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九百五十九章 盛会开始

第九百五十九章 盛会开始

  易云在天谕妖国的国门口,被妖鬼宗尊者出手袭击之事,很快就传开了。

  妖鬼宗的两大尊者,还有幽冥道人之子幽非花,在离开天谕妖国之后不久,就得到了消息。

  “什么!?那小子没死?不可能!!”

  幽冥道人亲自出手,他很清楚那一击的威力,易云怎么可能活下来?

  “事实如此,易云现在还在天谕妖国好好活着呢,时雨君招收弟子的大会很快要进行,易云应该不会缺席,如果你不信,可以去参观一下,顺便看看时雨君收徒的盛事。”

  在幽冥道人身边,鬼画子阴阳怪气的说道,他跟幽冥道人虽然经常合作,但彼此之间,却总是冷嘲热讽,关系并不和睦。

  幽冥道人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时雨君收徒的现场,借他一条命他都不敢去,鬼画子只是在调侃他而已。

  作为尊者,一击都没能杀死一个小辈,简直是奇耻大辱!

  “这易云,我会解决的!”

  “呵!说的轻巧,要是他成了时雨君的记名弟子,你还敢动?”鬼画子讽刺道,哪怕只是神君的记名弟子,那也代表了神君的脸面,要是贸然杀死一个神君记名弟子,多半会遭到神君的报复!

  幽冥道人这点实力可承受不起。

  “时雨君记名弟子又如何,要杀易云,总是有办法,只要不被时雨君发现是我所为就可以了。”幽冥道人冷声说道,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

  此时,天谕妖国国都,易云的名字,再一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毕竟易云是战胜赤追云的人物,在天谕妖国,也受到许多关注。

  “尊者一击,居然活下来了?”

  在天谕妖国国都锦翠苑,一个身穿水墨画长袍的少年,正抚琴弹奏,一首曲子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被演奏出来。

  当听到这个消息后,琴音慢慢的沉寂下去,但旋即,他摇头道:“尊者的一击,无论如何也不是通天境武者能够承受的,别说通天境,即便是凝道境圆满的绝世天才,也必死无疑!这易云,应该有什么保命手段,比如靠着极为珍贵的护身符篆,才活下来的。”

  这个身穿水墨画长袍的少年,便是时雨君记名弟子中数一数二的宋无尘。

  这个排名,并非实力排名,而是天赋、受器重程度的排名。

  宋无尘修为已破凝道境,在时雨君的记名弟子中,属于修为较低的,但平时记名弟子可以随时觐见时雨君的,只有两人,宋无尘便是其中之一。

  “原来是护身符篆,那根本不算什么。”在宋无尘身前,还有两个时雨君的记名弟子,他们就是之前酒楼之中,和人争论的那两位,他们的名字叫冯正和冯琦,他们并非兄弟,同姓是因为出身同一个家族。

  他们原本也不了解易云、赤追云这些人,直到最近才听说他们的一些事迹,而就在刚刚,他们又听说了易云被妖鬼宗尊者出手灭杀,最终逃脱的消息,大感惊讶,便回来汇报给宋无尘。

  “易云听说只是下界的武者,怎么会有这样珍贵的符篆?”冯正有些不爽的说道,他出身大势力,可是易云一个穷小子,用的东西却比他还好。

  宋无尘道:“他应该是有自己的机缘,不过这机缘,支撑他成长到现在,多半也用得差不多了。现在易云想成为师父的记名弟子,多半是冲着师父提供的资源来的。”

  宋无尘说话间,冯琦和冯正听了心里自然不会舒服了。

  身为时雨君弟子,他们自然希望同门越少越好,这样他们分到的资源也多。

  “无尘师兄,这次记名弟子考核,是你做考官吧。”

  “不错,我只是考官之一。”

  “无尘师兄,你这次可要把好关,那些乌合之众,最好别让他们成为我们的同门。”

  冯正开口说道,其实如果可能,他都希望一个新弟子都别多出来,全部剔除了才好,不过他也知道,赤追云、易云之流,实力出众,成为记名弟子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宋无尘微微沉吟,说道:“如果他资质确实还可以,能通过我的考验,那我会给他一个机会……”

  “好吧……无尘师兄真是公正。”

  冯正、冯琦恭维了几句,两人走后,宋无尘一把收了琴。

  “又有这么多人,想成为师尊的记名弟子!”宋无尘皱眉,这么多年了,他一直想成为时雨君的亲传弟子,可是一直没有得到时雨君的认可。

  虽然他距离成为时雨君亲传弟子还有一定距离,但能成为记名弟子中数一数二的存在,他能享受的资源,也是时雨君门下最好的。

  他不希望,有人威胁到他的地位。

  一个天巡,已经让他非常不爽了,如果再多几个,他的成长空间,会被进一步压缩。

  宋无尘这些年不显山水,但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想的是,当他一直在记名弟子中位列第一,而时雨君一直没有找到他满意的亲传弟子,那迟早有一天,他宋无尘,会成为时雨君亲传弟子!

  “赤追云……易云……你们想来分一杯羹,那就看看,能不能完成我的考题吧!”

  宋无尘自语着,身影飘飞而去……

  ……

  十天后,天谕妖国锦翠苑,一场盛会开始了。

  时雨君,招收记名弟子。

  锦翠苑,原本就是天谕妖国主持最高盛会的场所,而且这一次时雨君收徒,还是国主亲自主持。

  国主主持的盛会,水凝霜也会出席,光是这规格,就让来自各国的俊杰们激动了。

  不过可惜的是,时雨君却并未出现在锦翠苑。

  “真可惜,看不到时雨君了。”有年轻天才惋惜,这等人物,对他们而言仰望都不可能,便更想见识一下了。

  “看不到正常,时雨君收的记名弟子,并不一定会亲自指点,只有少数几个几名弟子中佼佼者,可以得到时雨君的部分真传,现在甄选记名弟子,凝霜仙子把关已经够了,而且听说,这一次的考官,还有宋无尘、天巡这两个记名弟子中的佼佼者,也不知道他们会出什么考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