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古墟界碑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古墟界碑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上古战场的天空早已被撕裂,易云感觉在混沌中游荡了许久的时间,随即,他从这巨大的空间裂缝中穿出。

  在易云身前身后,其他白月神国的武者们也纷纷出现,而南轩落月的位置,也距离易云很近——他们一起过传送,自然也一起出来了。

  “这里就是上古战场……”

  易云放眼看去,自己出现在一片广袤大陆的上空,这片大陆是无边无际的茫茫戈壁,植物极为稀少,看起来一片荒凉。

  而在这荒凉的大陆中间,有一座高高的碑塔,如同擎天柱一般耸入天际。

  碑塔四四方方,通体灰色,仿佛已经在这里伫立了无穷的岁月,只是看到这碑塔的一瞬间,易云就有一种被触及心灵的震撼感,这难道就是……古墟界界碑?

  易云极目望去,却看到这碑塔之下,有一座环形的城市,将碑塔围在了正中央。

  这座城市的建筑看起来非常粗犷,都是大块的灰色岩石砌成,未经雕琢,透露着古朴蛮荒的气息。

  易云分明看到,这些建筑虽然大多数是空的,但却有少数有人居住,甚至有些建筑中,设有丹炉、炼器炉一类的法宝,似乎像是有人长期居住于此的样子。

  “这里有人常住?”易云意外的问道。

  南轩落月点了点头,“有,一般武者进这上古战场,需要手持传送玉牌,这些玉牌,说到底,是人做出来的。”

  “哦?那些玉牌居然是人做出来的,我还以为是天地法则自动生成的。”

  易云微微一怔,整个白月神国这次进来七千二百人,就有七千二百块传送玉牌,如南轩家族、武灵族这样的势力,他们进入上古战场的名额是白月神国定下来的,其实就是定了分给他们几块玉牌,这些玉牌,价值可想而知!

  而现在易云却得知,这些玉牌是人做的,那这些有能力做玉牌的人,还不是被各大势力争相拉拢的神人?如果有人专门做玉牌来卖的话,那赚取财富简直是太容易了。

  “谁能做出这样的玉牌?”易云问道。

  “是那些在古墟界界碑上留名的人,其实古墟界界碑,不光你看到的这一块,还有一些小界碑,分散在上古战场的各处,只要能在界碑上留名,就能得到这片世界天地法则的认可,他们可以沟通上古战场和外面的世界,便可以制作出这样的传送玉牌来。”

  “这些人还有一份特权,那就是可以一直滞留在上古战场的世界。”

  “原来是这样。”易云眼睛一亮,不说古墟界界碑留名的其他好处,单单这一项,就让他心动不已,他要是能制作玉牌,做出一堆拿出来标价出售,那必然有许多大势力为了这些玉牌争破头,到时候他想搜集什么稀有材料,这些大势力怕是挖地三尺,都能帮自己找出来。

  “怪不得这里有城市了,这么说这些居住在城市里的武者,都是能在古墟界界碑上留名的狠人了?”

  “是。”南轩落月点了点头,“不过这些人也很难永久滞留在上古战场,这古墟界界碑,越是年纪小,留名越容易,而随着年纪的增长,留名的要求越来越高,使得很多人的名字被从古墟界界碑上抹去了。”

  南轩落月说话间,白月神国的人,已经开始纷纷下落,他们的落点,正是上古战场的中央城市。

  一落入这片城市,许多年轻弟子忍不住发出一阵阵惊叹之声,这片城市的气息太浩瀚了,仿佛在城市地下沉睡着上古妖神,他们只是站在城市的地面上,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血之力蒸腾上来,蒸得他们甚至觉得站立不稳。

  在抬头仰望那古墟界界碑,界碑高耸入云,根本看不到顶。

  至于说以神识探查界碑被云雾遮蔽的部分,那是开玩笑的话语,他们的神识还没攀升几丈,就会感到界碑上强大的威压,被压得魂海剧痛,根本承受不住了。

  而在界碑之上,分明看到一个个的名字镌刻其上!

  同样是古墟界界碑留名,但是名字的刻画却大有区别!

  有的字几米见方,大如磨盘,有的字几寸大小,小如拳头。

  有的字刻得高高在上,接近云端,有的字却被压在界碑下部,简直触手可及。

  不过总的来说,界碑上刻的名字非常少,大部分都是空白。

  须知,这界碑四四方方,长宽都有数百丈,加上高不见顶,即便是磨盘大小的字刻在上面,也像是蝇头小楷一样,根本不起眼。

  “这字有大有小,有高有低,连刻痕都有深浅之分,这是不是意味着,留名的人本身的实力差距?”易云问道。

  “不错。”南轩落月点了点头。

  易云又道:“有一点奇怪,按我的理解,越大的字越难刻,可在这古墟界界碑上,反而大字占了多数,小子反而少一些?”

  南轩落月道:“你想的不错,越大、越高的字,越难留下!但一旦留下了,就能长久留存,你看那些拳头大小的字,最多就留存数百年罢了,可是那些字体磨盘大小,刻得高高在上的名字,却能留存数十万年,乃至数百万年,那是真真正正的名垂万世!所以那些小一些的名字,反而少一些,因为它们都被时间抹去了。”

  南轩落月仰望那些高高在上的名字,一向心性恬淡的她,也忍不住心潮澎湃,如果自己的名字也能留在这其上,那就好了……

  “哦?几百年就没了么,怪不得……”听到南轩落月的话,易云忍不住摇了摇头,“这是这也太短了点,如果只是留名几百年,上千年,那没什么意思。”

  上古战场一甲子开启一次,几百年时间才经历个八九次,就算一直卖传送玉牌,也卖不了多少钱吧……

  易云正盘算着这些,随口就说出了心中想的话语,可是他这话说出来,却一下子吸引了许多目光注视到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