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五百七十八章 死亡沙漠

第五百七十八章 死亡沙漠

  九婴追着易云,看到易云进入降神塔,已经狂怒的它,没有任何停滞,它也随后冲入了降神塔之中!

  此时的九婴,已经完全爆出原始的兽性,已经没有智慧可言,它只想着将易云吞吃掉!

  “轰隆!”

  受伤的九婴,猛然撞击在降神塔的台阶之上,台阶纹丝不动,但却撞得九婴全身剧痛。

  降神塔中的空间十分广阔,而炼制降神塔所用的材质,也是坚固无比,又有阵法加持。九婴虽然破坏力很强,可是在降神塔中,却掀不起什么波澜,易云很放心地任由它冲入了降神塔之中。

  暴怒中的九婴进入降神塔后,九个头颅左右转动着,十八只眼睛扫视着四周的每一个角落。

  然而,它却没有现易云的踪迹。

  愤怒的九婴,甩动着尾巴,肆意横扫,想要将这个地方直接推平,然而,它的尾巴抽在地面和墙壁上,却都纹丝不动,就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反而九婴身上的鳞片,抽得破碎了许多,鲜血淋漓。

  怒!

  九婴双目血红,在大殿中游走、嘶吼,它的身体就像是一座即将爆的火山。

  忽然,九婴猛地抬起头来,紧紧地盯着通往降神塔二层的光门。

  那个人类的气息,似乎在那扇光门里!

  九婴眼睛里闪过狰狞,立刻扑了过去。

  ……

  此时,在降神塔第五层,随着光门一阵波动,易云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熟悉的阴阳修炼室之中,他身后的光门,也随之消失。

  这处修炼室,易云和林心瞳共同使用了六年的时间。

  “这下,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了。”易云脸色苍白,擦了擦嘴角的血,他在生死线上走了好几趟,才终于达成这个结果。

  不光他身后的光门,降神塔,乃至女帝秘境的入口,都在刚刚一同关闭了。

  九婴,已经被他关在了降神塔中。

  根据他的感应,九婴现在已经到了降神塔的第二层荒原中。而通往第一层的光门,也被易云所关闭。

  九婴被困在了第二层中,那里的空间够大,足够它狂了。

  易云心念一动,被他炼化的降神塔阵盘虚影,浮现在易云的面前,易云手指在阵盘上轻轻划过,一道道光华,在阵盘上绽放出来……

  随后,易云不再去管那九婴,他盘膝便在地面上坐了下来,双目轻轻合上……

  ……

  降神塔第二层的荒原中,九婴正在里面快地穿梭着。

  它的出现,让许多荒兽都瑟瑟抖,它们都龟缩在洞穴中,不敢动弹。

  九婴在地面上肆虐着,它在焦急地寻找着易云的踪迹。

  刚刚进来时,它还感应到易云的气息从这里的某一处传来,可是眨眼间,易云就彻底地消失无踪了。

  这个结果,让九婴无比烦躁。

  只是一条小鱼一般的存在,随口就能吞下,却让它受了这么重的伤,而且追到现在,它都没有找到对方的踪迹。

  以九婴的智慧,它慢慢的感觉到,它是被那个渺小的人类给玩弄了!

  它暴怒地摧毁着面前所碰到的一切,一路冲杀,很突然的,它闯入了一片沙漠之中。

  这片沙漠无边无际,灼热无比,九婴冲进来之后,就似乎迷失在了沙漠里,它回头一看,原本的荒原消失了。

  它记得自己刚刚冲入沙漠后不久,按道理,它应该能看到返回荒原的路,然而好像沙漠突然扩张开来,将原本的荒原取代了。

  九婴感到了一丝不对劲,事到如今,它又怒又慌,开始疯狂的咆哮,奔腾。

  它对这片沙漠有本能的恐惧,想要冲出去,然而它不知道冲了多久,沙漠都没有尽头。

  时间流逝,那人类的踪迹始终没有寻见,而九婴身上的伤口,也一直没有回复。

  鲜血一直在流,染红了黄沙,它胸口的剧痛,也还在持续,并没有丝毫减轻。

  九婴愣了一下,眼中浮现疑惑,它身体恢复力惊人,按道理,之前的伤早就该回复了,可是现在,却还没有好。

  九婴疑惑着,它张开了九个血盆大口,就在空中猛地一吸。

  只要吸收足够的天地精华,这些伤势,很快就能够恢复。

  道行达到一定程度的荒兽,以及具有一定武道境界的习武之人,他们都有着辟谷的能力,可以不吃不喝,甚至不呼吸而一直活下去。

  他们的身体也具有强大的自愈能力,许多伤势都可以自行愈合。

  但这等情况,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先要沟通天地能量。

  武者吐纳元气,荒兽汲取日月精华,这是他们生命能量的来源。

  如果连这个都截断的话,那再强大的武者,再可怕的荒兽,也会慢慢地失去体内的能量,生命之火变得越来越微弱,最终因为能量衰竭而死。

  这和凡人饿死,是一个道理。

  也正是因为这样,不渡海才会被称之为不渡海,因为一旦深入不渡海,天地元气就会越来越稀薄。没有能量的补充和支撑,即便大帝也无能为力,只要体内能量的耗尽,就会失去一身神通。

  所以对这女帝秘境中的精纯能量,一直生长在不渡海中的九婴,才会如此渴望。有这些能量,它感觉自己可以顺利度过天劫。

  然而此时,当它张开大口,吞吃这沙漠中的天地精华时,它的动作却是一下子僵住了,十九个眼珠,也在眼眶里定住不动。

  它愣了一会儿,又猛地伸长脖子,再次大吸了一口。

  风声呼啸,连沙丘都被它的吸力所推动,地面飞沙走石。

  可是,它真正需要吸入的东西,却还是没有。

  这世界,有空气,天空和黄沙,但却没有哪怕一丁点的天地能量!

  九婴的胸口,鲜血还在往外涌出,没有能量,它的伤口会愈合得很慢,体内的能量以及鲜血不断流失,它只会变得越来越虚弱。

  但就算是不渡海的最深处,也会有一点稀薄的天地能量存在,九婴没想到,自己竟然进入了这么凶险的地方!

  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感顿时笼罩了九婴,这头强大的荒兽感觉到了恐惧,它在大地上疯狂地游走着,九只头颅高高昂起,蛇口不断张开,试图寻找吸收到天地精华。

  然而这一切,都徒劳无功……

  ……

  整整七日过去,九婴依然在奔走,寻找。

  这个时候,它已经顾不得易云了,它只想走出这片死亡沙漠。

  七天,它只能靠体内积蓄的能量维持着生命。

  体内剩余的能量易云越来越少,它变得越来越饥饿,它身上的鳞片,已经不复之前的光泽,它身上的气息,也减弱了许多。

  这天,当它不知多少次翻越了一座沙丘,想要找寻走出沙漠的路时,这空间的某一处,忽然出现了一个光点,光点迅扩大成一座光门,精纯的能量,随之逸散出来。

  九婴的九只头颅,立刻扭了过去。

  它见到,一个人类,手持金色长弓,从这光门之中缓步踏出。

  是那个人类!

  九婴的十九只眼睛,蹭的一下子红了,七天积累的一切愤怒,在这一刻完全爆!

  它隐隐的感觉到,就是这个人类,将它引入了沙漠之中,而这个人类,也一定知道走出沙漠的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