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不甘与坚持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不甘与坚持

  这中年男子身穿大红色的长袍,在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这个少年,身穿飞鱼服,腰佩雁翅刀,跟易云的装扮几乎一样。↑,

  这意味着,这个少年也是一名国士!

  “嗯?闫将军!?”

  张坛注意到了中年男子,他愣了一下,正要通报,却见这高大男子摆了摆手,示意张坛不要声张。

  张坛只好点头,中年男子继续看着黑沙和吉昌的对决。

  就在这时候

  “嚓!”

  一声轻响,一枚寒铁血珠,擦着黑沙的小臂飞过。

  只听刺耳的破帛声,一块连着兽皮的布片飞起,那旋转的劲风,直接撕掉了黑沙的衣袖。

  布片在空中被完全绞碎,而黑沙黝黑的手臂上,也渗出了血迹!

  只是擦一下,就是这等结果,这寒铁血珠的力量,可想而知!

  中年男子眉头微微一动,轻轻的摇了摇头,似乎是为黑沙感到可惜。

  易云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微微皱眉道:“黑沙赢不了吉昌了,再坚持下去,肯定会受伤,还是早点认输比较好。”

  其实现在高下已分,黑沙的身体底子是好,可是技巧远远比不过吉昌,再比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

  易云甚至怀疑,吉昌可以应付得了十三级难度。

  黑沙显然坚持不了多久了,再过一会儿,他便会被寒铁血珠击中。

  一般在这寒铁血珠大阵之中,武者发现自己坚持不住了,就会叫停,若是强行坚持的话,会付出很惨痛的代价。

  锦龙卫为了模拟真实的战斗和生死厮杀,血珠的攻击力非常强,被打上一下,绝对重伤!

  甚至以前锦龙卫训练的时候,也曾出现过士兵因为运气不佳。死在寒铁血珠大阵中的情况。

  黑沙现在这个状态,负伤了还在坚持,已经等于在刀尖上跳舞了。

  一不小心,被寒铁血珠击中后脑勺或者眼睛这些极为脆弱的地方。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嚓!”

  又是一声轻响,第二枚寒铁血珠擦过了黑沙的肩膀,兽皮撕裂,这一击,擦得更重。寒铁血珠甚至因此而改变了方向,黑沙的肩膀,顿时皮开肉绽!

  周围跟黑沙相熟的大荒子弟,看得眼睛都红了!

  “黑沙兄弟!”

  这些青年、汉子,他们年纪都不小了,看到黑沙如此,他们一个个握紧拳头,因为过度用力,他们拳头都在颤抖!

  黑沙身负两处伤,然而他咬着牙。忍着痛,依旧拼起十二分精神,闪避寒铁血珠的攻击。

  他不想认输,大荒走出的男儿,可以战败,可以战死,但是他们不能认输!

  他成长到这一步,消耗了黑石部族太多的资源,那是不知多少父老乡亲,从嘴里一点一点省下来的粮食。换的资源,让他成长!

  他走出大荒,加入锦龙卫,不知背负着黑石部族多少民众的希望!

  他要建功立业。让黑石部族的乡亲们,以后过上好日子,怎么能在这里就放弃?

  说一句“我认输”,之后跳出场外,这一切很简单,可是。他有他的坚持,他走出大荒后,被鄙视,被瞧不起,被打压!

  而现在,这是他证明自己的第一战,他在实力上已经输了,他不能再输了勇气!

  否则日后,他还有什么资格跟中原大家族的子弟相比?

  大荒部族的战士们,一个个激动莫名,他们都初到中土,就像是农村里走出的孩子,来到城市之中。

  他们带着茫然,带着彷徨,带着父老乡亲的希望,带着衣锦还乡的朴素梦想,他们势单力薄的面对无论家世,还是能力,都要远远超过他们的富家公子。

  黑沙的坚持,激起了大荒子弟心中的共鸣!

  然而,阵法是残酷的,不会以人们的意愿为转移。

  “嚓!”

  黑沙的另一条手臂,也被擦中!

  至此,黑沙已经负伤三处,吉昌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知道,黑沙到极限了。

  “嚓!”

  第四处负伤!

  这一瞬间,呼啸的寒铁血珠破空声,公子党的冷笑,大荒子弟的期盼……一切都远去了,黑沙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倒飞出去。

  第五枚寒铁血珠,撕开了他胸口的肌肉,打断了肋骨,嵌入他的体内!

  寒铁血珠,会在击中人体的瞬间减速,但这依旧避免不了骨断筋折的重伤!这就是锦龙卫训练的残酷之处。

  在飞出去的一瞬间,黑沙本能的用双臂护住了自己的头,有一枚寒铁血珠,射在黑沙的大腿上,几乎将他的腿洞穿!

