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九百七十七章 雨之结界

第九百七十七章 雨之结界

  什么

  时雨君亲自主持考核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都是吃惊不已。

  时雨君,作为一个相对年轻的神君,未来实力极限难以揣测,对在场众人而言,时雨君是真正能影响万妖帝天的大人物,也是他们难以仰望的存在。

  现在,他们得知时雨君会亲自主持接下来的考核,甚至他们可能见到时雨君本人。

  整个万妖帝天,亿兆生灵,神君却是百万年不见得能出一个,人们得知这个消息当然激动

  一时间,整个锦绣缘都人们议论纷纷,兴奋之极。

  “今天到此为止,三天之后,同样是锦翠苑,易云我期待你的表现。”

  水凝霜说话间站起身来,看了易云一眼。

  一时间,易云再次成为全场的焦点,被神君如此器重,这荣耀实在让人羡慕之极。

  易云对水凝霜行礼,水凝霜轻轻一挥长袖,身体如同水雾一般消失,连带消失的,还有烟雨之门。

  在水凝霜离去之后,数万人也纷纷离开锦翠苑,伴随着他们的离开,神君亲自考核弟子的消息,如同旋风一般传遍了整个天谕妖国,继而通过各种消息渠道,传遍了六国联盟。

  人们都在猜测,可能是易云表现太过出众,得到了时雨君的器重,这才让他亲至考场。

  如此待遇,将易云和洛氏的地位,都推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几天时间,端木长老和石长老所住的行宫之中,各种拜访者络绎不绝。

  因为这个,洛氏族人,都是欢喜非常。

  不过,有人欣喜,但也有人嫉妒,宋无尘深深的感到,自己记名弟子第一的位置,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挑战,一旦易云成为记名弟子,他的好日子恐怕就到头了。

  除了宋无尘之外,心里同样不好受的,便是仙雨宗的胖瘦二人组了。

  在这两个仙雨宗弟子被易云打成重伤之后,他们就被安排在了天谕妖国的行宫之中,而这一日,这整座行宫,都被笼罩在茫茫水汽里,氤氲不清。

  这是雨之结界

  一胖一瘦两个仙雨宗弟子,都被笼罩在雨之结界之中,全身凝聚了无数水之精华。

  雨水,滋润大地,可让万物复苏,让世界生机勃勃,它拥有生之力,在疗伤方面,有极佳的效果。

  不少人,在他们各自的住处,看到笼罩行宫中的雨之结界。

  宋无尘修习过水之法则,自然看得出这其中的门道,他明白,这是一种无比强大的水之领域。

  “这是那两个仙雨宗弟子在雨之结界里疗伤不过这雨之结界,也太可怕了,隔着这么远,我都感觉全身元气受到了结界的压制,这绝对不可能是年轻一代施展出来的”

  宋无尘自语着,他看到这雨之结界足足持续了一天的时间,这才慢慢的减弱了下去。

  这期间,整座行宫都散发着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可怕的威压,让人有种屏息的感觉,根本无法靠近。

  直到入夜时分,水雾完全消散,在行宫之中,一个白发老者,背对胖瘦两个仙雨宗弟子,他一身青色长袍,两条白眉垂到肩膀,一副世外隐世的样子。

  “原本派你们二人到时雨的门下,能起到联络的作用,你们竟然被一个小势力出身的小辈弄得如此狼狈,真是不堪大用”

  白发老者冷声说道。

  那一胖一瘦两个仙雨宗弟子,都跪坐在蒲团上,之前他们全身重伤,几乎奄奄一息,可是现在,他们全身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只是脸色稍稍苍白而已。

  毫无疑问,之前那雨之结界,就是那白发老者的手笔,他亲自出手为二人疗伤,原本要几个月才能调理好的重伤,竟然大半天时间就痊愈了。

  “师叔祖,我与师弟的实力,都远胜那小子,只是不小心中了那小子的奸计,这才如此凄惨,如果是实力比拼,又或者比拼道域,我们绝对完虐易云”

  “还想比拼道域你们大概忘了,之前入烟雨之门的时候,没有带出来任何一株草药,按照规则,你们在第二关,已经被淘汰了。”

  “这”胖瘦两少年都是眼睛一瞪,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他们之前心高气傲,刚入烟雨之门的时候,那些低级的药草根本没采摘,而后来唯一采摘的一株六瓣七心花,又被易云给夺回去了,最终啥也没捞着,按照规则,不能通过考核。

  “那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说是征收弟子的考核,其实最终结果,还是时雨一个人说了算,你们之前已经入了烟雨之门,早就够上通过标准了,最后一日的考核,你们就照常参加便是,我也会出席”

  “时雨身份超然,他不可能在你们没有带出点药草这点小事上跟你们吹毛求疵,那就辱没了他的身份了。”

  老者淡淡的说道,两人听到老者跟他们一起出席,顿时觉得心安了不少。

  “师叔祖放心,易云在烟雨之门中胜过我二人,根本就不是靠自己的实力,下一次无论考核什么,我们一定横扫全场”

  两人信誓旦旦的开口保证道。

  老者点了点头,他若有所思的转过头,苍老却精芒四射的双目,遥遥看向一个方向。

  他的目光,仿佛穿透了墙壁,穿透了遥远的空间,看向了漂浮岛之中的湖心亭。

  在这湖心亭上,时雨君一身白袍,正在琢磨一副棋局。

  他手里拿着黑白两子,对这遥远的注视,他心有所察,但并未回应,而是自顾自的落子。

  “时雨啊时雨,你还是老样子”白发老者开口说道,像是对时雨君说的,也像是自言自语,“三十万年前的一件小事,竟然让你记恨至今,你一直不明白,比起宗门,比起武道巅峰之路,那件事又算得了什么”

  “你有你的高傲,不过这一次,我带来的东西,却不是你能拒绝的,你终究还是离不开仙雨宗这艘大船,如果只是一个人去追寻至高武道,不与任何人合作的话,你又能走多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