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利坚财富人生 > 第七百六十章 顶级峰会和六点钟前

第七百六十章 顶级峰会和六点钟前

  “老板,咖啡。”

  “嗯。”

  安迪看了一眼放在自己桌前的咖啡,轻嗯了一声,又看了一眼小助理,总感觉那里有点怪异,不过并没有多在意,打开一个由红色印泥封口的信函,从里面抽出了一张请柬。

  “亲爱的,是谁的邀请函?”伊凡娜也有些好奇的凑上前来,毕竟这个邀请函可是一刻都没耽误的从纽约送过来的。

  “全美商界名流和科技精英派对,11月1日,在迈阿密一个海边小镇上。。。”安迪快速看了一遍内容就把邀请函递给了伊凡娜。

  “哈,我说文迪为什么会打电话时说会很快见面,搞得神神秘秘的。。。”伊凡娜还有些好笑的调侃着,不过当看着邀请函上的内容,也是不由的为之咋舌,因为这次派对的发起人实在是有点多,所受邀的人也绝对不是那么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出席的。

  “这是一次传媒和科技领域的高层峰会?”

  安迪靠在沙发上,端着咖啡轻啜,对于有点吃惊的伊凡娜的询问轻嗯了一声,开玩笑说道:“如果有什么恐怖组织或者是犯罪集团,到时候攻陷这个小镇,美国绝对会陷入瘫痪。”

  伊凡娜没好气的轻拍了安迪一下,娇嗔道:“别胡说,好莱坞六大,新闻集团,谷歌,微软,戴尔,亚马逊,耐克,四大体育联盟,啧啧,这份邀请卡做的也太。。。”

  “太装逼,是吧?它不这样标注,你认为那些所谓的大人物会认真对待这场峰会吗?就算是为了顾忌上面这些牛逼人物的面子,就算是再忙,也要出席了,也好,我们正好换个气候温暖的地方在海边度假。”

  安迪对于这个峰会派对在心里可是没有脸上所表现的那么轻视,反而是颇为重视,几乎网罗了美国商界的所有金字塔最顶层的一群人,凑在一起搞派对,这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名流派对了,而是一个美国当代利益集团的一次碰头会。

  这应该是每年都会举行的,虽然不是像彼尔德伯格俱乐部那样神秘和隐蔽,不过也出席的人物也足可以相知媲美了,当然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出席要求,安迪目前也只是达到了条件,毕竟他爷爷老史密斯这些人才是尔德伯格俱乐部的会员。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始创于1954年,由荷兰女王贝娅特丽克丝的父亲伯恩哈德亲王在荷兰的一家名为彼尔德伯格的旅馆创立。之后每年5月或者6月在不同国家召开4天的会议。

  与世界上其他高层精英聚会相比,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的神秘性。每次开会时,会场遍布武装警察与保安,方圆300米内禁行。

  与会者要通过多层关卡盘查才能进入。与一般的国际会议和俱乐部聚会不同的是,这里不欢迎一切媒体拍照或采访。会议的工作人员不能随意出入交谈;如果透露任何与会议有关的信息会立即被扫地出门。

  为了保证聚会的隐秘性,彼尔德伯格集团每年都要向召开地政府支付数十万美元作为安保费用,例如派出武装部队保护,甚至用直升机搜寻追踪记者。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这类知名大报每年这个时候也要向彼尔德伯格集团保证不会报道关于会议的任何信息。

  有时候即使是举办地政府也不知道会议的召开。2000年,会议在比利时布鲁塞尔附近的小城亨法尔举行,当地市长被媒体的电话吵醒,惊讶地说:“你们在开玩笑吧,如果荷兰女王和亨利基辛格来了这里,我怎么可能没接到通知?”

  安迪接到的这份邀请函,所要举办的聚会,性质上并不会与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聚会有什么不同,也并不是仅仅吃吃饭,呵呵酒,吹吹牛逼那么简单。

  因为这是一群财富和权力集与一身的巨富们的聚会,随着安迪的财富增加,影响力和权力的扩大,他所可以接触的一些信息越来越多的告诉他一个现实。

  99.99%的人无论怎么努力,都注定无法翻身,超级富豪的崛起,已经主宰了普通人的未来,贫富差距愈来愈大,已经成为世界趋势,是“全球化”现象。

  新时代的超级富豪,掠夺财富的方式比以往更彻底,也更高科技;巨富生活在无国界的世界,对他们来说,世界只分成富人和穷人,而他们聚合的巨富族群,自成一国。

  如果再过上几年,科技领域的这块新大陆被新贵们瓜分完毕,实行完了大鱼吃小鱼的后续清扫计划后,安迪只能对你说:“机会从来不是均等,努力也未必能致富!”

