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七百零七章 故人相见

第七百零七章 故人相见

  深山大泽,号称有大山百万,这里的山峰不但多,而且都高大无比,一座山峰占地方圆数十里,高万丈也不稀奇。

  这也使得深山大泽地域纵深太广,哪怕有地图,想要在深山大泽之中找到一处被阵法庇护了隐秘之地,也不容易。

  此时,深山大泽一座皑皑雪山上,阳光照耀着万年冰雪,反射着银子一般的光芒。

  这里的气温,用滴水成冰不足以形容,可是却有一对穿着单薄的男女,在雪峰上步履从容,丝毫不觉寒冷。

  男的看上去只是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他身穿一身黑衣,容貌俊朗,而女子一身白衣胜雪,衣炔飘飘的立于寒风之中,如同一朵盛开的冰山雪莲。

  这一男一女,便是疾飞了足足十天才来到深山大泽的易云和林心瞳。

  “就是这里了?”

  林心瞳站在高山之上,俯视这片深山大泽,只看到延绵到天边的无尽大川,都隐没在朦朦云雾之中,极远处渺小到如同石子一般。

  “就是这里,不过找到他们的确切位置,也不容易。”

  易云之前从姜小柔那里得到的地图十分粗略,毕竟姜小柔也不可能料到,易云这一去一回,就要来深山大泽找他们,又怎么会专门将深山大泽的详尽地图交给易云?

  林心瞳微微蹙眉:“荒族还布置了隐藏阵法吧?我们找起来,可不容易!”

  “没关系,那隐藏阵法,对我没用。”

  易云说着,从雪山上飞起,他在飞行之中,开启了紫晶的能量视野。

  以荒族的布阵能力,他们布置的隐藏阵法,当然不可能瞒得过紫晶。

  而在纯阳剑宫之中,易云对天道的领悟突破之后,他的精神力也有了长足的进步,配合紫晶的能量视野,易云在短短几息时间内,就能搜寻大片的区域。

  他脑海中也有一个荒族驻地的大概位置,找出来只是时间问题。

  就这样,易云一口气搜寻了一个时辰的时间,突然,他身形一顿,吃惊的“咦”了一声。

  “嗯?怎么了?”林心瞳感知虽然出众,但虽然她一直努力探寻,也什么都没发现。

  易云愣了半晌,这才喃喃的说道:“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真没想到,真没想到……”

  易云的反应,让林心瞳不明所以,她问道:“你见到谁了?”

  易云许久不说话,直到他脸上的表情,从惊异变成了怀念,他才幽幽的说道:“见到了几个故人,他们是我十几年前的恩师,那段岁月,真是让人难忘啊……”

  往昔在太阿神城的时光,对易云而言是一段无比幸福的日子。

  在那座城市里,他每天都有进步,他有竞争对手,有亦师亦友的恩师,也有一同战斗的朋友和伙伴。

  那时的易云,想法很简单,就是不断变强,拥有强大的力量,未来封侯封王,不但让姐姐过上好日子,而且让姐姐和自己,都有足够的身份地位。

  虽然易云在十五六岁时,也有攀登武道巅峰的野心,但更多的,其实只是想掌握命运,过得更好。

  从云荒中走出,易云受了诸多穷苦、磨难、饥饿,看了姐姐姜小柔为自己节衣缩食、忍辱负重,以至于,他有着强烈的改变命运的决心。

  而太阿神城,给了所有易云想要的,那正是一段苦尽甘来的日子。

  苦尽甘来,人生之大幸。

  凭借自己的实力,易云得到了一切,他慢慢的成为太阿神城的耀眼明星,可是意气风发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突如其来的一场劫难,将易云卷入了大世之争的漩涡。

  从此,易云与姜小柔生离死别,也跟过去简单安逸的日子告别了。

  他不断战斗、历练,那萌生于他心中,最原始的幸福,也开始悄悄潜伏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对命运的抗争和征服。

  这样的转变,或许并不美好,但这对易云而言,却是他人生成长的重要一部分。

  也只是一小部分,他的人生,还长。

  “恩师?”林心瞳深感意外。

  “走!我们去找他们,不出意外,他们应该知道荒族的准确驻地!”

  ……

  深山大泽,冰河峡谷——

  这处峡谷,被几座万丈大山围了起来,山上的冰雪融水汇聚在这里,形成了一条大冰河,是以得名。

  此时,在冰河边上,一个青衣文士身穿战甲,沿着河边溯流而上。

  在青衣文士身旁,跟着一个背剑老者和一个清秀的少女。

  这两人,分别是剑歌长老和太阿神国的皇室公主杨轻雲,

  昨日夜里,来自太阿神城的他们,被安排了警戒的任务。

  他们被军队征召了,那自然要执行任务,在黑甲魔神即将来临之际,警戒巡逻不可少。

  他们都知道,这一场大战一旦爆发,他们作为被征兆的武者,说不定就会陨落在这片深山大泽。

  虽然是在异族的军队中战死,不过他们面对的敌人,却是整个世界的敌人,也是他们太阿神国的敌人。

  所以对这场战争,他们也没有抵触心理。

  只是,命在旦夕之时,不是每个人都能如青衣文士一般,保持淡然如常的心态,比如杨轻雲,就难以释然。

  “不知父皇、母后怎么样了……”

  杨轻雲轻叹一声,担心自己的国家。

  可是现在他们缩在神荒最深处,跟天元界的通讯早已经断绝,哪怕荒族高层,都不知道天元界是个什么情况,更别说是位于东夷之地的太阿神国了。

  “哈哈,公主殿下不必担心,我太阿神国比起天元界那些大家族来说,根本没多少高手,除非是倒了血霉,否则黑甲魔神根本不会理会太阿神国的。”

  就在这时,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响起。

  杨轻雲抬头一看,却见一个皂衣老头,一边吃着不知从哪里来的烤鱼,一边从冰河的上游走过来,跟他们会合。

  他手上的烤鱼烤得黑乎乎的,不过他依然吃得不亦乐乎。

  这个皂衣老者,便是苍颜长老了,他也被分到了警戒的任务。

  不过对开元境的武者而言,即便是警戒,也不需要专心致志的站岗巡逻。

  用苍颜的话说,要是黑甲魔神真的来了,他们无论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做战斗准备,还是在上茅厕,都改变不了他们被杀的结果,当然,前提是黑甲魔神产生了杀心。

  而他们所谓“警戒”的作用,其实就是他们一旦被杀,荒族那边就会得到消息,提前戒备。

  既然这样,还不如随意一点,该吃吃,该喝喝呢,唉声叹气,也是等黑甲魔神上门,开开心心,也是等黑甲魔神上门,既然时日无多,为啥不开心一点呢。

  苍颜正挥手跟青衣文士和剑歌长老打招呼呢,突然他心中一动,偏过头去,只见远处天空中,一个黑衣少年和白衣少女,正疾飞而来……

  苍颜一开始,只以为这两人是天元界某个大势力的年轻俊杰,但是,当他看清这一男一女的长相,尤其是为首那少年的长相时,他整个人都愣住了,他嘴巴越张越大,连嚼了一半的鱼肉,都从他嘴里滚出来了,黑乎乎的粘了一身也没察觉。

  这小子……有没有搞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