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864章 肯定是那个贱婊的错

第864章 肯定是那个贱婊的错

  刘芒之前是挺开心的,现在面对着杀气腾腾的胧月,就头疼了起来。

  说起来都怪李雪娘那个风情万种的狐媚子,你当时变谁不好,偏偏要变成胧月的样子。

  现在好了,人家知道那件事情,气的抓狂要杀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应付才好。

  胧月说道:“你别不吱声,赶紧给我个解释,你为什么要那么编排我?”

  “我编排你?”刘芒怎么不记得,有那么一回事儿。

  “你还装傻是吧,那我让你死个明白。是不是你放出消息,说我和你大白天的,就去一条小巷子里面偷情?”

  胧月咬牙切齿说着,她今天本来心情还不错的,谁知道一阵风言风语传到了她的耳朵里面。

  那段风言风语是和她有关系的,说的别提多难听。

  说什么她胧月清纯只不过是装出来的,内心别提多淫0贱。

  以前啊,是伪装的好。

  这不,青云仙门刚有了少门主,她就现出了原形,抢着去倒贴,硬是倒贴了少门主。

  还说什么她别提多不要脸了,大白天的就饥渴难耐,硬是在大街上拉少门主去了一条小巷子里面偷情。

  那个嚼舌根的就像是亲眼看到似得,连两个人在小巷子里面啪啪啪多久,她被刘芒解锁了多少姿势,用什么羞人的方法取悦刘芒都说的清清楚楚。

  而且还提到她特不要脸,完全吃不够似得,一次次缠着刘芒,差点让刘芒虚脱。

  还说什么后来她总算是放过了刘芒,之后又因为刘芒的事情,和独孤皎月在大街上争风吃醋来着,当着大街上,就说刘芒是他的男人,不许独孤皎月靠近之类的。

  胧月当时那叫一个气,什么她不要脸倒贴刘芒,什么饥渴的拉他进小巷子偷情,什么她在小巷子里面跪在刘芒的脚边,用嘴给刘芒……简直把她给气炸了。

  被人造谣,胧月当然不能忍了,把嚼舌根的家伙给狠狠收拾了一顿,结果问出消息似乎是从刘芒这里传来的。

  所以她呢,就急着来找刘芒麻烦了,说什么也不能忍了这货。

  胧月接着说道:“你别装傻,是不是你编排我,说我和你有一腿的?”

  刘芒听着怎么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呢,真的很不对劲来着,“我编排和你有一腿?”

  “你还装傻呢,现在宗门里面传的沸沸扬扬的,都说我不要脸,特下贱,你一成为少门主,我就急不可耐的去勾引你,倒贴你,还和你,和你。”

  下面的话胧月说不出口了,太羞人了点儿,她胧月怎么可能和刘芒去什么小巷子啪啪啪,可恶!

  刘芒闻言哈哈笑了起来,他还以为李雪娘扮她模样和自己欢好的事情被发现,原来只不过是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而已。

  说起来也难怪了,毕竟当时他和李雪娘从小巷子里面出来,又遇到独孤皎月的事情是在大街上,多少双眼睛瞧着呢。

  “你还笑,有那么好笑吗?”胧月火大极了,我一个大姑娘的名节被弄成这样,你还笑,“你是不是真的想死,再笑我给你一剑让你死了得了!”

  “那么激动干什么。”刘芒握住胧月的长剑推开,大咧咧到一边拉过椅子坐下,“我觉得吧,你应该是误会我了。”

  “我误会你?”

  刘芒说道:“是啊,你肯定是误会我了。你瞧我,真要是对你有兴趣的话,直接追你不就好了,至于传那种什么谣言嘛。再说了,传那种谣言,又有什么用,对我能有什么好处?”

  胧月冷静的想一想,似乎真是那么回事儿,“不是你,那是什么人编排我?谁那么可恨,竟然编排我那种事情,把我的脸给丢的一干二净的。”

  “那我怎么知道,你有什么仇家,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刘芒可没打算把实情给说出来,不然的话以胧月的脾气,还不一剑宰了自己。

  说起来真是人不可貌相,这个女人表面上水一样温柔,没想到竟然那么粗暴来着。

  美女凶猛还真是没说错,有些美女表面娇滴滴一副柔弱样儿,内心狂野着呢,不仅在床上,别的地方更是凶猛的很。

  冷不丁的,刘芒忍不住又想起之前李雪娘幻化成胧月的样子,在自己怀中承欢的样儿,再看着胧月,鼻血都快窜出来了。

  刘芒的目光,胧月没注意到,她在猜想到底是谁编排她。

  想来想去就想到一个人,“独孤皎月!对,一定是她没错。好你个独孤皎月,竟然那么编排我,真的是太可恶了!”

  “你说谁,你说独孤皎月?”

  “除了她还会有谁?独孤皎月和我各方面条件都很接近,仙门弟子老拿我和她比较。我是不在乎什么,可是她那个人度量太小了点儿,老看我不顺眼,时不时的就找一下我的麻烦。这次竟然有人编排我和你有一腿,除了她,还会有什么人?”

  胧月越说越觉得有可能,青云仙门里面的普通弟子,就算敢在背后编排她的坏话,也不敢编排那么离谱的。

  竟然直接说她很不要脸的去倒贴刘芒,还在小巷子偷情,太离谱了,一半弟子哪里敢,他们不怕被自己宰了?

  不怕她胧月的,也就是长老以上的了。

  十大长老里面,最无聊,最讨厌她的,除了独孤皎月还有谁。

  想来想去,胧月认定了独孤皎月,“肯定是那个女人,虽然长了一副好脸,但没想到心肠竟然那么坏,一肚子坏水。”

  刘芒一直竖着耳朵听着呢,胧月竟然赖到独孤皎月头上了,这个女人还真是会赖人,“你觉得,你会不会是想多了,我觉得这件事情和她应该没关系的。”

  “你怎么知道和她没关系?”

  刘芒当然知道了,但不好说出来,“总之我觉得她不像是那样的人,你肯定是误会她了。”

  “哟。”胧月挑了下眉头,促狭的笑了起来,半眯着眼睛瞅着刘芒的脸蛋,“你和她很熟嘛,竟然那么维护她,该不会,你也被她那张脸蛋给迷住了?我告诉你,她虽然长了一张好脸,可惜对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就算是你少门主也别想追到她,还是死了这条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