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749章 暖脚俏丫鬟

第749章 暖脚俏丫鬟

  洛璃红着脸去铺床,说是铺床,床铺她早就整理好了。

  进了卧室,也就是把鞋子脱掉,往床上那么一躺,等待刘芒的到来。

  她要做的,就是陪刘芒过夜,陪伴他在他身边,到他的怀里,让他开心让他快乐,让他的夜晚不会寂寞,满足他的所有要求,哪怕是再羞人也得答应。

  说的好听点儿,是等着刘芒来宠幸她,夺走她的纯洁,把她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

  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等着刘芒过来,玩弄她的身体,把她当做玩物,用她娇小的身体一次次发泄最最原始的*******不是她想那么做,而是琳姐要求她那么做,琳姐的要求她没办法拒绝。

  洛璃自幼就是孤儿,小时后一直在流浪,过的很凄惨,翻过垃圾堆,捡过人家不要的剩饭,和野狗抢过吃的,小偷小摸,只要能填饱肚子什么都肯干。

  直到遇到琳姐,一切才改变,才有她今天。

  琳姐对她来说,不仅仅是主人,更是她最最仰慕,最最尊敬的人。

  既然琳姐有意让她当暖脚丫鬟,一起伺候刘芒那个男人,她就算可以拒绝,也不会拒绝的。

  前天夜晚的时候,在这张床上,没能等到刘芒,今天的话,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吧。

  待会儿他肯定就会进来,死命的扑到这张床上面,对自己使坏,一次次的玩弄自己的身体,就像他玩弄琳姐时那么粗鲁那么野蛮。

  洛璃羞的用枕头捂住了脑袋,不好,琳姐那么成熟,都招架不住刘芒那个坏蛋,换做她洛璃的话还得了。

  忽然间,房门被打开了,有脚步声传来。

  正胡思乱想的洛璃,一下紧张了起来。

  刘芒来了,肯定是刘芒进来了。

  那个粗鲁野蛮无赖可恶流氓的家伙,终于要来欺负自己了,终于要来玩弄自己了。

  洛璃很想逃走,但还是选择静静的躺在床上,静静的等待着。

  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到了床边,洛璃紧张的心跳都快停止了。

  她已经做好准备,等待着被刘芒给变得很糟糕,给刘芒变得很不妙的时刻到来。

  很快一双手伸了过来,一对可恶的手肆意的蹂躏洛璃的身体,让她羞耻极了。

  刘芒怎么可以那么坏呢,你先说几句情话,夸夸我不行吗,一上来就那么直接,太粗鲁了。

  “啧啧啧,你明明年纪不大点,怎么上围那么大,真不知道吃什么长的,太让人羡慕了……”

  一阵话语传来,洛璃傻眼了,压根不是刘芒的声音,而是……阮胜男!

  洛璃猛的把盖住脑袋的枕头挪开,坐在床边的,不是阮胜男又是谁,压根就不是刘芒那货!

  “呀!”的一声惊呼,洛璃推开阮胜男,坐起身死命向后退,一直退到后背贴着床头退无可退,“怎么会是你!”

  阮胜男坏坏道:“不是我,难道会是刘芒?洛璃妹妹你那么漂亮,被刘芒那样的坏男人糟蹋了多可惜。来,让姐姐我教你,什么才叫真正的快乐。”

  话音落下,阮胜男饥渴的舔着舌头,鞋子都不脱就上了床,盯着猎物似得盯着洛璃,缓缓的爬向她,“这个世界上,可不只是男人才能让女人快乐,女人也可以的……”

  “咳咳……”一阵轻咳声从门口传来,刘芒大步进了卧室,把阮胜男从床上提了下来,“我说美女,你打算对我家洛璃做什么?”

  刘芒竟然过来了,阮胜男悻悻道:“没,没什么,只是看她那么可爱,和她开开玩笑而已。”

  洛璃之前特担心刘芒会过来,现在刘芒来了,别提多开心,赶紧儿跳下床跑他背后去,“她想强推我,刚才还摸我的,我的,呜呜,反正她欺负我。”

  阮胜男道:“玩笑,只是玩笑啦,瞧洛璃妹妹你还当真了。你要是觉得我欺负你,大不了你也摸摸我嘛,我绝对不反抗哦。”

  洛璃撅起了小嘴,娇声嗔道:“我才不摸呢!”

  洛璃那副娇俏的模样儿,别提躲让阮胜男眼馋了,笑嘻嘻道:“瞧瞧我们家洛璃妹妹,还害羞了,真可爱,来让姐姐我亲亲,疼疼你。”

  洛璃吓得赶紧儿躲开阮胜男的目光,对比刘芒,这家伙才是最坏的坏鸟,一肚子都是坏水,太可恶了。

  刘芒道:“好了,胜男你别闹了,以后不许欺负洛璃。”

  洛璃对刘芒特感激,原来刘芒这货有时候也挺不错的嘛。

  可是没等洛璃感激多久,刘芒又补充了一下,“就算你想欺负她,也得等她做了我小媳妇再说。”

  洛璃眨巴了下眼睛,漂亮的眉毛眉毛皱了起来,她怎么觉得有点儿不大对劲呢。

  果然刘芒也不是好鸟,刚才觉得他还不错,只不过是错觉而已,“不理你们啦!”

  一想到要面对刘芒和阮胜男这对坏男坏女,洛璃实在是娇羞的不行,顾不上琳姐的吩咐,快步逃走了。

  目送洛璃离开,刘芒微微一笑,这个妹子还真是不禁吓唬。

  洛璃离开了,琳姐进了卧室,拿过长长的烟管塞上一锅烟丝,斜倚着床头吞云吐雾着,“说说那个樊江海的事情,刘芒你有什么打算?”

  刚才琳姐已经从刘芒嘴里听了具体经过,大体上也能猜到樊江海在打什么主意,该怎么决定,还是看刘芒的。

  “他无非想招揽我们,可惜我刘芒从来从来没想过给什么人当手下,他的如意算盘没那么容易打响。”刘芒的嘴角勾勒起一抹狡诈的笑意来,“不过倒是可以利用他,弄一点好处。”

  阮胜男道:“难怪有那么多人说你狡猾,你还真是够狡猾的,只是你要知道,入圣境的强者,可不是轻易能耍的了的。”

  琳姐道:“看样子,我们得定一个详细的计划才行了。”

  刘芒来到床边,直勾勾的盯着琳姐含着细细烟管的丰润红唇,“先别管那个老家伙了,长夜漫漫,我们是不是做点儿更有意思的事儿?”

  琳姐的小手挡住了刘芒强壮的胸膛,“不行,今晚上不行。坏蛋,住手啦,真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