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699章 寂寞飞走吧

第699章 寂寞飞走吧

  上官可儿刚才匆匆忙忙的,忘了把卧室的门和浴室的门关上。

  忽然间客厅那里,传来一阵剧烈的啪啪啪声音。

  听到声音,上官可儿的脸蛋顿时就羞红了,赶紧跳起来,忙着去把浴室门给你关上,好歹是听不到声了。

  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已经烫的不行了。

  都怪刘芒,都怪他,真是太可恶了,自己还在这里呢,他竟然就忙着和那个熟女放纵。

  你们想要开心,去次卧不行嘛,那里床够软,不比沙发上面强?

  就算看不到,上官可儿也可以想得到,那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大美人熟女,现在正被刘芒缠着,在沙发上火热的纠缠着。

  恍惚间,上官可儿回想起半个多月前的那个夜晚,不就是在外面那套豪华沙发上面,被刘芒给玩弄了一晚上时间,在他怀里变成了真正的女人。

  现在倒好,躺在那里的,变成了另一个女人!

  上官可儿好恨,好恨刘芒,那个家伙分明只是把她当成玩物来着。

  她屈辱极了,明知道刘芒那么坏,为什么还要和他有那几个火热的夜晚呢。

  之前自己到底是中了什么迷药,才和刘芒有一腿的。

  是因为对萧圣铭的失望,想报复萧圣铭?

  还是因为自己空虚寂寞难耐?

  或者是,只是纯粹的被刘芒给骗了?

  上官可儿想不通,也想不明白,只觉得好委屈,真的好委屈。

  上官可儿的后背贴着冰冷的墙壁,慢慢的向下滑,最后背靠着墙壁坐在了地板上,双手抱着头,想哭,可是哭不出来。

  回想这二十多年的岁月,有开心,有不开心,而现在呢,就只剩下不开心了。

  上天给了她美貌,给了她财富,可是为什么没有快乐呢。

  要是可以的话,上官可儿宁愿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女孩,和普通的生活,可以普通的成长,普通的恋爱,普通的工作,普通的结婚。

  可惜那些对她来说,是奢望来着。

  她一点也不普通,貌美如花却有着男性恐惧症,而且是极端型的。

  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心爱的男朋友萧圣铭碰不了她,只能背着她和别的女人偷情,而且不只是一个。

  虽然嘴上说没关系,但实际上已经是她情人的刘芒,她自认不喜欢刘芒,可是刘芒却可以碰触她,甚至还把她给吃掉,两个人什么事情都做了,但她只是刘芒诸多女人里面的一个。

  就比如外面那个女人,虽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长得真的很漂亮,很美艳。

  年轻的漂亮女人多,但等到了她那个年纪,大多数已经变成黄脸婆或是肥婆,还能保持美貌和性感身材的又能有几个,那个熟女真的很极品。

  刘芒真是好运,竟然能得到她,也难怪那么猴急的,明知道自己在,还在客厅里面和那个女人放纵。

  刘芒是故意的,上官可儿断定是故意的,他肯定是故意那么做。

  前段时间自己和刘芒在客厅里面厮混,刘芒肯定也是故意的。

  “变态,禽兽,龌龊男,你去死啦!”上官可儿娇声痛骂刘芒,随手抓起一样东西丢到前面。

  忽然间浴室的房门开了,刘芒走了进来,额头差点儿被砸中,快手抓过来一看,“脱毛膏。”

  瞧见刘芒过来了,上官可儿有点儿傻眼,“你这次怎么那么快?”

  “什么那么快?”刘芒有点儿不明白。

  “还能有什么。”上官可儿气鼓鼓道,这个可恶的家伙,每次折腾自己,没个把小时都不停手,对别的女人下手,竟然那么怜惜,那么快就完事儿。

  忽然间上官可儿发现刘芒一个劲的盯着自己的身体看,这才发现身上什么都没穿呢。

  一声尖叫,上官可儿捂住了胸口,娇声啐道:“不许看,快点把眼睛挪开,不然我生气了!”

  刘芒不但没把眼睛挪开,反而坏笑着走过去,丢掉脱毛膏,把上官可儿拉了起来,给了她一个壁咚,“都老夫老妻了,至于吗?”

  “什么老夫老妻的,我和你才没那种关系呢,我们之间虽然有过几晚上,但充其量,也只不过是约了那个几次炮而已。”上官可儿越说越脸红,觉得丢脸极了,很想逃走,但最后硬着头皮道:“你别说一夜夫妻百夜恩,现在这个时代了,那种事情很寻常,每天不知道多少男男女女不知道彼此的名字,就知道个网名就在厮混。我和你,才谈不上什么夫妻,更没有夫妻情分。”

  “是吗?”刘芒嘴角已经勾勒起一抹坏到了骨子里面的邪魅笑意,眼神泛着一抹狡黠,那种目光像是能看透上官可儿的心。

  面对着这样的刘芒,上官可儿真的好有压力。

  她很清楚,她抵抗不了刘芒这个坏小子。

  要是能抵抗的了,之前就不会一步步的沦陷,被他给变成了真正的女人。

  都活坏男人是毒品,上官可儿不知道别的男人是不是,但刘芒绝对是。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实际上刘芒离开的这些天来,每一个晚上,她都空虚极了,怀念着刘芒的怀抱,恨不得他再出现在自己身边。

  现在刘芒又出现了,那么霸道的站在自己面前,上官可儿知道这一次也抵抗不了这个坏男人。

  用舌头湿润了一下嘴唇,刘芒吻向了上官可儿,他很清楚这个美人儿有多妩媚,很清楚和她在一起有多快乐。

  今晚上,这个女人依旧属于他刘芒。

  眼看着就要被刘芒给吻住了,上官可儿死命摇了摇头,斩钉截铁道:“不行!”

  刘芒捧起了上官可儿的脸蛋,“别告诉我,这些天来你不想我。”

  “才不想你,一点点也不想你!不要碰我,不许你用刚玩弄过别的女人的身体来玩弄我。去洗澡,不洗澡,你今天休想对我做什么……”

  上官可儿快语吼着,她明明想拒绝,想痛斥刘芒让他滚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话出口就完全变味儿了。

  刘芒哈哈一笑,拦腰抱起上官可儿,大步走向卧室那张大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