  在锦龙卫训练营,新兵不但有致伤致残率,还有百分之二三的死亡率!

  “停阵!”

  刘大耳一声呼喝,阵法立刻停掉了。

  几个医师立刻跑过来,医治黑沙。

  黑沙伤得很重,用上等的金疮药,也要在床上躺个四五天了。

  吉昌看了一眼黑沙,嘴角泛起一个弧度,他体内元气流转,他额头的那一点细汗,瞬间挥发。

  他揉了揉手腕,说道:“速度有余,然而技巧不足,不过也不怪你,大荒之中,传承落后,也学不到什么技巧,所以很多时候,只能拼体力,用蛮劲。”

  “要是跟同样的野蛮人比拼,你自然占优势,可是遇到了懂武道技巧的人,就完全不行了!”

  吉昌淡淡的点评了几句。

  荆州公子党听了,都拍手称赞,“吉昌公子的点评,一针见血!”

  “的确,黑沙就是输在了技巧上,不过大荒嘛,也确实没什么技巧。”

  荆州公子党附和着。

  “大荒子弟,还有上来吗?”

  吉昌这样问着,目光却有意无意的扫向易云。

  不错,易云才是他的最终目标。

  踩下一个黑沙,算的了什么。

  易云可是国士,踩了国士,那才让人解气,凭什么你是国士,我不是?我的实力比你强,打你专打脸!

  不光是吉昌看着易云,其他大荒子弟,也看着易云。

  只是,不同于吉昌的挑衅,这些大荒子弟,看向易云的目光都是一种期盼。

  他们已经输了,速度最快的黑沙,都输给了吉昌,他们就更不行了。

  他们唯一指望的,也就是同样从大荒中走出来的易云。

  他被封为国士,定然不是等闲之辈。

  连重伤胸口失血,在担架上大口喘息的黑沙,都艰难的抬起头,看着易云。

  易云与黑沙平静的对视,他跟黑沙,素不相识,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过,可是,易云觉得,自己应该为他做点什么。

  这是对一个勇士的尊重。

  易云毕竟也是大荒中走出来的,他对大荒的归属感还不强,可是他跟这些大荒子弟,也有一种同源的感觉。在他们身上,易云看到了大荒那些苦难民众的坚持,就像姜小柔,当初对自己的坚持。

  或许有一天,他们不会在为大荒出身的身份而自卑,而是将它,当成一种荣耀!

  易云这样想着,走上了大阵。

  “我跟你比。”易云淡淡的说道。

  吉昌心中大喜,他哈哈一笑,“跟国士阁下同台竞技,真是荣幸之至!”

  荆州公子党,都兴奋极了,终于能看看这所谓的大荒国士是几斤几两了,踩国士的感觉,一定很爽。

  “你不需要休息一下么?”易云问吉昌公子道。

  “劳烦国士阁下挂心了,刚才正好当热身了,我不需要休息,倒是你,不需要热身么?”吉昌声音中带着极度的自信。

  两人针锋相对!

  “真有意思!”就在这时候,闫猛龙突然笑了,他到场后,在场的锦龙卫新成员,没有人认得他,要不然吉昌刚才哪敢继续叫嚣。

  听到这声音,吉昌愣了一下,注意到闫猛龙的衣着,他立刻意识到了闫猛龙的身份!

  他很快反应过来,抱拳道:“小子吉昌,拜见闫将军!刚才小子行事张扬,还请将军恕罪!”

  在闫猛龙面前,吉昌也算言语得体,不卑不亢。

  闫猛龙哈哈一笑,“年少轻狂,争强斗狠未必是坏事,我倒是希望,我的军队,战场上绝对服从,训练时谁也不服谁!争斗,是好事!”

  “既然你们今天在这里比斗,我就加点彩头,这场比斗,谁都可以参加,谁要是最后拿了第一,把所有人都压下去了,便可以进天都城一级武库中,挑选两件兵器。看上什么,尽管拿走。此外,我再送他两枚荒骨舍利!”

  闫猛龙放出这句话来,在场年轻武者,顿时眼睛一亮!

  进入天都一级武库选两件兵器?还有两枚荒骨舍利?

  天都城的一级武器库,也是最高级的武器库,里面的兵器,哪一件不是做工精良,用材珍贵,而且上面还纹刻了阵法,价值连城!

  包括闫将军身边的那个锦衣少年,也是心有意动。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个少年,他能跟着闫将军进来,身穿飞鱼服,那自然也是国士了,恐怕地位非同一般。

  武器……荒骨舍利……

  在阵法之中,易云轻轻的捏了捏拳头,这真是意外之喜,他正好缺一把武器,雁翅刀只是锦龙卫的制式武器,不管品质还是其他方面,都算不得优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