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三百零四章 强者云集(二合一)

第三百零四章 强者云集(二合一)

  易云回太阿神城的消息,在短短半天内,传遍了太阿神城。

  新人对易云这个名字没什么概念,可是对二年试炼者,特别对易云的仇人而言。

  这个名字,可是刻骨铭心!

  “这家伙,竟然没死!”

  此时,在一个小院中,聚集着几个脸色阴沉的人。

  三个人坐在椅子上,他们分别是李弘、杨定坤、杨岳峰。

  杨定坤和杨岳峰是两兄弟,都来自于楚王府,杨定坤趁易云和李弘比斗的时候跟易云打赌,结果大输一笔,《法则真解》都输了,被家族责罚。

  而杨岳峰在自己最自豪的荒天术领域,被易云把脸皮都撕下来了。

  不过,最恨易云的却不是这几个人,此时在小院的角落里站着的一个全身伤疤,少了一条胳膊的阴鸷青年。

  他是杨浩然。

  十个月前,在落星渊寒潭,他突然被一群冲过来的怪鱼围攻,全身撕咬得血肉模糊,那真是一块块的肉,硬生生的从身上撕下来!

  想想那经历,简直是噩梦!

  他凭着一口不甘死去的怒火,艰难的冲出了寒潭,最后活下来了。

  可逃离虎口的他,整个人表面皮肉全都没了,只剩下血淋淋的残缺肌肉,惨不忍睹!

  他的一条手臂,也被一条大鱼硬生生的撕了下来。

  缺掉一只手臂,是杨浩然最大的痛苦,武者习武,怎能肢体不全?

  能让手臂重生的天材地宝不是没有,然而极为昂贵,即便是他们杨家,也很难弄到。

  而且就算弄到了,重生的手臂,也只是凡人的手臂,需要重新锤炼。

  这其中的艰难和痛苦,可想而知!

  杨浩然恨,恨那怪鱼,恨这一切!

  原本,杨浩然被咬得太惨了,祸从天降,痛苦的他根本没有去想自己为什么突然被怪鱼袭击。

  然而伤好之后,他回想那可怕的噩梦,却想起那天在水里,他先是听到一声爆响,而后,他看到了元气的光芒。

  在这光芒之中,有一支箭矢向自己飞来,那箭矢之上,还附着一些绿色的东西,像是草叶。

  箭矢并没有射向他,而是从他身边不远处错了过去,可是紧随箭矢而来的,就是那些可怕的怪鱼!

  杨浩然回想当时的情景,他越来越笃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元气的波动,肯定是武者,而不是荒兽。

  那箭矢上的草叶,杨浩然也慢慢的记起来了,那是他曾经使用过的诱兽草!

  一下子,杨浩然想通了。

  怪鱼是别人故意祸水东引,故意残害自己,至于箭矢……

  那一群人中,只有易云用弓箭!

  杨浩然的怒火,在那时候就在酝酿,他要易云血债血偿!

  然而易云之后便失踪了,甚至可能已经死在了落星渊,这让杨浩然的怒火稍稍减轻。

  这算易云自食其果了。

  虽然没能亲手报仇,让杨浩然不甘心,可是如果易云要是真的回来,杨浩然也拿易云没办法。

  他没有证据,就算有证据也不可能控诉易云,因为之前首先是杨浩然引来了变异三眼蜘蛛。

  而实际上,因为这个,杨浩然正承受楚小冉所在的镇国公家族,和囚牛所在的隐世家族带来的巨大压力。

  杨家虽然有皇室血脉,可是同时面对两个大世家,也有些顶不住,加上杨浩然身体残疾,他甚至有被家族放弃的趋势。

  这让杨浩然陷入了极度痛苦的境地。

  这几个月来,杨浩然自顾不暇,已经没有精力去考虑如何对易云实施报复了。

  幸好,随着时间的推移,易云死掉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然而……偏偏今天,易云回来了!

  而且他除了狼狈了一点外,什么损伤都没有!

  可是反观自己,就像是一条断了腿的丧家犬!

  如此对比,让杨浩然直欲抓狂!

