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461章 打爆王八壳

第461章 打爆王八壳

  男子挨了刘芒重重一拳头,不仅砸碎了不少的桌椅,连地板砖都砸碎了不少块,一直贴着地面飞出十来米,一直撞到墙壁才停下来。

  虽然挨了重重一拳,男子却像是没事人儿一样,轻松跳了起来。

  扯掉身上衣服破掉的衣服丢一边,男子冷眼盯着刘芒,“还真是有点儿本事,腿够快的嘛。可惜腿再快又能怎么样,你连我一根毫毛都伤不了。”

  刘芒先不急着出手,瞄着男子上下瞧了瞧,中等个头,身上全都是腱子肉,非常的强壮。

  一头精悍的短发,眼睛不大但很有神,脸上全都是横肉,浑身煞气腾腾的。

  刚才那一脚下去,刘芒已经弄清楚了,这货又是一个带壳王八来着,“涂胜海是你什么人?”

  “涂胜海?”提到涂胜海,男子的脸色一下沉了下去,“你怎么知道老六的名字?”

  刘芒说道:“叫的那么亲热,看样子他是兄弟咯,也就是说,你也是黑盟的护法。难怪都像是活王八一样,那么耐打。”

  “你和老六交过手?”男子凝目盯着刘芒,脸色越来越阴沉。

  男子叫左充,黑盟的护法之一,和已经死掉的涂胜海一样练的都是硬功夫。

  在那些护法里面,左充和涂胜海的关系作为亲密,两个人说是师兄弟,更像是兄弟。

  前些天涂胜海莫名其妙的被人给干掉,只知道是一个年轻人出的手。

  面前的家伙,不就是年轻人嘛,而且身手那么好,“难不成老六是你杀的?”

  刘芒说道:“小爷没心思回答你的问题,给我说,王志亮的事情,是不是和你有关,为什么找他麻烦?”

  左充说道:“告诉你也可以,四名药房的那些家伙,碍着别人财路了,所以请我们黑盟的人收拾。”

  碍着人财路?刘芒想来想去,也就是四名药房那片街区拆迁的事情。

  原来是林家要开发,后来转手卖给了方家,也就是对付王志亮的人,是方家。

  方家还真是够黑的,之前找人假扮中毒,想封了四名药房。

  这一次玩****,然后诬陷王志亮。

  背后也许还不止那么简单,矛头肯定会对准他刘芒。

  左充道:“你想知道的事情,我已经说了。我想知道的事情,你是不是也该说了,老六是不是你干掉的?”

  刘芒冷笑道:“想知道,你亲自去问他不就行了。”

  左充咬了咬牙,“看样子,不给你点苦头吃,你是不知道我的厉害了!”

  放出狠话,左充摸出一把短刀来,玩了一个经验的刀花,就扑向刘芒,“给我去死!”

  左充的速度飞快,大踏步冲向刘芒,接近后悍然出手,一刀刺向刘芒的肚子。

  刘芒闪电般出脚,一脚踹在左充的手腕上,把他握刀的手踢向上面。

  一脚踢中了,刘芒没收回脚,大脚板狠踹在了左充的肚子上。

  左充硬抗下了刘芒一脚,被踹的踉跄朝后面退了十多步,才总算是停了下来,刚才的狂妄霸道早没了,满眼都是警惕。

  刘芒特鄙夷的瞄着左充,“早说了别在我面前装逼了,你还不信是吧,要不要再尝试几下?”

  左充黑着脸道:“速度是够快了,可惜的很,力气小的和菜鸡一样,连个女人都不如。就你这样的,也就只配给我挠痒痒了。”

  “你喜欢挠痒痒是吧,那好,我就给你闹挠痒痒。”刘芒快步走向了左充,边走边活动了一下五指,视线像是鹰隼的眼睛一样锁定了左充。

  直觉告诉左充,面前的家伙很危险,非常的危险。

  但强大的自信让左充没有逃走,他的硬功夫比涂胜海还要厉害不少,就凭面前的家伙,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眼看着刘芒近了,左充先出手,一个箭步冲向刘芒,逼近后才出刀,那么近的距离,留给刘芒应付的时间根本没有多少。

  刘芒左手伸出,五指扣住了左充握刀的手,右手握拳一拳头轰向了左充的胸口,龙神拳法第二重,四倍力!

  手腕被扣住,左充不担心。

  瞧见刘芒拳头打过来他更是不担心,甚至还有一丝轻蔑,就凭这家伙的拳头,想伤他,绝不可能。

  可是下一瞬,左充发现不对劲,胸口承受了一股从来没遇到过的狂暴力量,他的硬功根本承受不住。

  刘芒一拳头下去,霸道的力量把左充的气力给打散,更打碎了他胸口四五根肋骨,把他的胸口打的深深凹陷下去,差点没连他的心脏都给打爆。

  左充身体承受巨大的力量,但一只手被刘芒扣住,倒飞出去都没能办到,所有的力量都承受了下来。

  他的气力彻底散了,噗通跪了下来,一只手按着地板砖,不住的咳嗽,剧烈的咳嗽。

  每咳嗽一下,鲜血就从嘴里面喷出来,地板砖都被染红了。

  胸口痛的已经察觉不到知觉,都麻木了。

  一身的超强硬功,就是子弹都别想轻易伤到他,现在倒好,竟然被刘芒一拳头给打残,左充心里已经只剩下深深的恐惧。

  他后悔极了,明知道涂胜海有可能是面前的家伙宰的,当时就该逃走才是。

  刘芒松开了左充的手,拉过不远处一把椅子放在左充对面坐下,大腿放在二腿上面,双手抱着胸口,一副老子是大爷的样儿,“都说了别装逼,现在开心了吧,是不是很爽?”

  “我爽你妹!”左充咬着牙,艰难的咒骂了刘芒一句。

  刘芒一脚下去,踩碎了左充的左手,轻描淡写道:“继续,有种给我继续。”

  胸口察觉不到痛楚,左手痛的左充浑身都在抽搐,想大声咒骂刘芒,但没敢。

  刘芒的脚从左充的手上挪开,脚尖勾起了他的下巴,让他昂起头来看着自己,“这下子学乖了是吧,看样子不吃点苦头真不会学乖。接下来,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

  左充现在再看着刘芒,眼睛里只剩下恐惧,极度的恐惧。

  他很清楚但是涂胜海面对刘芒的时候是什么情形,肯定也是像他现在一样极度惊恐。

  极度惊恐之下,左充崩溃了,“我说,我什么都说,只要你能放过我,我连小时后往茅坑丢炮仗炸的人一屁股屎,偷看隔壁王寡妇洗澡的事情都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