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702章 有理也说不清了

第702章 有理也说不清了

  刘芒今天的心情特不错,刚和上官可儿那个大美人儿厮‘混’之后,这会儿美美的品着美酒,感觉好极了。

  ‘女’忍者呢,心情就没有那么美好了。

  她明明是来杀刘芒的,结果刘芒竟然跑这里喝酒,还要请她喝,一副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样子。

  她就不明白了,刘芒这货是脑袋秀逗了,还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女’忍者警惕的盯着刘芒,手一直紧握着刀柄,深怕刘芒有什么诡计。

  可是不管她怎么看,刘芒那货都只是在喝酒而已,好像真没在打什么主意。

  ‘女’忍者完全看不透刘芒,觉得这货太高深莫测了点儿。

  刘芒的腰向后,把‘腿’抬起来,搁在了茶几上面。

  就那么一个简单的动作而已,把‘女’忍者吓得刀子都‘抽’了出来。

  瞧见‘女’忍者那样儿,刘芒哈哈笑了起来,这货真是太逗了点儿,“你瞧瞧你,哪里像是来杀我的,好像是防着被我给宰掉似得。说起来你还是‘挺’有意思的,明明是个忍者,怎么愣是有着一副模特身材,就你这身材,还真是不错,不做模特可惜了。”

  ‘女’忍者被刘芒夸了几句,更捉‘摸’不透这货了,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啊,“你不用说那么多,我今天是来杀你的。要是识趣的话,我可以给你个痛快,不识趣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刘芒道:“想杀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凭你一个人,没可能杀的了我的。今天我心情好,就不和你计较了,不想喝酒就给我离开,以后也别在出现,因为我可不保证下一次你会那么好运。”

  刘芒完全没把‘女’忍者给放在眼里面,让‘女’忍者别提多火大,被轻视的感觉让她很不爽,单手握紧刀柄,刀尖指向了刘芒,“你好大的口气,难道以为我手上的这把刀子是摆设?”

  刘芒说道:“知道你那把刀不错,忍法也够厉害,但可惜你遇到的是我。给你机会让你走,最好立即给我离开,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也不介意半夜里面用另一种方式活动一下筋骨。”

  “你是我见过的人里面,口气最大的一个,既然你自认那么厉害,我就见识一下瞧瞧!”

  ‘女’忍者放出话,就要动手,这时候次卧的‘门’开了,孙‘艳’红跌跌撞撞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孙‘艳’红依旧醉醺醺的,看什么都是天旋地转,她身上衣服非常的零‘乱’,裙子更是直接穿反了。

  瞧见孙‘艳’红,‘女’忍者放弃对付刘芒,快步过去搀扶她,“夫人你怎么在这里?”

  孙‘艳’红踉跄摔倒在了‘女’忍者的怀里,‘迷’离的醉眼努力想看清她,可惜根本看不清,“你是谁?”

  ‘女’忍者遮住‘蒙’住脸的面纱,“我啊,是我。夫人你怎么在这里,还醉成这样?是不是他把你抓来,把你灌醉强暴了?”

  ‘女’忍者看着孙‘艳’红那凌‘乱’的衣服,酡红的脸蛋,满是杀气的目光投向了刘芒。

  刘芒多冤枉啊,我什么都没干好不好,“你的想象力能别那么丰富吗,我房间的大美人儿不比她漂亮,至于对她下手?”

  “那她为什么会在你这里,别说她不是你带来的,别说她不是你灌醉的!你快说,你对夫人到底怎么了,你是不是强暴了她?”

  刘芒说道:“你可别胡说八道,我和她真没什么。至于带她来这里,只是为了和她和解而已。我知道是她想杀我,所以和她谈了一些事情,让她把一些东西放下,就那么简单。你要是不信,等她醒了之后问她就好。

  对了,你只是她雇佣的杀手而已,至于那么关心她吗?难不成,你不仅仅只是她雇佣那么简单,你们两之前就是熟人?该不会,你是她的‘女’儿吧?”

  “夫人无儿无‘女’,我怎么会是她‘女’儿,至于我和她是什么关系,不用你‘操’心。”‘女’忍者把东洋刀‘插’回刀鞘,想把孙‘艳’红给托起来。

  她的手刚触碰到孙‘艳’红的屁股,孙‘艳’红痛呼了起来,“好痛,痛痛痛……”

  ‘女’忍者闻言赶紧把手挪开,愤怒的瞪着刘芒,“她都被你给玩‘弄’成这样了,你还说什么都没做。夫人那么柔弱一个‘女’人,你竟然那么粗暴的对她,你是男人吗?”

  一个‘女’人被男人玩‘弄’的痛苦不堪,可想而知孙‘艳’红之前被刘芒怎么样粗暴的折磨,‘女’忍者恨不得把刘芒给撕碎掉。

  看‘女’忍者那眼神,刘芒知道自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干脆不解释了,“你爱怎么想是你的事情,我管不着。你和她是熟人正好,送她回家去,让她好好睡一觉。等她醒了,劝她放一切都放下吧,过去的事情,毕竟都过去了,没必要一直纠结过去。”

  ‘女’忍者怒道:“你把她给玩了,还让她不追究,你觉得世上有那么好的事情?”

  孙‘艳’红‘迷’‘迷’糊糊的来了句:“谁把谁玩了?”

  “就是刘芒,他把夫人你给灌醉,把你给玩‘弄’了。难怪你想杀了他,那家伙真不是好人!”

  “刘芒把我玩‘弄’了?”孙‘艳’红忽然间清醒了一些,死盯着刘芒,“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恍惚间,孙‘艳’红回想起之前似乎见到了蓝清远。

  她太过‘激’动了,不顾一切的扑到蓝清远的怀里面,和蓝清远热‘吻’着,‘吻’的天旋地转。

  然后,然后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臀’部传来的痛楚,让孙‘艳’红意识到‘女’忍者所说的是真的,她可能真的在醉酒的时候,被刘芒给玩‘弄’了。

  也就是说,她‘迷’‘迷’糊糊见到的蓝清远,其实是刘芒,在她‘迷’糊的时候主动投进了刘芒的怀里,她那火热成熟‘性’感的身体便宜了刘芒,被刘芒给粗暴的占有,而且很可能不止一次。

  意识到可能发生了那种事情,孙‘艳’红的脑袋好‘乱’,但越来越清醒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刘芒,冲着‘女’忍者道:“带我离开,带我走。”

  ‘女’忍者死盯着刘芒,“我先杀了他,再送夫人你回家。”

  “不行,我刚才醉‘迷’糊了,天知道他有没有用保护措施。你杀了他,我要是有孩子怎么办?”

  “算你走运,但这件事情没完!”‘女’忍者撂下狠话,搀扶着孙‘艳’红快步离开。

  刘芒目送两人离开套房,别提多冤枉了,我就打她屁屁几十巴掌而已好不好,什么时候把她给推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