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二百五十二章 皓日

第二百五十二章 皓日

  身法入微,确实神奇,可是就算一个人的身法再怎么灵活,也不可能躲过这种密密麻麻,没有死角的攻击,根本没有间隙给你躲!

  易云就这样被一片片岩石笼罩,周围的观众,因为视线被山岩遮挡,都快看不见擂台里面是什么情景了。←,

  “场面怎么样了?该死,看不到!”

  有人干着急,恨不得钻进石头堆的里面,看看易云和李弘的对峙到底怎么样了。

  “李弘的大地法则……已经达到了第二重了吧!”

  每一系法则,也有等级之分。

  越往上参悟,也就越难,李弘能将天地元气凝结成山川,凭借一座山川来攻击和防御,这是大地法则第一重意境!

  而让山川分合自如,甚至分成无数的细小石块,随心所欲的掌控每一块石头,这样的境界,已经到了大地法则第二重了。

  再往上,大地法则会越来越强大,比如,让大地喷射出岩浆来,掌控岩浆的力量,又或者掌控重力,这都属于大地法则的进化了。

  当然,别说紫血战士,就算是元基境战士,也很难到这一步,那太难了。

  “易云,你如果跪地求饶,我尚且能收招,否则这一击下去,你是生是死,我也把控不住!”李弘提醒易云,并非他不想杀死易云,而是他也不想承受牢狱之灾。

  人们虽然看不到李弘,但是却能听到李弘的声音。听到李弘要发出能让易云生死未卜的一击,人们都屏住了呼吸。

  在目睹了李弘操控山川砸落。让整个竞技场都因此而震颤的情景后,没有人会怀疑李弘是夸大其词。那一座山砸下来,被砸中成为肉泥都有可能。

  易云想破开这一招。除非拿出他的隐藏刀招来,用气势如虹的一刀,劈出一条康庄大道来!

  而后,易云再凭借极限的速度,从劈出这条通道飞出。

  也只有这样,才可能活命。

  可关键是,易云的刀,能为自己劈开一条大道么?

  所有人,拭目以待。

  此时。在神荒台之上,易云全身元气涌动,他看着周围已经将他视线完全遮挡的岩石,精神力联系到本源紫晶之中,开启能量视野。

  在能量视野中,易云能看到,这每一块岩石,都是能量构成的,它们并非孤立的。而是跟李弘之间存在着能量联系。

  “嗯?这些大地能量……”

  易云眉头一动,他能看清每一块岩石中的能量运转,但是他却感觉,这些能量的运转轨迹并不完美。而是有很多不圆融的地方,特别是对比刀墓三十二字中的本源能量流动,就更是如此了。

  “易云。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真是不知死活!”

  看到易云完全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还若有所思的样子。李弘愤怒了。

  “既然你要死,我成全你!”

  李弘暴喝一声。他手中的长棍,喷薄而出土黄色的气浪,如同滔滔海潮,席卷一切!

  在神荒台上,所有悬空的岩石都剧烈的震颤起来!

  而周围看台上,几个执法使一个个站起身来,他们全身元气流转,精神力透过这无数岩石的重重阻隔,锁定在了易云身上!

  他们随时准备出手!

  他们不会终止比赛,但是却可以在一方明显已经不敌的时候,将他救下来,他们可不能看着新人中排名第一的天才,被李弘杀了。

  气氛,前所未有的紧张!

  所有人的心跳,都几乎停滞了,李弘狞笑一声,他身体高高跃起,手中的长棍,似乎在这一时间贯通了天地!

  那一刻,李弘自己就仿佛成为了一座不可仰望的高山。

  “镇山击!”

  李弘一声狂吼,他手中长棍直挥下来!

  周围无数的山岩,都被这一棍所席卷,向易云汹涌而来!

  毫无死角的攻击,那些岩石连在一起,连老鼠大小的东西,都别想逃出去!

  无数的岩石,以易云为中心砸落!

  每一个眨眼的时间,就是成千上万次的岩石轰击!

  而易云,根本没能逃出来!

  “轰轰轰!”

