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655章 火热夜晚

第655章 火热夜晚

  刘芒和两个大美人儿进房间之后,很快传出恩恩爱爱的声音,云柔面露喜色,回了自己的房间去。

  白素素和伊拉贝娜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蹑手蹑脚的去刘芒的房间外,想偷看。

  气呼呼的卢梦瑶揪住了两个极品美少女的耳朵,“不许去。你们卢姐我今晚上特不爽,你们两个过来陪我解闷。”

  伊拉贝娜扮可怜,扮无辜,可怜兮兮道:“师娘不要啊,我可是冰清玉洁的一朵小花,不能被你给玷污的。”

  卢梦瑶没好气道:“你就算再清纯,遇到刘芒那货也变污了,今晚上你们谁也别想跑,都和我去斗地主玩儿。”

  “斗地主?”伊拉贝娜眨巴了下眼睛,“原来是那么回事儿呀,我还以为师娘你饥渴难耐,打算拿我和素素滚床单呢。”

  “滚床单,女人和女人怎么滚床单?还有,我什么时候饥渴难耐了?真是有其师父就有其徒弟,刘芒不是好鸟,收了个徒弟竟然也那么坏,看我今晚上怎么收拾你,我看饥渴难耐的手怎么收拾你。”

  卢梦瑶已经扬起手,打向了伊拉贝娜的屁屁,吓得伊拉贝娜赶紧儿逃开,“不要,不要啊,师娘饶了我嘛,大不了我下次不敢了啦,我再也不说你饥渴难耐,说你焚身总行了吧。”

  啪的一声脆响,很快在院子里面响起

  云柔已经回到了主卧室里面,刚进屋,蓝清远就把她给抱住了,吻向她的脸蛋。

  云柔用手挡住蓝清远胡子拉碴的毛嘴,娇嗔起来,“讨厌,都老夫老妻了,至于那么猴急?”

  “就是老夫老妻,才知道老婆你的好啊。老婆你瞧我们都很久没恩爱了,今天那么开心,不如就。”蓝清远边说着,边扯云柔身上的白裙,眼睛死盯着这个美丽丰腴的女人那饱满的前襟。

  云柔使劲拍开蓝清远的手,“你以前和那些女人鬼混,是不是也那么猴急,上来就扒裙子然后丢床上玩弄?”

  面对翻旧账的云柔,蓝清远有点儿无奈,“老婆你瞧你,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还提起来干嘛。”

  云柔道:“谁叫你以前那么风流,走到哪里,身边都是一群女人,比刘芒还要坏,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

  “那不是遇到老婆你以前的事情嘛,遇到你之后,我早就改了,在没有和那些女人有什么。为了你,我可是背负了多少年负心汉的骂名,老婆你就不明白我对你的苦心?”

  “你没和她们再有什么,还不是因为被了绑在刘家村这里,就算你没和她们再生什么,心里面肯定也有她们。”

  蓝清远道:“绝对没有,我心里现在就只有你一个人而已,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对天誓的。”

  “男人对女人誓,女人绝对不能信,信了就是白痴,老公你觉得我像是白痴吗?哼,嘴上说心里面没那些个女人,那为什么你那么多年来,都珍藏她们的照片?”

  蓝清远傻眼了,这件事情云柔怎么知道了,“刘芒那小子打我小报告,亏我对他那么好,他竟然做叛徒。”

  “还用刘芒说嘛,我二十年前就知道你藏着那些女人的照片了,嘴上面说什么心里只有我,其实一直对那些女人念念不忘。”云柔攀住了蓝清远的肩膀,“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你是不身上立即去找你那些个老情人?”

  蓝清远道:“老婆你说的什么傻话。”

  “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出事死掉了,你会不会去找你的老情人?”

  蓝清远收敛了笑意,抱紧了云柔,“如果老婆你死了,我哦就陪你去死!”

  “不许说傻话!就算我死了,我也要你好好的活下去。”云柔的眼神忽然变得好柔顺,“老公你不是想要嘛,今晚上也不是不可以的。”

  蓝清远愣了一下,等回过神,急忙去扯云柔的裙子,这个女人哪怕过了那么多年,还像是刚遇到时候那么美,更多了一份成熟的韵味。

  云柔曲指一弹,一道劲风把灯给关上,房间里面陷入了昏暗中。

  夜色并不好,乌云遮蔽住了星空,昏暗的房间里面,蓝清远和云柔纠缠到了一起,折磨起可怜的床板。

  两分钟后,云柔裹着床单,追着提着裤子跑出门的蓝清远,“还说心里只有我,一次不如一次,每次都是敷衍一下,我看你肯定是外面勾搭女人了,葛妮那个浪蹄子今天来肯定又是约你鬼混把你身子掏空了,你气死我了”

  “老婆你要相信我,我和葛妮真没关系,她是来找刘芒的。”

  “自己做错事往徒弟身上赖,看我不打死你!”

  “嘶,疼,轻点”

  刘芒的房间里面,刘芒听到外面的声音,忍不住偷笑了起来,自家师父太逗了。

  阮胜男使劲打了刘芒胸口一下,娇声道:“你还笑呢,别以为你年轻体力好,你身边那么多女人,等以后年纪大了,身体还不一定有你师父好呢。”

  刘芒道:“说的也是。”

  “你知道就好,所以说这种事情得悠着点,不能没节制,你放开我,我要回房去睡觉。”

  “我有说放你离开?”

  阮胜男道:“我刚才的话,你不是说听进去了嘛。”

  “我是听进去了呀,所以我觉得,与其等老了看着美女有心无力,不如趁着年轻的时候,多开心几次。”刘芒坏坏说着,把阮胜男掉了个个儿,把她染成鲜红色的蓬松卷拨到一边,现出一侧的脸蛋和肩头粉颈。

  俯下身,刘芒吻住了阮胜男的耳朵,轻咬了下她的耳垂,再吻向她的脸蛋,一路吻下去。

  阮胜男很想拒绝的,可是哪里拒绝的了,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回过头痴痴的望着刘芒。

  看着阮胜男闪亮水润的眼眸,刘芒粗鲁的吻了过去,吻住了她那红润的嘴唇。

  阮胜男的眼眸已经闭上了,她不要,不要变成喜欢男人的女人,才不要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好喜欢好喜欢刘芒的吻。

  阮胜男拒绝不了,再一次被刘芒给得到,又是陪着刘芒放纵了整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