  “浩然,别冲动……”

  杨岳峰拍了拍杨浩然的肩膀。

  杨浩然身体残疾之后,就有些癫狂和不正常,杨岳峰是所有人中资格最长,这些人也隐隐的以杨岳峰为首。

  “诸位,我们都算是一个阵营里的了,这次易云回来,不知道实力增长了多少,他日后如果成长起来,这太阿神城,就真的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了。”

  太阿神城的天才培养策略,类似于养蛊,这里不管什么东西,都要竞争,很多试炼者,就是为了抵抗这种竞争压力,才抱起团来,组成帮会。

  他们跟易云已经是死敌,等易云成长起来,甚至位居天地榜前列的时候,他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李弘道:“易云已经去跟长老汇报了,听说他自己描述,他是被困在一个地方,困了十个月,所以一直没有回来……”

  “困了十个月?嘿……看他回来的样子,也多半是经历了一场大难,这小畜生倒是命硬,他这次肯定会冲地榜,我们先看看,他能冲到什么名次,再决定日后该如何应对。”

  “地榜……”杨定坤咬牙切齿,“他如果敢来挑战我就好了,可惜……”

  在上一届弟子走后,杨定坤的地榜排名,已经进入了前四十。

  这个排名,对二年试炼者而言,还是极为遥远的,像囚牛、楚小冉,他们的排名也就是七百到九百名而已。

  在杨定坤看来,易云想挑战地榜前一百还差得远,这也注定他没有机会跟易云交手了。

  ……

  “臭小子,你这十个月死哪儿去了!”

  在中央神塔,苍颜捏着易云的头发,“呵!小子长高了啊。”

  苍颜身材矮小,现在他反而比易云矮了几分。

  易云有些无奈,他已经听这苍老头唠叨半天了。

  关于火狱的解释,易云可不敢说自己进入了火狱最深层。

  那个地方纯阳之气太浓郁了,易云是凭借紫晶分开纯阳之火,才能深入,否则就算圣贤进入,也是要消耗大量元气。

  易云只好说自己被吸入一片未知空间中,如此才能解释他的身份铭牌为何会失去联系。

  这激起了苍颜的兴趣,他已经打算好了,过些日子他跟剑歌组队,再探一探火狱。

  这让易云有些头疼,他觉得坑了这个老头,那所谓的“未知空间”,他是绝对找不到的。

  苍颜还问了很多关于这“未知空间”的问题,易云给了一些含糊其辞的描述。

  这种地方原本就虚无缥缈,以易云的修为,说不清它的存在,那也是正常。苍颜自然不会因为一点点怀疑,就去逼问易云什么。

  “怎么样啊,什么时候冲冲地榜,看看你这十个月修炼成果如何?”苍颜很想看看易云现在什么实力。

  “我暂时不想冲地榜。”

  “不冲地榜?你要干嘛?”苍颜捏着胡子,有些不满。

  “我打算去一趟剑墓。”

  “剑墓!?”苍颜眼睛一瞪,“你刀墓不是悟得挺好么?干嘛去剑墓?”

  苍颜简直无语了,这易云,真是不能让人省心。

  刀墓他还没悟透呢,又惦记着剑墓,“你小子发什么疯,你该不会想着弃刀换剑吧,或者……你想刀剑同修?”

  想到这里,苍颜真的想撬开易云的脑袋,看看这小子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习武之人,一生能研究透一件兵器,已经了不得了。

  同修两件兵器,那真是脑袋进水了,根本出力不讨好。

  太阿神国自古圣贤,都没有这么干的,当然,有人兼修弓或者暗器,这倒是正常,一般弓和暗器只是辅助,用于远程攻击,关键时候,能发挥奇效。

  “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从剑墓得到一些启发。”易云含糊其辞的说道。

  然而即便易云如此解释,苍颜却依旧沉着脸,“小子,上次让你选图腾秘法,你给老子选了《万兽图录》,现在《万兽图录》八字还没一撇,你不考虑老老实实的换一套靠谱点的图腾秘法,又给老子惦记着剑墓,你真是能耐了!”

  苍颜也是担心易云学得太多太杂,而且又太深奥,最后白白浪费了时间。

  然而无论苍颜怎么说,易云却一口咬定,就是去剑墓,这能增加他的见识,从而得到一些启发。

  最后,苍颜终于拗不过易云,恶狠狠的撂下一番话:“好!我就让你进剑墓一次!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你从剑墓出来之后,就给我去冲地榜,你要是进不了前五百,不对!前四百!不!三百!你要是进不了前三百,就老老实实给我单修刀法,再重选一套图腾秘法,日后少给老子想这想那的!”

