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神力牛王功

第二百三十七章 神力牛王功

  “脱掉铠甲战斗?”

  听到囚牛的话,在场观众都是愣了一下,在正常人的印象中,自然是全副武装的时候,战斗力更强。、

  如果脱掉铠甲,那囚牛的防御力不是下降了一个档次么?

  囚牛穿上铠甲的时候,都挡不住易云的刀!

  “真可怕,易云的刀为什么那么锋利?囚牛打了这么多场,都还没受过伤!”

  人们不能理解,之前囚牛冲击前三千的时候,跟一个资深试炼者交手,对方的武器,是一根长柄战斧,看那武器的重量,也是非常恐怖,可是这样一件重型兵器,生生的砸在囚牛的铠甲上,却也被囚牛用铠甲,配合护体元气挡下了!

  易云的刀,看起来怎么都没有那长柄战斧威猛,怎么就能破开囚牛的防御?

  人们用不解和惊惧的目光,看着易云手中的刀。

  那雪亮的长刀,还在滴着血。

  “啪嗒!啪嗒!”

  一滴又一滴,鲜血滴在紫钨钢上绽放,如同一朵朵红梅。

  这柄刀,太可怕了!

  这时,囚牛已经摘掉了自己的头盔,掀开了那厚重的胸甲、背甲。

  这一身铠甲,随意一个部件,扔在擂台上,都是咣当一声巨响,难以想象这一套加起来,到底有多重。

  “铠甲是用来提供防护的,我这一套乌金铠甲,防御力也十分出众!然而……”囚牛一边说,一边摘掉他右手上的巨大拳套。

  “乌金铠甲太重了,我穿着它,不是用来防护,而是用来限制和锻炼我的力量!我无时无刻不在运转着家传的‘神力牛王功’,以此来对抗乌金铠甲的重量,如此一来,我一直处在修炼之中!”

  “而脱掉乌金铠甲,才能让我的力量达到极致!”

  囚牛说话间,已经将铠甲全部脱完。--、他身穿黑色的紧身衣,身上的肌肉,一块块的被衣服勾勒出来。

  囚牛爆吼一声。

  “喝!”

  汹涌的元气,仿佛爆炸一般从囚牛身上喷涌而出。囚牛的全身肌肉,开始暴涨!

  一条条青筋隆起、扭曲,连囚牛的身体,都在随之长高。

  他原本就是一米九的身材,现在。竟是长到了两米有余,他的手臂,都有成人大腿粗细,他的光头上,最中间的那一缕长也在力量的催动下慢慢生长,一直垂到了后背。

  爆出“神力牛王功”后,囚牛的气势已经完全不同了。

  他从空间戒指中,拔出了一杆大戟!

  这杆戟,跟囚牛的身高等长,大戟的戟杆。有孩童的手腕那么粗,戟刃有三尺宽!

  这一杆绝世凶兵,让人只是看一眼,都觉得胆寒!

  “哈哈哈哈!痛快!真是痛快!”

  囚牛大笑着:“好久没有在解除全部铠甲的时候,施展‘神力牛王功’了!”

  囚牛舒展着身体,他全身骨节,出噼噼啪啪的爆响,原本被易云千军刀割开的伤口,也因为膨胀的肌肉,而止住了血。

  “提醒你一点。我身体,是金刚之体!这是一种血脉天赋!虽然我脱了乌金铠甲,但也解放了我‘神力牛王功’,在‘神力牛王功’的护体元气支持下。、-`、、``、我的防御力,比刚才只强不弱!”

  听了囚牛的话,周围所有观众,都是暗暗咋舌,这囚牛,太可怕了!

  金刚之体。血脉天赋!这是一种稀少的体质,怪不得囚牛有这等怪力。

  脱掉铠甲的囚牛,防御力反而增强!防御力强,再加上他的巨力,那一杆大戟,被那大戟砸中一点,结果可想而知!

  现在的囚牛,几乎没有弱点!

  “你准备好了么?”

  囚牛一句话问出,他手持大戟,身影动了起来,如同一阵狂风!

  他的身影也随之连成了残像,太快了!

