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776章 最最下贱的女人

第776章 最最下贱的女人

  一百四,一百六,车速不断的飙升,可是再快,也没能快过狐踪术。

  秦妖娆放出的几只幻狐划过天际,轻松追上了车子,落到了前挡风玻璃外。

  几只幻狐渐渐融合,幻化成了一个女人的样子,一个有着火热身材的大美人儿。

  人虽然美,却满面都是戾气,凶恶的眼神扫了刘芒一眼,就瞄向了坐在后排的花蕊,“果然是圣女,终于被我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花蕊虽然看不到,却听到了声音,吓得脸色惨白,赶紧躲到刘芒背后去,“那是什么?”

  孙艳快语道:“不用怕,只是秦妖娆用狐踪术,短暂的幻化她的身形而已,对我们没威胁。”

  秦妖娆瞄向了孙艳,“孙艳啊孙艳,当年你带着圣女逃走,让我找了那么多年。今天总算是找到你了,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滋味。”

  边说着,秦妖娆探头伸进了车子里面。

  她只是幻化的形体,轻松穿过了车窗玻璃,脸都几乎贴着孙艳的脸。

  孙艳的手在微微的颤抖,身为北疆狐族的狐媚子,她太清楚族长秦妖娆的实力了。

  秦妖娆看似娇美如花,只不过一个三十出头的美妇,实际上年纪早就过百岁了。

  一直以来,北疆狐族都认为,她的实力早就已经跨入了圣境了。

  孙艳只不过是脱凡境的玄门子弟,和拥有圣境的秦妖娆一比,就差的太远太远了。

  那么多年来,秦妖娆都是索绕在孙艳心头的梦魇,是她最最畏惧的存现。

  虽然知道面前的不是秦妖娆的本体,但直面她,孙艳还是畏惧到了极点。

  孙艳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刘芒开口了,“口气倒是不小,可惜有我在,你谁也动不了!只要我刘芒还有一口气在,你别想动花蕊和孙姐一根毫毛!”

  刘芒说完,一拳头打向了秦妖娆。

  刘芒一拳头下去,秦妖娆被打的粉碎,化作一团烟雾涌出了车外,可惜没有被封吹散,而是重新凝聚起来。

  再次幻化原貌,秦妖娆在车外死盯着刘芒,“你好大的胆子,明知道我是北疆狐族的族长,竟然还敢冒犯我。还好你长得帅气,又那么强壮,姐姐我不会生气的。等找到你,我会让你尝尝什么才叫做女人,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极乐的滋味,我会好好的宠爱你的,让你快乐的想死掉。”

  刘芒怒道:“臭女人,小爷身边女人多的是呢,谁稀罕你这样不知道几百几千个男人玩弄过的破烂货!”

  “真是被你猜中了,我这一生经历的男人,没一千,也有八百了,我绝对是你嘴里面说的破烂货。但你要知道,女人经验多了,才更妩媚,更水灵,更懂得让男人开心。我比任何的女人更会伺候男人,能让男人享受极乐。我可以像你保证,和我在一起,你会再也不想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因为她们根本就没办法再满足你了。小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告诉姐姐我,姐姐很快就去疼爱你……”

  秦妖娆风0骚极了,不断的撩拨着刘芒,不仅说话.

  还挺着一对超级饱满的胸脯子,上半身探进了车子里面,嘟着嘴唇,摆出一副极致的娇媚样儿勾刘芒。

  刘芒很清楚秦妖娆这货在搞什么鬼,她只不过是想阻挡自己的视线,和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而已。

  在那么高的车速下分心的话,一不小心就是天大的事情。

  刘芒完全无视了秦妖娆,甚至连打碎她都不去做,尽量不听不看不想,视秦妖娆为无物,专心开车。

  见刘芒不为所动,秦妖娆轻笑了起来,“干嘛装看不到我嘛,我不信这个世界上,有男人可以无视我秦妖娆的。我可是北疆狐族的狐媚子,最最撩人,最最懂得讨男人喜欢的狐媚子,十足的荡0妇,不知道曾经多少次在男人怀中承欢。我玩弄过的男人起码上千个,欢好的次数至少数万次,在世人眼中是最最下贱的女人,你好像也那么觉得。可是也就是我这样的女人,才最最懂得男人的喜好,才最懂得伺候男人,你那么精壮,难道不想尝试一下下?我可以保证,你绝对可以喜欢上我的……”

  秦妖娆就在刘芒的面前搔首弄姿,一直晃着火热的身体,甚至完全钻进了车里面,就坐在刘芒的怀里,火热的身体,娇媚的眼神,撩人的话语,还有那从灵魂深处流露出来的魅惑,一直在考验刘芒的定力。

  刘芒更是不听不看不想,不住在心里默念清心寡欲,想专心开车,可是想清静下来,似乎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你瞧你,那么的精壮,身上有着一种很讨女人喜欢的不羁样儿,以我的眼光,你肯定是个坏男人。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女人最最没办法招架坏男人,你身边的女人肯定不少。可是你见过我那么放0荡的女人吗,你见过比我会讨人喜欢的恶女人吗,瞧我的身体,多棒,多漂亮,你见过比我的身材还好的女人吗?难道你不想和我上床,不想尝一下我的味道,不想体会一把极乐的滋味,我保证不会让你失望的,能让你快乐的忘掉别的任何女人……”

  刘芒很想臭骂秦妖娆一顿,让他滚蛋,但他知道动怒根本没用。

  什么狐踪术,肯定支持不了多久,只要忍一会儿就会过去了。

  刘芒忍得住,花蕊忍不住了。她虽然看不到秦妖娆,但听得到声音,“你走开,不许卖弄风骚,不许缠着刘芒,他不会看上你这样的女人的!”

  秦妖娆嗤嗤笑了起来,“谁说不会,你瞧他的心跳越来越快了,呼吸急促,身体肯定很烫,某个地方都快爆炸了,很显然对我已经有了反应。他的心里在抵抗我又能怎么样,身体是诚实的,他这具强壮的身体,想和我放纵。”

  刘芒烦透了秦妖娆这个可恶的女人,他承认自己定力不怎么样,被这个女人勾的躁动了起来,心里面烦躁极了,深怕一不小心就撞到别的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