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863章 美女先把那玩意挪开

第863章 美女先把那玩意挪开

  在独孤皎月家里吃过午餐,刘芒才离开。

  本来刘芒是想在独孤皎月的家里面呆个一天的,可是独孤皎月害怕再被他使坏,说什么也不让他留下,急着把他给撵出去。

  打发刘芒走人,独孤皎月来到自己的房间里,看着镜子里面的人儿。

  虽然一副生气的模样,但肌肤和气色真的好好哦。

  都说男人是女人最好的护肤品,以前独孤皎月还不怎么信,现在不信也不行了。

  回想起之前在小树林里面和花园里面的私密事儿,独孤皎月的美丽脸蛋上浮现了两朵娇羞的红霞。

  刘芒那个混蛋,真是太坏了点儿,他当自己是什么人了,最最下贱的*女,可以随便他玩弄?

  真是的,以后他想再那么容易得手,想都不要想。

  要是刘芒下次再想使坏,独孤皎月暗暗的发誓,一定要让他尝尝自己的厉害。

  哪怕抵挡不住他,以后也一定不能让他那么轻易的得手。

  正胡思乱想着,独孤皎月忽然看到了脖子上有几个鲜红的吻痕,娇声啐道:“小混蛋你真是太混蛋了,这叫我怎么出去见人?”

  刘芒还没离开独孤皎月的家多远呢,冷不丁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子,揉着鼻子念叨着,是谁在背后嘀咕他呢。

  看着两边的房子,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回想起之前在独孤皎月家里花园的情形,刘芒暗道青云仙门真是太棒了。

  这次来青云仙门,本来就是给花蕊找一个安全的藏身地方,免得被秦妖娆给抓到。

  现在好了,不仅花蕊安全了,他刘芒还新认了一个超级给力的美女师父,更阴差阳错的和独孤皎月那个大美人儿有了点不清不楚的关系。

  再看路边那些人,大都用敬畏的目光盯着自己瞧,几乎都在仰视着自己。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非常的不错,难怪那么多人想当人上人呢。

  刘芒很有点儿飘飘然的感觉,但他也清楚,那些家伙之所以仰视他,无非是因为独孤梦的存在。

  因为他刘芒是独孤梦的徒弟,是独孤梦立下的少门主。

  要是没了独孤梦的庇护,别说那么风光,洛南天早要了他的命。

  刘芒知道师父再强悍,到最后也还得靠自己,谁叫这个世界,实力就是一切。

  刘芒正分心想事情,一个人影挡在了他的面前,清脆动听的嗓音传来:“一个人散步,少门主真是好雅兴。”

  刘芒这才发现,原来是胧月来了。

  这个古典美人儿,今天穿着一条绛紫色的古代长裙,腰间缠着一条镶金边的束带,悬着一把宝剑,秀发盘成高高的发髻,整个人看起来比昨天还要漂亮的多。

  清爽的脸上,似乎有了一点变化,嘴唇变得更加的红润,似乎是涂抹了胭脂。

  不管刘芒怎么看,面前的女人气质都非常的特别,那副古典美人的气息,在刘芒的记忆里面,没有任何女人能比得了。

  也难怪青云仙门的人,把她和独孤皎月放到一起,称呼两个人为二月仙子呢。

  乍一看,这个女人真的像是坠入凡尘的仙子般美艳。

  看着看着,刘芒的心思不妙了起来。

  之前李雪娘可是幻化成了面前女人的样子,和他欢好来着。

  虽然是李雪娘,但面貌是胧月,当时的感觉,就好像真的和胧月在放纵似得。

  现在面对真正的胧月,刘芒有深深的负罪感,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似得。

  除了负罪感,还隐隐的有点儿兴奋,看着面前这个女人火热的身体,就好像真的曾经任由自己在她身上驰骋似得。

  胧月发现刘芒的眼神特古怪,复杂极了,让她完全看不懂,“少门主你怎么了,还是我有什么古怪?”

  刘芒这才回过神,挠了挠后脑勺嘿嘿笑道:“没,没什么,我很好,你也很好。说起来真是巧啊,我们那么快又遇到了。”

  胧月抬起一只小手掩住嘴角轻笑了几声,笑语说道:“要是我告诉少门主你,我是特意来找你的呢?”

  刘芒看的有点儿眼直,这个女人那么一个小动作,轻笑了几声而已,别提多妩媚,多撩人了,可是她偏偏一副清纯的不能再清纯的样儿。

  那种感觉,她的妩媚是从骨子里面透出来似得。

  刘芒不知道胧月平时就这样,还是只在他面前这样,反正这个女人真的很诱人。

  那么漂亮的女人,青云仙门的男人都瞎了眼吗,竟然不把她给追到手,还让她单身,真的是太浪费了。

  面对着这样一个大美人儿,换一个男人,也许都看傻了眼,刘芒虽然也惊艳,但远没到傻眼的地步,笑呵呵说道:“不知道胧长老找我什么事儿?”

  “你是少主,叫叫我胧月就可以了,长老就免了吧。再说了。”胧月握住一缕发丝,轻摇腰肢,晃着身体低声道:“我有那么老吗?”

  “怎么会呢。”

  这下子刘芒清楚了,胧月绝对是刻意的。

  难怪打扮的那么漂亮,还穿着那么惹眼的衣服,原来就是故意想在自己面前留下个好印象呢。

  至于她有没有打别的什么主意,刘芒就不清楚了。

  瞧着胧月的模样儿,刘芒倒是挺乐意她有点儿小想法的,“不知道胧长老找我有什么事儿?”

  胧月道:“是有一点事儿,少门主请跟我来,我们找个地方谈。”

  刘芒想也没想就跟上了,一直跟着胧月,来到了家茶楼。

  等进了一间包间,门刚关上,一道冷森的寒芒闪过,胧月腰间宝剑出手,架在了刘芒的脖子上。

  之前那副和气的样儿不见了,胧月的眼底满是杀气,死盯着刘芒不放,咬牙道:“少门主啊少门主,你说我该怎么收拾你?”

  “你先消消气,把那玩意挪开,有什么事儿我们慢慢谈。”刘芒面对杀气腾腾的胧月,他就纳闷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你想慢慢谈是吧,好,我们就慢慢谈!”胧月不仅没把剑挪开,反而剑锋离刘芒脖子更近了,“给我个解释!”

  “解释?”刘芒多冤枉啊,什么解释啊,哥哥我做错什么了?难不成,让李雪娘扮做她的样子欢好的事情,被她给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