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502章 五星级酒店

第502章 五星级酒店

  吴云芳跳下了桌子,和萧圣铭勾勾搭搭在一起,离开了餐厅,出去的时候顺手把灯给关了。

  黑暗中的餐桌下面,刘芒抱着上官可儿钻了出来,学着刚才萧圣铭和吴云芳那样,把上官可儿这个超美的大美人儿,放在了桌子上面。

  刚才上官可儿清楚的看到萧圣铭把吴云芳放在桌子上面发生了什么,那两个狗男女疯狂的鬼混了一次,简直不要脸,做的事情真的是丢死人了。

  现在她被刘芒给放在了桌子上面,难道刘芒想学着刚才那两个人和她在这里鬼混?

  一想到可能发生的事情,上官可儿就羞臊的浑身酸软,想逃走都没有力气,更别说挣脱刘芒,低声道:“不行,我们不可以的。”

  刘芒看向了上官可儿的眼睛,脸蛋对着脸蛋,眼睛相距只不过十厘米,被黑夜还要深邃的眼眸死死的盯着这个女人,用不容置疑的口吻道:“为什么不行?萧圣铭那样对你,别告诉我,你不想报复他。再说了,别告诉我你这样一个成熟的女人,午夜梦回的时候不想有一个强壮的男人陪伴在你身边,让你得到做女人的快乐。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刘芒能碰触你的身体,我之前不想伤害你,所以才不想介入你的生活。现在我觉得把你从萧圣铭手里面夺过来,对你是更好的。别拒绝我,做我的女人,做我刘芒的女人!”

  上官可儿很想拒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隐隐的期待起来,渴望刘芒用最最热情的一面,把她给吞噬,让她有一个火热的夜晚。

  难道自己的骨子里面,就是个贱女人?

  不,不是的!

  上官可儿微微摇头,自己怎么可能是那样的女人呢。

  可是为什么现在竟然不觉得恶心,不想推开刘芒,更别说痛斥他,大骂他,冲着他吼你不要碰我。

  见上官可儿沉默了,刘芒吻向了她的嘴唇,这种时候就不应该给女人思考的机会,也许一个吻就可以撕碎她那脆弱的心防。

  “不!”上官可儿用手心挡住了刘芒,喘着粗气道:“你听我说,不行的,我们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刘芒懊恼极了,一个男人冲动到这个地步,却被女人给拒绝,能不能懊恼吗。

  刘芒很清楚,只要他愿意,可以轻易的扯掉上官可儿那条包裹着她丰的裙子,不顾一切的强势得到这个女人。

  但他不能那么做,真要是那么做,就是禽兽一个了,为了一时的欲-望,以后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但这种情况下,他舍不得放手,面对那么一个大美人儿,面对这么好的机会,谁舍得放手。

  刘芒挪开了上官可儿的小手,没有吻她,而是说道:“你之前不是说过,让我帮你治疗男性恐惧症嘛,你就当我在帮你做适应性疗法。”

  上官可儿眨巴了一下眼睛,对呀,之前不就是请刘芒帮她做适应性疗法嘛,不过现在她好怕,男人真的好可怕,狂野起来简直就是一头暴怒的狮子。

  看出了上官可儿害怕,刘芒道:“我就知道,什么下定决心,只不过是说说而已,真要是让我帮你,你肯定会吓得拒绝。算了,今天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的事情我不应该搀和,也许我该从你视线里消失。”

  刘芒故意装作放下了,作势要走。

  “别走!”上官可儿快速抓住了刘芒的手,“我不是说说而已,你留下来,我可以的,只是你别忘了,之前答应我什么。”

  “你是说,最后一步不能做?”

  上官可儿深吸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就算不为萧圣铭,为了自己,她也要跨出那一步,“没错儿。今晚上我可以和你在一起,不是我想男人,也不是你想女人,我只是纯粹的请你帮我结束男性恐惧症。除了不能把我从一个大龄女孩变成女人之外,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情。”

  刘芒差点狂吼起来,抱起上官可儿猛的香了她一下。

  忽然间,上官可儿掐住了刘芒的脖子,死死的掐住,“你给我听着,我告诉你一件事情,我的底线已经告诉了你,只要你不越过底线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哪怕再羞耻。但如果你不顾我的底线,把我给那样,我不会杀了你,但我会去死,让你内疚一辈子。刘芒你给我记住了,我上官可儿说到做到。”

  刘芒看着上官可儿的眼睛,她的眼神告诉自己,她是认真的,非常的认真。

  刘芒给了上官可儿一个微笑,“知道了。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走,我带你去别的地方。”

  刘芒把上官可儿的衣服整理好,拦腰抱起她,走向了阳台,从阳台跳了下去,再翻过院墙,很快回到了车上。

  没舍得把上官可儿放副驾驶,刘芒抱着她开车下山去。

  离开小山,离开金鼎园,车子汇入了车河。

  已经是深夜了,路上的车子不多,刘芒关了空调,把车窗打开一点,让夜风吹拂进来。

  怀里的人儿发丝被风吹拂着,黑亮的发丝不时打在他的脸上,刘芒恶作剧般张开嘴,咬住了一缕。

  上官可儿一直痴痴的望着刘芒,望着这个和她有过亲密接触,差点没得到她一切的一切的男人。

  世上的事情就是那么奇妙,她和男朋友萧圣铭在一起几年了,别说最亲密的接触,就是几次握手,一次失败的拥抱而已。

  和刘芒相遇才不过短短的十来天时间而已,却把宝贵的初吻给了他,马上还要发生更亲密的事情。

  没有因为萧圣铭出轨,而让自己的心坦然一点,上官可儿的心好乱,真的好乱好乱。

  待会儿要做的事情,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呢。

  刘芒说道:“在想什么呢?”

  “有点儿害怕,也有点儿担心,也有点儿忐忑和期待,就那么简单。”上官可儿坦白了自己的心声,一只手抚着刘芒的脸蛋,“你说我和你那么做,是对还是错?”

  “对错其实都不重要的。”刘芒一脚油门下去,载着上官可儿用最快的时间,来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