  当然,对于伊凡娜来说无疑是开心的,这种代表这资本社会财富和权力峰会的大门已经对她打开,她也将踏入这由百分之一的人掌控地球百分之四十四财富的最顶尖的0.1%的巨富集团领域。

  (在这多说一句,单单30年的兔国,就已经产生了160万人的富人,这个标准划定是资产减去负债,超过五百万RMB,便已经属于这掌控全球44%财富的百分之一的人群,好吧,恶魔知道很多人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属于这个阶层了,当然,至于巨富则是属于杰克马这些人。这样就可以更直观的理解富人和巨富之间的差距了,当然仅是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都说财富和权力对女人来说是世界上最好的chun~药,即使出身于纽约富豪家庭的伊凡娜,也有她一直期盼和向外的东西。

  而这些以前对她来说紧闭的大门,就像她心甘情愿,充满激qing的张开双tui迎接安迪一样,全部都用红毯铺路,灯光闪耀的对她打开,任由她畅通无阻。

  而这一切,对于现在还属于美国上流社会的边缘家族来说,绝对是一次质的飞跃。

  安迪能够理解CP为什么会出来参选,当一位快70岁的老人,被在大庭广众,名流汇聚的宴会上,被总统用冷嘲热讽的语气调侃嘲笑,全场名流和记者的哄笑声,都会让他憋着一股气来为那场羞辱还以颜色。。。(无论cp多么混蛋,至少恶魔看到奥黑牛被总统继任者cp坐在一起的打脸场景,真心觉着这个老家伙真的是很牛逼!)

  卧室里灯光昏黄,大创上更是一片凌乱,无论是床单还是被子都变得无比的纠结。

  嗡嗡——

  听到了一边柜子上的手机嗡鸣,还没有睡着的安迪睁开了双眼,小心翼翼的把蜷缩在自己怀里,昏睡的伊凡娜挪动了一下,掀开被子,从地毯上拿起睡袍穿上,拿起手机看了看来显,有些心虚的看了眼昏睡中的伊凡娜,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卧室。

  对于晚间的大战,安迪对于完全玩疯了的伊凡娜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怜惜,虽然是自己的正牌女友,但是对于她今天的有意识的踏足他的私人领地,安迪还是有点不快的,自然会狠狠地鞭笞,教训她。

  小品之制,当逊于大品。

  慢慢关上房门,隔绝了惨烈狼藉的战场,安迪双手合紧睡袍衣襟,一边穿过走廊,推门进了书房,接着手机的灯光打开台灯,一边开始回拨电话。

  “亲爱的,现在都11点半了,你怎么还没有睡觉?”电话一接通,安迪就柔声询问道。

  “我睡不着,你能过来吗。。。”

  听到大塞皇有点低落的柔弱声音,安迪苦笑着狂翻白眼,这尼玛是要玩自己啊,“亲爱的,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知道的,这样会让我。。。喂?喂。。。”

  安迪一脸苦逼的便秘表情看着手机,话还没说几句,就被挂断了,咳咳,重新拨打了回去,马上就被接了起来,安迪不由再次苦笑,“亲爱的,别让我为难。。。”

  “。。。我睡不着。。。”

  手机听筒里的声音有点杂音,安迪猜到可能是塞皇打开了免提,又是一阵苦笑,这位美艳冷傲的大影后终归还是个女人,对于那股浓浓的醋意,安迪隔着手机就能闻到,这是要折腾自己啊。

  “好吧,你现在闭上眼睛,慢慢的调整呼吸,要均匀。。。Quéharássólounahistoriamás,Quéharésinotevuelvoaver,Oh,oh。。。。。。”

  侧身枕在枕头上,闭起双眼,听到免提手机中穿出安迪低沉而带有磁性的歌声,美艳的俏脸上,两边的唇角上翘,露出迷人的微笑。

  对于安迪说是写给她的这首荷兰语和西班牙语双语的歌曲《夜幕降临/六点钟前》她非常的喜欢,不仅仅是因为动听,歌词写的也是那么贴切。

  安迪为了讨好自己的女人,也算是煞费苦心了,本来一首西语歌曲,他为了大塞皇高兴,重新填了荷兰语,虽然他的荷兰语有点差劲,不过在塞皇的热情幸福的帮助下,圆满的完成了填词。

  当然,效果也非常不错,好听的不要不要的,安迪也想过把它录制出来,可惜他终归不是夏奇拉那种天后,不过塞皇对这首歌却是非常满意,也最喜欢安迪搂着她在她耳边低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