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三百零九章 毒蛇

第三百零九章 毒蛇

  易云进剑墓前,刚换的好好的白色长衫,今天再次变得破烂不堪。

  长衫并不肮脏,却像是被剑锋切割过,一道一道的,几乎成了烂布条。

  易云一头长发披散,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眼眸光芒明亮,在昏暗的剑墓之中,犹如天空中的繁星一般,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

  似乎进了剑墓后的易云,比起**天前的他,又多了一份不同。

  这种不同感,难以言喻,那似乎是气质的变化,一股剑气融入到易云的骨子里,让易云整个人有了一种剑的感觉。

  “小子,你可算出来了!”

  苍颜不满的说道。

  “嗯……沉浸了时日,有点忘了时间,我进去多久了?”

  “快九天了,你小子,真打算修剑啊。”

  苍颜审视着易云,也不知道易云这些天悟剑悟得如何了,不过在苍颜看来,就算易云在剑墓中领悟了一些剑招,却也没用,剑能达到的攻击,刀也可以。所以刀剑同修,意义不大,吃力不讨好。

  易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打岔说道:“苍颜前辈,之前你说,让我冲击地榜,只要前三百,就可以继续修炼剑道和了?”

  易云的确也打算去冲一冲地榜,地榜靠前,日后每月都有龙鳞符文奖励。

  苍颜白了易云一眼,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下有你冲的了,唉,你还不知道,这次我们太阿神国,面临灭国之灾……”

  苍颜说着,将牧童出现的情况,跟易云大致描述了一遍。

  易云听得直接愣住了。

  牧童?

  苍颜关于牧童的外貌描述,让易云想到了当时他去神荒试炼时,在黑水沼泽中遇到的神秘少年。

  那少年骑着牛,吹着短笛。那笛声,似乎有一种魔力,让人听了之后,心神都受到影响。

  这神秘少年。横穿了神荒和黑水沼泽,所有的荒兽,都对他视而不见,他在神荒,简直是闲庭信步。如同出入花园。

  这样一个看起来和和气气,甚至给人以淡淡好感的少年,竟然曾经在西域掀起过一场血雨腥风,杀人无数,而且差点灭了盛极一时的申屠家族?

  易云真是感到震惊,听苍颜的描述,申屠家族比太阿神国要强大许多。

  一个家族,比太阿神国强大……

  这是怎样的家族?

  而所谓的“西域”,又是哪里?

  易云暗暗感慨,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现在看起来似乎已经小有成绩,可是比起那些庞然大物而言,还是太渺小了。

  当然,这些他也暂时不用去想,他现在要考虑的,只是明日的大战。

  太阿神国对易云有恩,如今易云修炼的资源、功法,大多是太阿神国提供的。

  易云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太阿神国面临重大危机,易云自己又能帮上忙。自然会全力以赴!

  “苍颜前辈,太阿神城有武器阁吧?我想去选一对刀剑,来应付明天的大战。”

  易云的千军刀已经不能用了,而从纯阳剑宫获得的那柄断剑又事关重大。不到性命攸关的时候也不好拿出来,在太阿神城选一对刀剑,那再合适不过了。

  太阿神城武库中的刀剑,肯定要比锦龙卫武库中的品质好出很多来。

  苍颜看着易云人畜无害的笑容,心中咯噔一下,没好气的说道:“臭小子。你又想占老夫便宜,选武器可以,但算借你的。明天的大战,你打赢了,武器送你了,打不赢,嘿嘿,照价付款!别想借着大战跟老夫打秋风。”

  易云咧嘴一笑,“好!”

  这一夜,聚集在太阿神城的各方天骄,都在积蓄着力量,调整着状态,就为明日这一战。

  然而,在人们各自养精蓄锐的时候,在神城的一个角落,却有几个人,趁着夜色聚集在了一座小院之中。

  “就是这个人?”

  黑夜光线昏暗,但是武者却可以轻松视物。

  此时,两个全身蒙在斗篷里的男子,手拿一副画像,画像上画着的,是一个持刀麻衣少年的身影。

  这少年正是易云。

  “就是他……”斗篷人声音嘶哑,让人听不出他本来的声音。“断他经脉,最好能让他终身残疾,若你们做到了,我等必有重谢。”

  斗篷人说着,单手一翻,一个黑色的小袋子出现在他的手中,“这是订金。”

  “呵!”一个身上缠着毒蛇的少年,接过了这黑色的小袋子。

  这少年身材干瘦,他耳朵上戴满了骷髅耳环,脸上,身上,都布满了纹身,看起来诡异无比。

  少年的瞳孔,也像是蛇一样的琥珀色,呈椭圆形,随着他微微一笑,他的嘴角露出了一对尖尖的牙齿,让人不寒而栗。

  在毒蛇少年身边,还有一个黄衣胖子,他饶有兴致的摸了摸下巴,伸手在黑色袋子里一掏。

  一把亮晶晶的东西滚了出来,在黑夜中发着宝石一样的光。

  全是荒骨舍利!

