们的实力,一句“草台班子”,绝对无法形容!

  一声声和人类无关的尖啸声响起,刺得人耳朵生痛不说,当这些家伙扑过来,连人爪都迅速变成了龙爪的形状,凌厉无比!

  不过,应阳秋也没有意外。

  他之前之所以会吐槽,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黑影和前面的那些龙爪不一样,一旦将注意力放到了他们的身上,就冒出了冲天的煞气!

  虽然十分接近恶煞,转化起来有些麻烦。

  但和之前那些毫无烟火气的龙爪相比,应阳秋觉得,这一种敌人的话,来得再多也不在乎!

  只是,就在应阳秋准备迎击的时候,林枫言忽然开口,“别受伤。”

  应阳秋顿时心中一凛。

  林枫言沉默寡言,偶尔开口就要十分注意。

  之前林枫言第一个进入黑红色雾气,他问他情况,林枫言说的就是——不受伤就不会中毒。

  应阳秋肯定,就算是另外那几个,也是将这句提醒记住了的。

  所以才会一路下来,人人无伤。

  要知道,剑修战斗起来,本来都不大在乎小伤小痛的。毕竟他们的毒抗够高。但之前,他们宁可慢点、谨慎点,也不愿意受伤。

  现在林枫言忽然又冒出这么一句来,第二次强调,由不得应阳秋不谨慎!

  而应阳秋没直接杀出去的结果就是……

  他和林枫言一起,陷入了黑色影子的包围之中!

  短暂的几分钟内,两人还算是应付得过来。

  两个剑心都是战斗经验很丰富的人。甚至在一分钟内,就已经通过各种手段,确认了这些黑色影子的绝大部分特性——

  黑色人影不会像龙爪一样消散,尽管外形古怪,也完全不受剑心级别的威压影响。

  但不管是砍还是刺,给人的感觉和普通人没有多少不同。攻击倒是十分凌厉,论力量速度达到了金丹体修的水准,可终究没有意境,威力就差了一大截。防御就糟糕得多了。在两柄剑心的本命灵剑之下,简直可以说是脆皮——就像是没有带上任何防护法宝的筑基级别修士。

  心脏颈脖大脑都不是致命弱点,但要是直接砍成两半什么的,恢复起来很需要时间。而且,没有完整的形体了,这些家伙似乎就失去了战斗力,必须要跑到战斗圈之外去恢复。

  当然了,要是不能找到这些黑影的真正解决方法,哪怕煞气无穷无尽,两剑心也不可能一直战斗下去。

  两人心中都有数!

  “擒贼先擒王?”应阳秋心中转着这样的念头,一边确认那千奇百怪的黑色影子的共同特性,一边筹谋着先杀了依然站在“地面”上,和他们的距离已经拉到了数十丈远,已经被官印保护起来的安锦。

  一定有个共同的破绽。

  这是林枫言的想法。

  他没有应阳秋那么急切,在他看来,找到黑影的共同弱点,对那个“陛下”应该是有用的经验。他倒是觉得,安锦未必会给他们慢慢探索的时间!

  但是,林枫言发挥自己天赋的时候,共同的弱点没找到,倒是先注意到了一个事实——

  原彦央,似乎不是他保护得比较好,或者他的防御文宝给力?

  虽然他现在是还顾得上,但是……

  带上原彦央,与其说是君九韶的请托,不如说是对水馨气运的信任。

  林枫言忽然抽空道,“听说你先天运气较差?”

  这么完整,这么明白的一句话,让几乎没有自己出力的原彦央,本能的觉得有哪里要不好!

  果然,下一刻,一直在他身边盘桓着的黑龙剑意通灵兽,直接消失不见!

  原彦央那几乎立刻就被前赴后继往他们身上扑的黑色影子淹没!

  原彦央看见了高大的、矮小的人影,看见了有着蜘蛛下身的人影,看见了巨大而狰狞的昆虫口器……原彦央的心中几乎一片空白!

  他甚至根本就没来得及去想,林枫言为什么要忽然抛下他。

  已经是被黑色的影子淹没,然后……

  原彦央眨眨眼,身上的法衣依然散发着淡淡的辉光——那是最低限度也最低消耗的基础保护。

  因为没有攻击去激发更强的防护力量。

  所有的黑色影子,都和他擦肩而过!

  “诶林枫言你怎么忽然……”因为在黑色影子中间,应阳秋只看见林枫言抛下了原彦央,万分不解。

  林枫言却没有任何意外。

  平淡的声音从黑影中传出,“恭喜你,找到线索。”

  被这接二连三的反转惊吓得心力憔悴,回不过神来的原彦央脑袋勉强动了动,脸上随之露出了惊悚的表情——且不说这事儿该不该恭喜,之前的经历和这句“找到线索”联合起来,怎么就那么可怕!?

  距离当初的仙海城遗址有万里之遥的地方……林枫言真的知道他在查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