  苍颜气哼哼的说道,他看出来了,易云的修为还是紫血巅峰,比楚小冉、囚牛都差了一点。

  就算易云天赋比楚小冉和囚牛好,实力超过囚牛和楚小冉的总和,那他冲到五百多名也顶天了。

  要知道,能排在地榜前五百的,基本都是元基境初期顶峰的试炼者,紫血到元基,可是一个大境界的差距,紫血巅峰,跟元基境初期顶峰的人战斗,难度可想而知。

  不过五百多名还不够。

  苍颜怕易云有什么奇遇,一下子冲进四百名,那就又让这小子得瑟了。

  所以苍颜故意定下前三百的目标,就是为了打消易云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避免他好高骛远。

  苍颜没想到,对自己故意刁难提出的目标,易云竟然一口答应下来,“好!”

  “呃?”苍颜原本还以为易云会跳脚,没想到他直接就答应了。

  这小子,这么自信?

  苍颜有些傻眼,旋即他哼哼了两声,嘴角泛起不怀好意的笑容。

  这小子还不知道地榜前三百是什么实力吧,在他,可是有很多元基境中期的试炼者,也进不了前三百的,轻敌自大,有你苦吃的!

  苍颜这样想着,觉得很靠谱,让易云受点挫折是好事,省得他天天以为自己什么都行了。

  ……

  距太阿神城城主的寿宴,越来越近了。

  这天下午,太阿神城上方,飞来一艘巨型浮空飞舟,这飞舟体长两百丈,通体披覆着黑色鳞甲,就像是一头巨大的空中怪兽。

  它掠过太阿神城的时候,投下巨大的阴影。

  这是……

  太阿神城的试炼者,仰头看向这艘飞舟,都有些发懵,那飞舟并非太阿神城的制式飞舟,而且也比制式飞舟要大得多。

  面对这空中怪物,很多人情不自禁的生出一种敬畏和渺小之感。

  有人注意到,在这巨大飞舟的侧面,纹刻了一个奇异的标志,那像是是一团阴云,云中有一条飞腾的黑龙。

  “云龙神国!”

  看到这标志,有一些见多识广的人震惊的说道。

  云龙神国,与太阿神国接壤,太阿神国在东,云龙神国在西,两个国家共同的北方边界,便是那广阔无尽的神荒。

  无论比国力,还是比底蕴、面积、人口,云龙神国都跟太阿神国是伯仲之间。

  两个大国凑在一起,难免会因为资源、土地等诸多原因,而发生争斗,可是在神荒的威胁下,两个国家又不得不保持和睦,至少不敢发生大规模战争,如此才能抵抗神荒偶尔爆发的超大规模兽潮。

  所以云龙神国跟太阿神国,可以说是竞争与合作共存的关系。

  人们没想到,云龙神国的巨型飞舟,竟然会飞临太阿神城。

  这飞舟,肯定是云龙神国的皇家飞舟,云龙神国的使者出现在太阿神城,出动这样的飞舟,也是彰显国力,同时也意味着,坐在飞舟上的人,一定是云龙神国的大人物!

  “云龙神国跟太阿神城的距离可不短,他们的使者来太阿神城做什么?”有人下意识的说道。

  “嗯?难道是为了城主大人的寿宴!”

  一个人灵光一闪,人们一听,纷纷觉得可能。

  应该是这样了,最近太阿神城的大事,也就是城主寿宴了。

  “奇怪了,云龙神国跟我太阿神国关系不怎么样啊,城主大人寿宴,他们竟然也派使臣来拜寿么?”