  岩石相互碰撞,发出震耳欲聋的爆响,整个竞技场都似乎在震颤!

  人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原本易云所站立的位置被岩石吞没!

  一座山川,在那里以极快的速度在生成!

  易云没躲?

  人们都愣住了,原本他们以为,在所有山石砸下来的时候,易云会用出他的隐藏刀招,一刀劈开一条生路,可是,他没有!

  岩石迅速堆积!山体越来越高!

  天!

  易云他……

  人们都瞪大眼睛,现在很多人都在怀疑,易云是不是已经变成肉泥了!

  李弘目光狰狞,这个时候,他已经杀红了眼!什么牢狱不牢狱的,他已经无心考虑!

  “死吧!”

  在所有的岩石都融为一体,重新化成一座二十几米高山的时候,李弘从天而降,重重的一棍,砸在了山体上!

  “轰隆!”

  这一棍的力量,经由山体传递,全部涌向了山体中心,整个神荒台,都是猛地一震!

  李弘就这样挂在了拓天山山顶,他手中的铁棍,已经深深的砸入了山体之中,这山体本身就是李弘的元气所化成,根本不会阻碍李弘的气劲,所以这一棍所蕴含的力量,定然已经完美传递到了易云身上!

  被不止千万斤的山川碾压,再加上李弘的这一棍,这易云,不会已经成了肉酱了吧?

  全场鸦雀无声,整个竞技场,还回荡着李弘最后一棍的声音。余音震耳!

  “死……死了么?”

  有人颤颤巍巍的说道,易云的朋友宋子俊等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而赵倾城。更是差点惊叫出来。

  “嘿!很好!”

  在竞技场的一个角落,杨定坤狞笑一声,对这样的结果,他很满意,就算易云不死,怕是也废了大半了,说不定全身经脉寸断,就算用再好的灵药,都医治不了了。

  “嗯?那是……”

  杨定坤突然愣了一下。他看到,在那拓天山的山脚下,有暗红色的液体,从岩石的缝隙中慢慢流了出来。

  什么东西?

  原本暗红色的液体,应该是血才对,可是那液体,明显跟血差了太多,它黏稠而浑浊,有滚滚气泡冒出。似乎灼热无比!

  这是……

  岩浆!?

  不光是杨定坤,所有观众都注意到了那从岩石缝隙中滚滚而出的岩浆,越来越多,越来越稠厚!

  岩浆?怎么回事!?

  难道李弘的大地法则。已经达到了将山川融化成岩浆的地步了?

  大地法则到了比较高的境界,确实可以操控岩浆!

  岩浆是大地的愤怒,人族雄主巅峰的大地武者。甚至能凭借自己的意愿,让火山爆发!

  可是……李弘不可能到这个境界。

  “怎么会这样。操控岩浆!?”

  “易云呢?易云怎么样了?”人们十分焦急,一个个纷纷看向执法使。都这个时候了,执法使怎么还不出手?

  可是负责这场比赛的几个执法使,一个个面露古怪之色,都是没有动作。

  而在拓天山山顶上,李弘也完全愣住了。

  岩浆!?

  他最清楚自己的实力,他离操控岩浆,还差得远呢!

  “拓天山怎么可能演化出岩浆来?”

  李弘心中自语,觉得不可思议。

  这时候,岩浆越来越多,山体越来越热,李弘感觉一股股热气自下而上喷薄而出,让他难以在拓天山上呆下去了。

  他甚至明显的感觉到,随着岩浆增多,拓天山在慢慢消融!

  泡在岩浆里的拓天山,就像是一块丢进了水里的冰糖一样,越来越小。

  “怎么会!?”

  李弘心中大惊,而就在这时候,他似乎听到了隐隐的凤鸣之音,整个拓天山,突然有澎湃的紫气喷薄而出!

  嗯?

  李弘心中一惊,从拓天山山顶跳开,就在他跳开后的几息时间里,灼热的火焰从山顶冲天而起!

  呼呼呼——

  炽热的纯阳之火,灼灼燃烧,覆盖了整座拓天山!就像是一轮太阳,在拓天山中升起!

