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天地之阵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天地之阵

  “呼呼”

  风轻轻吹拂,似乎软弱无力,而天空之中,太阳却越来越毒辣,宛如十日当空!即便是武者,也感觉到微微的灼热。

  易云精神高度集中,他看向周围散落的碎石,这些看起来死气沉沉的石头,当易云借助紫晶看过去后,却觉得石头之中,似乎有一道道扭曲的纹路,就像是燃烧的小火苗一般。

  “怎么回事?”人群中有人问到,面对三十三天之门,很多人还是很谨慎的。

  “不就是太阳大了点么,即便是在万妖帝天,天气也说变就变,何况这原本就是一个要崩裂的世界,太阳突然毒了点,又有什么奇怪的。”

  之前跟隐婆婆顶嘴的年轻人,不以为意的说道,隐婆婆脸色阴沉到极点,她真想杀了这个不知所谓的家伙。

  “你给我住嘴!”隐婆婆突然出手,干枯的手掌一把抓住了这个年轻人!

  “你干什么!”年轻人的师父站了出来,抓住了隐婆婆的手。

  “啪!”

  两个老者交手,元气激荡,双方都没有用什么实力,在这诡异的血漠之中,他们也不敢真的打。

  隐婆婆此时就像是暴怒的老兽一般,她厉声道:“血漠是上古战场,这里死了大量的太古生灵,也可能有古时大能的血和破碎法宝,这些湮灭在这里,让血漠变成了一处绝地,无数破碎的法则,鲜血,经历亿万年时间,演化成天地绝阵,入之必死!”

  “破碎法则碎片自己演化成大阵?”年轻人不屑的一笑,心中根本不信。

  他也跟随师尊修阵法,虽然在阵道上造诣不多,但他很清楚阵法的奇妙,即便是阵道大师耗尽心力都未必能布置成功,怎么可能自然形成,那也太巧了。

  “放开我。”被隐婆婆抓着,年轻人也有些紧张,隐婆婆眼中冷光一闪,还是松开了手。

  年轻人顺势后退了几步,跟隐婆婆拉开距离,他整理了一下衣衫,想要再说什么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他这一拉衣服,他身上的法器宝衣,竟然被他随意的给撕开了,他身上这件宝衣水火不侵,足以承受凝道境武者的全力一击,竟然就这样被随手撕开了?

  他低头一看,被他撕开的衣服,变得灼热无比,可是不是在燃烧,而是在熔化,宛如金属放入火炉之中!

  不单单是手上的布料,他身上的衣服,都在熔化。

  接着是他的皮肉、头发、肌肤!

  “啊啊啊啊!”

  年轻人这才意识到了巨大的生死危机,发出了惨叫。

  痛!痛入骨髓的灼烧之痛,让他几乎疯狂!

  看到这一幕,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易云也是如此,这变故来得太突然!之前只是感觉有些灼热,但怎料到会有人直接熔化掉?

  “师父,救我!”

  年轻人大声呼救,可是这时候,他全身皮肉都在熔化,大量的血水、尸油从他身上往下淌,他的眼睛已经在眼眶中化掉了,只剩下空洞洞的眼窝,双手双脚也只剩下骨骼,血肉化干净了。

  他蹒跚的向他师父走来,全身骨头油血淋漓,在他心中,师父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可是此时,作为他师父的紫袍老者眼中却满是惊恐之色,他虽然知道三十三天之门中危险非常,可是又几时见过这样的恐怖情景。

  一个人凭空熔化,这是怎么回事?

  眼看着徒弟就要扑到自己身上,这紫袍老者心中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他突然轰出一掌,强大的元气轰出,直接轰在了年轻人的胸口。

  “嘭!”

  一声爆响,年轻人直接被轰了出去,尸油血水乱飞!

  隐婆婆一声暴喝,撑起元气护盾,将所有的血水全部挡住,她总感觉要是沾上这些血水,绝对危险之极。

  “嘭!”

  只剩下一副骨架的年轻人,重重的摔在地上,油血四溢。

  接着,这副骨头仿佛被极高的高温炙烤一般,发出滋滋滋的响声,随即骨头也熔化了,一些都熔成血水,而后被蒸干了。

  最后,地面上只剩下一个人形的影子,有点暗红色,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

  人们都是倒吸一口冷气,这死法,实在是太让人惊悚了。

  易云也是觉得心惊肉跳,他之前见到沉睡地下的魔虫虫卵,但那毕竟还是生灵,即便是咬到人就让人尸骨腐烂,也还可以接受。

  可是现在,这年轻人简直死得莫名其妙。

  “大家都别动,在这片绝地,一步踏错,死无葬身之地!之前他死,就是因为他后退那几步,踩到了绝地。”

  隐婆婆沙哑的声音响起,虽然死的那个年轻人一直跟她对着吵,可是他的死没有让隐婆婆有丝毫解气的感觉,反而只觉得背脊发寒。

  三十三天之门内部如此凶险吗?感觉比之前典籍描述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现在我们怎么办?”

  “我们先原路退回。”隐婆婆额头沁出一丝汗珠,又拿出了大天罗盘占卜回去的路。

  这一下,没有人有意见了,之前那年轻人的死,已经让所有人心寒,这血漠太诡异了。

  而且让人想不通的是,这里连生灵都没有,为什么会有人突然惨死,危险到底来自于哪里?

  而就在这时,突然

  “啊啊啊!”

  又是惨叫声响起,人们转头一看,这些惨叫,来自于仙雨宗遗脉,这些仙雨宗的门人,之前一直跟在神木宗后面,原本没事,现在突然误入险地,引火烧身。

  易云眼睁睁的看着,在烈日之下,有两个人就这样被烧成尸油血水了,连骨头也都很快消融。

  其他仙雨宗的族人,一个个脸色就如同死了爹娘一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这其中,易云看到了武云侯,在这恐怖的血漠之前,武云侯比其他人强的那点实力,也不见得能给他提升多少生存的机会。

  这次青木大世界之行,恐怕对大多数进入这里的势力而言,都无疑是一场灾难,而根本不是什么机缘。就连仙雨宗这样的强势组合,来到这里也变得如此凄惨。

  仙雨宗的人,被完全困住了,他们进退维谷。

  而易云在这个时候,却在潜心观察仙雨宗弟子周围的砂石,他发现了一模一样的,如同火焰一般的纹路。

  在聚精会神的观察了许久之后,易云终于确认,这不是什么火苗纹路,而是……道纹!

  如隐婆婆所说,这是天地大势,经过亿万年的时间积累,在血漠所自然形成的天然道纹!

  这血漠,原本就是一个天地大阵,也是最可怕的杀阵。

  血漠不知道有多大,想想都感到震撼,天地大势形成的阵法,经历亿万年岁月形成,大自然到底有怎样的奇伟之力?

  越是习武,也越是能窥测出宇宙造化更多的秘密。

  易云一直看着血漠,视野不断延伸,或许碍于他的修为限制,即便有紫晶的能量视野,他也看不清每一条道纹,而且稍微远一点,就完全模糊了。

  易云只是确定,这些道纹凝聚了各种法则,千变万化,他看到的火焰道纹,其实只是其中的一种,而之前的人被蒸干,也怕是跟这道纹有关,只是这其中的关联,易云还没有完全弄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