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783章 竟然连禽兽都不如

第783章 竟然连禽兽都不如

  孙艳很快也发现了了凡在偷看,赶紧儿把刘芒推开,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刘芒一脸无奈,眼看着要得手了,突然间蹦跶出个和尚玩偷看,这叫怎么回事儿。

  见没有好戏看了,了凡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贫僧其实还在睡觉,两位请继续,继续。”

  面对这种逗比和尚,刘芒差点吐血。

  我好不容易在抓住机会推到孙艳,你倒好,大半夜的睡觉不好吗,非在这里当电灯泡?

  好不容易来的机会,就这样被你搅合了。

  错过了这次,还不定有没有下次呢!

  春宵一刻被搅合,刘芒很想臭骂了凡一顿,你丫太可恨了啊。

  就在刘芒头疼的时候,了凡笑了起来,“刘施主你先别忙着生气,我这也是没办法,谁叫孤零零一个人,晚上当然睡不安稳。要不这样,我给你诵经祝福你,祝你早生贵子。”

  刘芒更不爽了,你丫不搅合,说不定我十个月就抱孙艳生的胖娃娃了,还用你念什么多子经?

  刘芒道:“行了,大半夜的,别人都在睡觉呢,你就别念什么经了,多睡会儿觉,别搅合别人。”

  了凡一点愧疚都没有,笑眯眯的盯着刘芒,又来了句阿弥陀佛。

  刘芒开了一晚上的夜车,一直没睡觉,现在都是下半夜了,实在是有点儿困。

  伸了个懒腰,刘芒脱掉鞋子,把孙艳往里面挪了挪,也躺在了最后排,两个人并排躺在一起睡觉。

  孙艳察觉到刘芒的动作,想拒绝他,想撵他走开,不让他抱着自己一起睡。

  可是一想到刚才都差点被刘芒吃了,现在撵他走开,似乎有点儿太矫情,干脆顺着他了。

  很快孙艳又担心起来,刘芒这货那么坏,他会不会趁机再占自己的便宜?

  这种情形下,不就等于那种特别羞人的,什么,后背……位来着嘛,他真的要下手,就自己身上那条薄薄的裙子和内内,哪里能阻止的了他?

  身为一个成熟的女人,特别是身为狐媚子,孙艳也渴望男人强壮的怀抱。

  可是她早就打定主意,这辈子不会再让别的男人碰触了。

  偏偏刘芒那么强势的出现,今天竟然想把她给吃掉。

  刚才要不是了凡,刘芒肯定已经得手了。

  现在他抱着自己,真的睡着了吗,他会不会只是想等了凡那货睡着,再对自己下手?

  要是他真的下手,到时候该怎么抵抗他?

  一个女人被男人拥在怀里,还是背对着男人的,这种情形似乎男人想做点儿什么,女人根本就抵抗不了。

  明明发誓,一辈子不被别的男人碰,一辈子为亡夫守节,哪怕每个夜晚都空虚寂寞冷,午夜梦回不知道多少次想男人想的发狂,也守了那么多年。

  不行,待会儿刘芒真要下手的时候,一定要抵抗他。

  就算明知道抵抗不了,也还是要抵抗。

  就算最后抵抗不了,被他给得手了,也不能顺从他。

  孙艳就那么胡思乱想着,一直静静的等啊等。

  十分钟过去了,刘芒还没下手,孙艳多少有点庆幸。

  半个小时过去了,孙艳有点烦恼。

  一个小时过去了,孙艳特别幽怨,刘芒你倒是动手啊,我等着你动手,好抵抗你呢,你怎么就不动手呢。

  你知不知道一个空虚寂寞冷的女人被你抱在怀里面,体温早就升高了,恨不得你立即下手呢。

  你倒好,竟然足足一个小时都没动静。

  难不成,你还想让我主动吗?

  你可恶,太可恶了,身为一个男人,竟然想要自己一个寡妇拉下脸来对你主动,你怎么可以这样。

  孙艳最后实在是忍不了了,一群瞌睡虫袭来,沉沉的睡了过去。

  刘芒早就睡着了,他做了个美梦来着,就在孙艳的家里,当着孙艳丈夫的遗像,吻遍了孙艳的全身,把她的那点儿矜持剥的干干净净,火热的纠缠在一起。

  刘芒很清楚孙艳的心里面只有她死去的丈夫,可是他偏偏下手了,不顾一切的把孙艳给弄到手,让她变成了自己的女人。

  她的心属于她死去的丈夫,没关系,她的身体属于自己就行了。

  在梦里,当着丈夫遗像的面,孙艳羞愧极了,不住的求饶,想刘芒放过她,不要在玩弄她的身体,不要继续羞辱她。

  可是刘芒偏偏不停手,一次次的和这个美丽的寡妇纠缠在一起。

  变态似得,孙艳越痛苦,他就越兴奋,恨不得折磨这个美丽的女人几天几夜。

  最后孙艳的求饶声停止了,刘芒觉得奇怪,仔细一看,孙艳竟然变成了秦妖娆那个妖妇来着。

  刘芒吓得拔腿就跑,和秦妖娆那样的女人,太倒胃口了。

  秦妖娆哪里肯放他走,化作几只狐狸追上他,死命的把他扑倒,按在了地上,“小帅哥,被我看上的男人,没有能逃得过去的,今天终于被我抓到你了,我要你知道我才是世界上最最漂亮的女人,我才是世界上最最懂得让男人快乐的女人。你别抵抗,因为你抵抗也没用,来,姐姐我让做我第三千六百零一个男人……”

  紧接着,刘芒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下意识的推过去,“滚,你给我滚开!”

  蓦然间,刘芒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秦妖娆那个饥渴到不行的妖妇不见了,他还躺在座椅上,孙艳就在他面前,正幽怨的瞄着他。

  刘芒仔细再看了一下,他的两只手,似乎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一握软绵绵的,也难怪孙艳那么幽怨了。

  孙艳轻轻拍了下刘芒的手,娇声道:“让我滚开,干嘛还抓着不放,快点放开啦。”

  刘芒这才悻悻的收回手来,看向车窗外,都已经快天亮了。

  冷不丁的,孙艳一脚踹了过去,想把刘芒给踹到座椅下面。

  刘芒反应特别快,轻松握住了孙艳的小脚,瞄着孙艳白花花的胸口,“孙艳姐你这是怎么了,至于那么生气?我不就是摸了一下你的肩膀嘛,又不是摸了你的胸。”

  “我生气又不是因为那个,而是因为你连禽兽都不如!”孙艳飞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给刘芒,可恶的家伙,你昨晚上要是对我下手就是禽兽,可是你竟然只顾睡觉不下手,不是禽兽不如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