  一些有心人,察觉到一丝不太对的地方……

  此时,在这巨型飞舟之上,一间装饰奢华的大厅之中。

  一个身穿黄袍的胖子,手持一条一米多长的烤荒兽腿,正大口撕咬着,这瘦腿烤得半生不熟,还带着殷红的血丝。

  黄衣胖子一边用嘴撕扯着兽肉,一边居高临下的俯视舷窗外一群议论纷纷的太阿神城试炼者们。

  在他的角度看来,下方那熙熙攘攘的人群,都如同他踩在脚下的蝼蚁一般。

  “这就是太阿神城的试炼者么!我看也不怎么样啊。”

  黄衣胖子傻嘿嘿的一笑,伸出长得过分的舌头,舔了舔嘴角沾着的荒兽血丝,眼中闪过一丝捉狭和玩味。

  在这黄衣胖子的身后,是一个身穿紫色华贵宫装,仿佛公主一般的少女。

  她手里拿着一只高脚琉璃酒杯,轻轻品着酒杯里鲜红的液体,嘴角泛起一丝迷人的笑容,“神荒陛下说过,这太阿神城在太阿神国的地位,跟我们云龙七十二塔在云龙神国的地位相当,你不要太轻视他们了。”

  “哈哈,随意啦,反正这次咱们是跟着来祝寿的,又不是来打架的,当然,如果必要的话,见识一下他们的本事也是基本的礼节。”

  黄衣胖子一副随意的语气,宫装少女微微摇头,“可不是简单的祝寿,这次七星塔主大人亲自来,跟太阿神城的城主,要商谈一个协议,据说跟最近突然出现的一个神秘人物有关……”

  “哈哈,那是高层的事情,我才不关心,寿宴上,我吃我的肉就行了,当然,要打架可得叫上我!”

  胖子说话间,撕下了一只鸡大小的一块肉,竟然三下两下就吃下去了,一米多长的兽腿,他没用多久就整个吃完了,他随意的用油手在衣服上抹了两下,看了一眼大厅的角落,“你说呢,白?”

  在大厅的角落里,坐着一个脸色苍白的黑衣少年,他两条腿随意分开,膝盖弯折,两只手搭在膝盖上,一柄黑峻峻的长剑,斜倚在他的腿边。

  他头微微低着,头发垂下来,遮住了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容貌。

  在这大厅中,他异常安静,静得让人似乎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呃……”面对沉默的黑衣少年,黄衣胖子吞了一口口水,有点噎住了,自己竟然跟这家伙说话,也是自讨没趣啊……

  就在这时,大厅的门被推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他穿着厚重的毛皮大氅,领子高高的立起,脚下是长筒兽骨底硬质军靴,靴子踩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骨响。

  “到了,我们下去吧!”

  面对这男子,黄衣胖子和宫装少女都恭敬起来。

  “是,塔主大人。”

  那坐在角落里的苍白少年,也慢慢的站起身来。

  舱门打开,四个人在一道能量光中,直飞中央神塔。

  “有人飞出来了!”

  在太阿神城,人们极目远眺,也不知道下来的都是什么人,应该是云龙神国的大人物吧……

  人们这样想着,却没料到,在之后的几天时间里,时不时的有不明势力的浮空飞舟,飞到太阿神城,有许多人下来,入驻了中央神塔。

  这些势力,大多挂着各自的标志,有些标志,有人认得,除了云龙神国之外,还有天光皇朝,这是一个比云龙神国小了大半的国家,但也不可小觑。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独立家族的来使。

  这些独立家族,不属于任何国家,可是他们底蕴深厚,一个家族便可比拟国家!

  有的家族存在时间,不比太阿神国短,他们也掌握了不容忽视的可怕力量。

  人越来越多,真是群英荟萃!

  这让太阿神城的试炼者都心惊不已,这次城主寿宴,竟然这么大声势?

  一天后,又有一个大人物出现了,这人的身份,更是让很多太阿神城试炼者屏住了呼吸。

  他是——太阿神国当朝太子!

  太阿神国皇室子弟无数,就说太阿神城的试炼者,姓杨的不知道有多少。

  这些杨姓天骄,往上追溯,很多有皇室血缘关系。

  可是比起当朝太子,他们却都微不足道了。

  不论是地位身份,还是实力!

  当今太子,已经三千多岁,他是从皇室成千上万的嫡系子弟选出来的,他拥有超凡的天赋,还有皇室的倾力培养,如今他只差一步,就能封为人族圣贤。

  只要他成圣,当朝神皇就会将皇位传给他。

  这太子,在太阿神国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太子都来了,不得了了!”

  人们都意识到,这场盛会,可能是他们人生有可能见识到的最大盛会了!

  (5500字,算两章合一吧,还有一章,争取十二点之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