  一股股紫气,在火焰中肆意翻滚,直冲天际!

  周围方圆数里的纯阳之气,全部被席卷而来,融入紫气之中,成为了它的一部分。

  此时,正是正午,骄阳似火,紫气喷薄!

  在竞技场的高空之中,这些紫气渐渐的演化成一条长长的峡谷。

  峡谷朦胧,有山,有树,有河流,而无论是这些山、树、河流,都似乎在朦朦的紫气中燃烧……

  “这是!?”

  李弘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在周围看台上,所有资深试炼者都是一副惊骇莫名的表情,而新人们,却懵懵懂懂,不知道这紫气的异象是什么意思。

  “皓日真气!这是皓日真气!”有一个资深试炼者不可置信的喊道。

  “不但是皓日真气,而且是汤谷级皓日真气!这是谁修炼的皓日真气?”

  那人一时没反应过来,而众多新人们听了,都完全惊呆了。

  他们没见过皓日真气,但是却听过皓日真气的鼎鼎大名。

  源自于的皓日真气,是太阿神国最强的力量,也是太阿神国的至高传承!

  眼看着擂台上岩浆越来越多,整个山川被烧红了,在缓慢融化,人们这才意识到一个不可能的可能……

  “易云……他之前不是兑换了……吗?”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人们屏息了。

  易云!?

  他兑换,只有不足两个月吧!

  他还是一个纯新人,修为不过紫血中期顶峰!他修成了皓日真气?而且是汤谷级皓日真气!?

  开什么玩笑!

  此时,在中央神塔,苍颜和剑歌,原本一边下棋,一边看战争阵盘上的比赛投影,这种战争阵盘,锁定一个地方,提前布下阵法,就可以将那里的影像完美呈现出来。

  原本确认了易云是领悟了刀道三十二字之后,苍颜和剑歌,都认为没有必要去现场看易云和李弘的战斗了。

  看看阵盘留影,已经够关注易云了。

  他们原本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比赛,直到刚才李弘用出必杀一击,他们才打起了精神,多少有点担心易云接不下来,可是……

  眼看着皓日真气喷薄而出……苍颜差点把棋盘都掀了!

  “这小子!没弄错吧!剑老头,你看到了吗!”苍颜去拉剑歌。

  剑歌无语的说道:“我看着呢!”

  “是汤谷级皓日真气,易云练才两个月而已,真是……不得了!”

  剑歌长老给出了这样的评价,易云已经被剑歌称赞过几次了。通常情况下,一个小辈得到圣贤的一次称赞,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其实,易云是在采到太古遗药之后,用太古遗药带来的荣耀积分兑换了,到现在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然而没人知道,易云在兑换之后,只用了十几天时间,就已经修成了皓日真气!

  如果这个情况被剑歌长老得知,那他更是要震惊莫名了。

  此时,竞技场上——

  熔岩越来越多,已经流下了神荒台。

  人们这个时候,大多意识到了易云修成了,然而,依旧有人觉得这不可能。

  就在时候,突然一声刺耳的厉啸!

  在神荒台的中央,那座拓天山中,一道赤紫色的刀光冲天而起!

  仿佛那一瞬间,那一刀,成了天地的唯一!

  几十米长的刀光,将偌大的拓天山,从上至下,一分为二!

  嚓!

  拓天山剧烈的震颤,两块庞大的山体,向周围倒塌下去!

  人们这才看清,原来那拓天山的中间部分,全部都被烧熔了,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而在这空洞原本的位置,一个手持长刀的麻衣少年,就这样傲然而立!

  在他头顶,岩浆雨挥洒,在他脚下,也是岩浆澎湃。

  然而这些汹涌的岩浆,全部都被纯阳之气所阻隔,不能靠近那少年半分!

  这……

  人们瞪大眼睛,全部惊呆了!

  易云……皓日真气,一刀将拓天山斩开!!

  人们这才知道,在拓天山砸落下来的时候,易云已经用皓日真气,为自己熔出了一个容身之所,自始至终,他毫发无伤!!

  ……

  ……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