  “上等货!”

  黄衣胖子舔了舔嘴唇,“有意思,我很好奇你们的身份,你们总不可能我云龙神国的人,莫非,你们跟这个叫易云的人是同门,啧啧,他人缘可真够差的啊,竟然差到让同门买通敌对势力的人,去弄残他的程度……”

  “这就不劳你们操心了。”两个斗篷人声音一寒,提高了警惕。

  他们做的这种事情如果被太阿神城高层知道,怕是废去修为或者除以死刑都有可能。

  “警告你们,这易云可不好对付,当心你们阴沟里翻船!”

  一个斗篷人说道。

  “嘿嘿……不要以为我们云龙神国的人,跟你们太阿神国的废物们一个水平,不过是一年前在你们这群人中,都排不到前一千的小毛孩子而已。”

  毒蛇少年阴阴的笑了笑,将这些荒骨舍利收了起来。

  “你……”

  一个斗篷人听到毒蛇少年口中嚣张的嘲讽,握紧拳头,几乎要发作,然而却被另一个拦下了。

  “那就拜托两位了。”那斗篷人开口说道。

  “哈!这就生气了,你们果然是太阿神城的人啊。放心吧,我蝰蛇最善于下毒手,这生意,我接了!”

  在竞技战中,致死、致残并不鲜见,毕竟都是真刀真剑的对决,很多时候出招,都是全力以赴!

  就算是太阿神城的内部战斗,众人尽量避免死战的时候,都可能会在竞技场上致人死亡。

  而这种敌对势力的战斗,必然打得更激烈,甚至是惨烈。

  “一言为定!”两个斗篷人,悄然退走了。

  黄衣胖子叼着一根竹签,慢慢的剔着牙,“这太阿神城的试炼者真是差劲啊,外敌当前,他们就窝里反了!”

  “嘿嘿,嫉妒、仇恨是一种可怕的力量,会让人癫狂,做事不计后果,不过这样最好。千水师兄,这易云刚满十四岁,我跟他应该是一组的,这生意,我就横刀夺爱了!”

  “当然,你随意。”黄衣胖子也不在乎。

  “不过这两人,到底是谁?他们倒是奸诈,声音都伪装了。”毒蛇男子又说道。

  “嘿嘿!他们当中有个人是独臂,他自以为伪装得很好,但是他那假肢中,没有元气波动,怎么骗得过我?太阿神城的试炼者是多,但是独臂的,恐怕就没几个了,想找他,肯定找得到。”

  胖子说话间,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

  ……

  翌日清晨,天蒙蒙亮,太阿神城,还飘着初冬的小雪,各方人流,已经开始汇聚到竞技场,来参加今日的城主寿宴,同时,也是联盟大赛。

  竞技场已经被清理出来,一张张十人大桌,摆放在竞技场各处。

  在尊位席上,则是为各大势力名宿准备的小桌。

  美酒珍馐,摆得满满的,这一场寿宴的规模,比七天前那一次,大了十倍不止。

  只是竞技场多了一股杀气,没了锦绣阁的俊秀,连桌上的叉子、筷子,都是玄铁打造,给人一种肃杀之感,看起来根本不似是一场寿宴。

  中央神荒台,专门布置了阵法,哪怕神荒台上打得风起云涌,周围的寿宴也不会被影响到。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在场年轻俊杰,没有几个能安心吃饭的。

  当然,也有例外的。

  在云龙神国一方,就有一个黄衣胖子抓着烤肉大快朵颐,浑然不顾寿宴还没正式开始。

  现在都快撕破脸了,还管这些虚礼么。再说了,不吃饱了一会儿怎么上场。

  在黄衣胖子身边,坐着个身材干瘦的纹身少年,他身上缠着一条毒蛇,他的眼睛,也如毒蛇一般,在寻找着自己的猎物。

  直到,他看到一个麻衣少年,走到竞技场中时,他微微一笑,嘴角露出锥子一般的尖牙。

  “啧啧,猎物到了啊,真是鲜嫩可口。”

  他说话的时候,他身边的胖子也抬起头来,看向易云。

  “哟!还真是,可怜的孩子,还不知道他的同门已经在陷害他了,哈哈哈!”

  胖子肆意的笑着,满嘴是油。

  走在人群之中,易云眉头微微一皱,他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

  他不需要转头,只是开启能量视野,瞬间就锁定这黄衣胖子和毒蛇少年。

  “嗯?这两人,我并不认识,他们盯着我做什么?”

  易云下意识的摸了摸空间戒指,在这空间戒指中,便放着易云昨天刚刚选好的武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