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前往清池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前往清池

  当着剑无锋的面,炎天聪也不敢直接说话,他不断的传音,鼓动那些摇摆不定的宗门高手,想他们对易云出手。

  “天机盘就在易云手上,一旦他走了,葬阳沙海的宝物就归易云所有了!杀了易云,他身上的宝物,都归我们所有,再说易云已经结下七星道宫这个大敌,他怎么可能或者?”

  炎天聪四处传音,可是根本没人理他,而这时候,剑小霜已经进了小塔洞府之中。

  在剑小霜之后,姬水烟也进入了洞府里,在入塔之前,她还捏碎了一个玉符,不过这个小动作,根本没人注意了。

  最后一个是易云,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炎天聪和天萧子,缓声说道:“炎天聪、天萧朔,它日我易云自会拜访天衍商行和天机门,将你二人抽魂炼髓,让天衍商行和天机门灰飞烟灭!”

  易云的话,宛如死神的昭告,吓得炎天聪一个哆嗦,只觉得如坠冰窖。

  而天萧子,还摇着扇子,虽然他也有些虚,却依旧场面做足:“哼!我天机门传承不知多少万年,就凭你也想灭天机门?可笑!”

  易云也不反驳,他的身影,直接消失在小塔之中,剑无锋一挥手,直接收起小塔,下一刻,他身形一闪,化成一道剑光,向天边疾射而去!

  玉衡道人还想要阻拦,可是剑无锋的身影,只是转瞬便消失了,如此速度,让玉衡道人绝了追上去的心思,剑无锋不说实力,单单速度,就不是他能比的。

  “剑无锋!”

  玉衡道人沉着脸,他知道,今天的变故他要负很大责任,他甚至会受到七星道宫宫主的责难,当然,还有一个人也脱不开干系。

  他转身看向风行长老,风行长老吓了一跳,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上使大人,上使大人,此事与小的无关啊。”

  “我之前问你可否有人会相助易云,你跟我保证,易云初来玉光城,无人会相助与他,结果如何?”

  玉衡道人一把抓起风行长老,像是抓小鸡一样,风行长老身体颤抖,却完全不敢反抗。

  “玉光城的七星拍卖行,你就别负责了,你跟我去七星深渊交代罪行吧!”

  玉衡道人一番话说出来,风行长老吓得亡魂皆冒,七星深渊是七星道宫的重刑之地,他心知自己完了,被打入七星深渊,他必死无疑。

  发生了今天的事情,玉衡道人不想担主要责任,那么他这个小人物,就成了替罪羊。

  眼看着昨日还意气风发,在玉光城呼风唤雨的风行长老,今天就被玉衡道人带走,炎天聪只感到心神颤抖,他深知风行长老已经凶多吉少!

  风行长老从手掌大权,自己敬畏三分的大人物,到沦为阶下囚,竟然如此之简单。而这一切,都只因为易云。

  风行长老面对易云时,一个办事不利,就落得如此下场。

  再想到易云临走前对自己说的话,炎天聪只觉得头重脚轻,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

  此时,远在万里之外,一座小塔化成一缕神芒,在天空中快速掠过,这座塔,正是剑无锋的随身洞府。

  剑无锋双膝盘坐,一边驱使小塔,一边打坐调息,至于易云、剑小霜等人,却在小塔里却无所事事起来。

  剑小霜坐在易云身前不远处,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易云看。

  易云被看得足足一刻钟,终于忍不住干咳几声,“小霜姑娘,你看我做什么?”

  “你说我看你做什么,你到底跟我师门是什么关系?”

  剑小霜也看出来了,师父之所以会冒着这么大风险救下易云,绝不单单因为欣赏易云,更重要的是易云和他师出同门,甚至有更深的,她所不知道的关系。

  听剑小霜说话如此直来直去,易云也觉得有趣,他说道:“我跟清池剑派的确有些渊源……”

  易云说到这里,剑无锋也睁开眼睛,向易云看来。

  “无锋前辈,晚辈曾经得到过青阳君前辈的一点传承,在阵盘留影中看过青阳君前辈施展的剑意!”

  易云这一句话说出来,让剑无锋心中巨震。

  青阳君!果然是青阳君!虽然之前剑无锋已经确定,易云跟清池剑派有关,但到底关系能追溯到什么时候,他却不肯定,现在从易云口中听到关于青阳君的消息,他怎能不激动?

  青阳君已经销声匿迹了数千万年,其实连清池剑派的门内弟子,都不知道他们门派的祖师爷是青阳君,因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青阳君已经是中州天府的禁忌,关于清池剑派的出身,已经被隐瞒了下来,只有历代掌门和太上长老知道。

  就连剑小霜听了,都有些茫然,她之前只是知道清池剑派有一个了不得的祖师爷,现在她看到剑无锋那激动的样子,已经隐隐的猜到,这祖师爷,恐怕就是青阳君了。

  “无锋前辈,青阳君当年为人所害,选择前往下界,他在下界悟到了更强的剑意,虽然当时青阳前辈的修为已经不如以前,可是单论剑意,却要更超前辈在阳神帝天的时候,而这新的剑意,晚辈也见识过了。”

  “嗯?还有更强的剑意?”

  剑无锋吃惊了,他一生习武,只为了追求剑的极致。原本清池剑派关乎青阳君的传承有所缺失,已经让剑无锋遗憾不已,现在他却听易云说,青阳君入下界之后,在剑道上又有突破,这让他怎能不激动?

  剑道无极,他深知自己终其一生,也不可能看到尽头,但他总要攀得更高,看得更远。

  “无锋前辈,晚辈愿意将青阳君留下的最终剑意施展出来,可惜晚辈只能模仿其中几分神韵而已。”

  “好!太好了!”听了易云的话,剑无锋心潮起伏,能看到更高的剑之奥义,让他折寿万年他都心甘情愿。

  易云能够将这剑意施展出来,他也没有说什么感激的话,他虽然跟易云只是今日第一次见面,但却有种一见如故,忘年之交的感觉,那些感激的话,都是多余的。

  “这洞府中不便施展,我们马上就要到清池剑派,到时候你施展出这一剑来,让我好好开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