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900章 你老叔来了

第900章 你老叔来了

  周遭不知道有多少路人瞧着呢,就没见过像刘芒那么霸气的主,这货也太牛叉了点儿,竟然那么狠。

  大金牙一伙现在没几个还浑身完好的,大金牙虽然没伤着,但吓着了,腿肚子一直在哆嗦着。

  他很想逃跑,但两条腿哪里跑得过四个轮子,深怕他一跑,刘芒就开车撞过来,要了他的命。

  现在也就只能硬扛着了,爆出胡强的名号拉埃吓唬刘芒,希望能吓住这家伙。

  卢梦瑶的电话已经结束了,刘芒全都听着呢,不过他现在不关心那些,而是关心起怀里的大美人儿吴美芳。

  没人比刘芒更清楚,江南市的美女真的很多很多,别人他都可以追,可以泡,可以弄上床去,可以娶回家,可以让她们给自己生孩子,享用她们火热的身体,享用她们的柔情和蜜意。

  唯独吴美芳不行,因为她是卢梦瑶的美丽妈妈来着。

  就算她再漂亮,自己也不能对她下手,绝对不能。

  不然的话,和卢梦瑶铁定吹了。

  卢梦瑶虽然可以容忍他有别的女人,默许了他贪心不足,但绝不可能大度到妈妈都让给刘芒。

  刘芒太清楚这一点了,所以他也从来没打算对吴美芳下手。

  可是这个女人真的是太美艳了点儿,第一次见到她就觉得迷人。

  之后送给她九莲丹,今天又让她用了师娘给的美容秘药来美容,整个人变得年轻太多太多,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出头的熟女。

  而且她最近心态也变得年轻了许多,懂得打扮自己了,今天穿着的衣服更是漂亮性感,把她的好身材完全给衬托出来。

  经过岁月洗礼,经过风雨沧桑,还能保持美丽的女人真的不多见,更别提像她那么绝美的熟女,不知道能让多少男人恨不得把她娶回家。

  更让刘芒着魔的是,她现在就坐在自己的怀里面,因为紧张死死的抱紧了自己。

  隔着几层布料,刘芒清楚的感觉到她有多温润。

  明明不能碰触,偏偏她却在自己怀里,散发着芬芳,散发着让人垂涎欲滴的味道,刘芒就像是被架在了火上面不断的被炙烤。

  就像是一个贪吃的家伙,在他肚子饿的饥肠辘辘的时候,在他的面前放了一只刚出炉,烤的外焦里嫩色泽焦黄,还滴着热油,散发浓郁肉香的鸡腿。

  他很想吃,但那只鸡腿是属于别人的,他要是下口的话,虽然一时间会很开心,但麻烦绝对多多。

  刘芒可不想失去卢梦瑶,卢梦瑶是他的女朋友,他未来的妻子,才不要因为别的什么事情失去这个有点娇蛮,但让他喜欢的不得了的女人。

  不仅刘芒的内心无比纠结,吴美芳的小心肝同样是,她孀居那么多年了,一直不允许任何男人走进她的生命里,更不许有男人触碰她从没有被亡夫之外的第二个男人碰触过的身体。

  每当午夜梦回的时候,吴美芳枕边就只有孤独和寂寞而已。

  表面上坚强,可是她不知道曾经多少次哭泣着醒来。

  她也是女人,一个成熟性感的女人,也想有男人的陪伴。

  可惜心爱的丈夫早已经去世了,留下她和卢梦瑶两个人孤儿寡母的相依为命。

  她也曾经考虑过要不要再找一个,但矜持,和卢梦瑶的抵触,让她打消了那个主意。

  那么多年下来了,她以为早就习惯了寂寞,但没人比她的身体更清楚,她不想继续孤独,不想一辈子孤零零的度过。

  现在在刘芒的怀里面,吴美芳的心跳的好快,真的跳的好快好快,就像是要跳出心口似得。

  她的身体很怪,变得越来越柔软,仿佛没了骨头似得,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体内一股股火焰蹿了出来。

  身为成熟的女人,吴美芳很清楚发生了什么,她羞耻极了,想赶紧逃离刘芒的怀抱,变回那个矜持的寡妇,可是身体太酸软,她根本办不到。

  吴美芳的变化,刘芒清楚的发现了,知道再继续那么下去绝对不是办法,就算再舍不得,也只能托着吴美芳把她抱起,放到了卢梦瑶的怀里去。

  卢梦瑶正想臭骂刘芒一顿,大声的警告他别动歪脑筋,不该下手的女人千万别下手。

  现在倒好,刘芒竟然主动把吴美芳送过来,让她有点儿意外。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证明他还没那么坏。

  刘芒心情复杂极了,干脆不去想那些,把目光投向了车子外面去,瞄向大金牙,什么也不说,就用促狭的目光的盯着他。

  大金牙已经爬了起来,但没敢逃走,被刘芒看的心里毛毛的,嘴上倒是硬气,“你小子别以为这件事情能就那么了了,我老叔可不是一般人,信不信我一通电话,能让你死都没处死去!”

  刘芒笑眯眯道:“口气倒是不小嘛。那我就等着瞧瞧,你怎么让你老叔胡局长整死我了。哦,对了,你也不用打电话,我老婆之前已经替你打了,千万别谢我们,谁叫我们都是好人来着。”

  大金牙很想说一句好尼玛了隔壁,他就没见过比刘芒这货还狠的人,这货真是太厉害了。

  早知道他那么厉害,大金牙说什么也不敢招惹他。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得相伴应付才行。

  想跑吧,不敢,怕刘芒追上把他撞飞。

  留下来吧,不是个事儿,谁知道待会儿会发生点什么。

  就在大金牙左右为难的时候,几辆警车到了,陆续下来十多个警察,来到了现场。

  为首一个,正是江南市市局局长胡强,看到现场之后吃了一惊,等瞧见刘芒,大步走过去,“这不是小刘嘛,出了什么事儿?”

  刘芒已经下了车,装无辜,装可怜,一副刚被摧残过的花朵似得,苦着脸道:“还能有什么事儿啊,不都是胡局长您亲戚的事儿嘛,害得我别提多惨,你瞧我的车子都被弄烂成什么样儿了,你瞧那儿,车漆都花了一块。”

  胡强瞄着刘芒的车子,还真是没见哪里怎么样了,“我亲戚的事儿?我哪门子的亲戚?”

  “还能有谁,不就是他咯。”刘芒指向了大金牙,“这位可是自称你大侄来着,胡局长你总不会不认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