  人们都以为,囚牛不善度,事实上,在之前的战斗中,囚牛的度确实不快,他甚至很少挪动步子,更多的时候,他就如同堡垒一边站在竞技场的中央。

  可是脱掉铠甲之后的囚牛,已经完全不同了!

  人们这才知道,囚牛的度,跟力量一样恐怖!

  囚牛的肉身爆力极强,虽然他体重很大,可是相对于他那可怕的力量而言,他肉身的重量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或许囚牛的动作,少一些灵动,可是如果单纯比瞬时爆的度的话,他绝对是同级武者中的佼佼者!

  防御力强,攻击力强,度还快,这样的对手,还怎么战胜?

  人们都为易云捏一把汗。

  而就在这时候,在擂台上让人摸不清位置的囚牛,突然出现在了易云的眼前!

  刹那间,那纷乱的残影凝合为一,囚牛手持大戟,全身力量爆!

  “震天击!”

  大戟之上,能量暴涨,囚牛一戟砸出,携带万钧之势,如同一座大山压了下来!

  “轰!”

  元气在大戟上爆炸,紫钨钢的擂台,被砸得重重的凹陷下去,易云身体一跃而起,如同轻鸿一般飘走!

  躲开了!

  囚牛冷笑一声,挥戟扫向易云!

  易云身体在半空中,不可思议的扭转,如同飘絮一般飞走,再次闪避!

  “唰唰唰!”

  大戟挥舞,让人眼花缭乱!

  然而易云的身体毫不受力,每一次囚牛大戟挥来,易云的身影就像是被元气推飞一般避开囚牛的一次次攻击,连同那猛烈的元气爆炸冲击波,也被易云轻巧的避开。

  囚牛快,然而易云更快!

  身法入微大成,在纯阳之力的催动下,易云的度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人们看得目不暇接,只见擂台之上,一次次剧烈的爆炸,囚牛和易云的残影,交织在了一起!

  难以想象,这是两个十三岁少年的交手!

  “场面怎么样了!?”

  实力弱一点的武者,根本看不清局势,只知道他们对战得非常激烈,谁占上风,根本不知道!

  “囚牛连续攻击,易云一直在躲!”一些排名靠前一点的新人解释道,“现在看起来是囚牛占上风,易云还没跟囚牛交手一次!”

  “当然不敢交手了,那大戟的力量,谁敢跟他正面碰撞,易云的刀那么细,怕是碰一下,易云的手臂都会震麻,甚至刀都可能会断!不过你说囚牛占上风也不一定!易云的确是没有能力跟囚牛正面碰撞,可是囚牛也打不到易云,这样下去,囚牛体力消耗得很快,囚牛就算再变态,体力也会慢慢耗尽,等那个时候,易云就可能反败为胜了!”

  有人持不同意见。

  易云入微大成的身法,这个时候确实占尽优势,凭借身法消耗囚牛的体力,最后绝地反击,这是最聪明的办法,也是易云唯一可能获胜的机会。

  这场比赛的结果,依旧扑朔迷离,人们都屏住呼吸,瞪大眼睛,唯恐错过任何精彩的一幕。

  然而……就在这时候,囚牛的度却开始减慢,最后竟然停了下来。

  他单手提着大戟,战意灼灼的看向易云。

  嗯?

  易云眼角一跳,看向四周。

  “呵!现了么?”囚牛又是习惯性的扭动了一下他那粗壮的脖子,“我刚才的攻击,虽然全部被你避开,但我却顺势布下了元气囚笼。”

  “这也是‘神力牛王功’中的招式,名为‘困牛锁’,在攻击中,将自己爆出的元气压实,封锁四周虚空,专门用来对付你这样身法极快的对手!”

  “以我的实力,保持元气压实的状态,不能过二十息的时间,而且最多施展一次,就会因为消耗太大而无法再用第二次了……”

  囚牛毫不介意暴露自己招式的弱点,“不过……这已经足够了,只要‘困牛锁’为我争取到一次攻击机会,就足够了!!”

  囚牛自信的说道!

  他非常自信,他是打算,一招定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