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375章 阵眼

第375章 阵眼

  刘芒察觉到不妙,脚步更快了,想尽快冲出通道。

  但他怎么快,也不如雕像活化的速度快,接连几把钢刀砍向了他。

  察觉到危险,刘芒悍然出手,左右两只手分别抓住两把钢刀,大力牵扯钢刀挡住另外三把刀子。

  五把刀子上的力量不是一般的重,这些家伙虽然不如之前的邪尸厉害,但力量也不是一般的强。

  刘芒挡下第一击后,把两把钢刀给抢了过来,两只手各握着一把刀子,一路朝着前面砍杀过去,一颗颗脑袋被他砍飞掉。

  越往前,那些活化的武士雕像就越厉害,特备是几个穿着鱼鳞甲军官打扮的家伙。

  几个军官雕像硬是把刘芒的脚步给阻挡住了,挡在了里面的房间外面的。

  刘芒发现这些家伙的实力不断的提升,从里面那具棺材里面不断的飘出鬼气,涌向几个军官雕像,就像之前提升邪尸的力量一样提升它们。

  再拖下去不是办法,刘芒使用龙神附体,修为顿时倍增,丢掉两把已经砍出不少缺口的钢刀,重拳打了过去。

  一个军官雕像双手握刀,泛着凌冽刀芒的霸道一刀迎着刘芒砍过去。

  刘芒微微侧身闪开了钢刀,一拳头打在了军官雕像的‘胸’口,一拳头把军官雕像打的粉碎,连带后面几个都被碎石砸到。

  一击得手后,刘芒继续向前,接连又是几拳头。

  很快刘芒来到了里面的房间里,这个房间很宽大,至少一千平方大小,空‘荡’‘荡’的就中间摆放着一口棺材。

  在房间四周有四个通道,其中一个通道里面,有李大胖的喊杀声。

  来不及去查看棺材那里,刘芒先去李大胖所在的通道。

  李大胖这会儿正在苦战,前面是活化的雕像,后面是一群怪猴,他的身上不少地方都挂了彩,眼看着就要支撑不住了。

  刘芒从里面杀进去,一路上打碎一个又一个的雕像武士,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和李大胖会和到一起。

  见刘芒来了,李大胖恨不得抱着他亲一口,这他娘才是亲人啊。

  拳头对付那些怪猴太费力,刘芒捡起一把钢刀,一道道惊‘艳’的刀芒闪过。

  等那些个怪猴都干掉,两个人飞快跑到里面的房间。

  李大胖瘫在了地上,趴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刘芒丢掉钢刀,也大口喘息了一下,然后问李大胖:“没事吧?”

  李大胖嚷嚷了起来,“能没事儿吗,哥么你瞧我身上这些伤,差点就没命了。我家可是三代单传,我死了,我家可就绝后了。”

  刘芒道:“别忙着抱怨了,你这不是没事儿嘛。别趟地上,这里可不是休息的地方,赶紧跟我来,破了阵眼我们就走。”

  “阵眼?”李大胖爬了起来,四处看了一下,目光落在了房间中间的棺材上,“你说的阵眼,就是那具棺材?”

  “除了它,没别的什么了。”刘芒大步走向棺材,每一步都非常的小心,因为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渐渐的刘芒离棺材越来越近,已经看清了棺材是什么材质造就的,不是石头,不是金属,更不是木头,竟然是骨头打造的。

  更确切的说,是牙齿,一片一片牙齿打造的棺材,说不出的诡异,说不出的骇人,说不出的恐怖。

  那么大一具棺材,得多少万人的牙齿才行,为了这样一具棺材,不知道多少人被生生敲掉了牙齿,甚至是被活活杀死。

  面前的棺材看似平静,上面却鬼气缭绕。

  恍惚间,刘芒听到了无数冤魂的悲鸣,哭诉着生前受到的折磨。

  感受着那些冤魂的悲鸣,刘芒明白了,肯定是那个所谓镇南王爷,用这具牙齿打造的棺材,锁住了万千冤魂,利用这些冤魂的鬼气,来滋养下面的那些个蚕茧。

  不得不说那个所谓的镇南王爷真是够狠的,为达目的,真是不择手段到了极致。

  看着那具棺材,李大胖的‘腿’肚子都在哆嗦,他也能感觉到棺材的邪异,“我说哥么,我觉得它好像很不妙很不妙似得,要不我们还是别碰了,赶紧走人吧,有多远走多远。”

  刘芒说道:“我们已经搀和进来了,就算现在走,也走不成,要么破了这个阵图,要不然,以后的麻烦大着呢。”

  边说着,刘芒边开启透视眼,看棺材里面。

  意外的是,透视眼竟然看不穿棺材。

  这种情形,刘芒还是第一次遇到,太邪乎了点儿。

  记得师父蓝清远曾经说过,透视眼看不穿的东西,一定是有高人加了禁制,看来这具棺材肯定是了。

  两个人继续往前,眼看着就要到棺材前了,李大胖道:“哥么你可考虑清楚了,要是动手,扛不住的话,我们两个就死定了。”

  刘芒说道:“在危险也得动手,你在这里守着接应我,我来动手。”

  老实说,刘芒也害怕,这个山‘洞’里面发生的一些事情,都太邪乎了。

  特别是这里,‘阴’森危险恐怖,处处都是杀机,现在好不容易到了阵眼这里,谁知道动了阵眼,会发生什么。

  一个不好,就真像李大胖说的那样,死定了。

  也许离开真的是一个好选择,但刘芒隐隐的觉得,要是就那么离开,也许更危险。

  都到这份上了,灰溜溜的离开,在刘芒看来,就等于一个绝美的‘女’人脱光光躺在你怀里面,你却缩卵开溜一样每种。

  男人怎么样都行,就是不能每种,刘芒深吸了一口气,跨出了最后两步,来到了棺材前。

  预料中的危险情况没有发生,刘芒一脚踹向了棺材,势大力沉,用尽全力的一脚踹在了棺材上。

  承受巨力的棺材,忽然间爆裂开来,无数的牙齿飞散向四面八方。

  刘芒遮着脸往后退,等挪开手,发现周遭变了,石棺没了,李大胖没了,巨大的石头房间没了。

  脚下是一片‘花’海,前面铺满了美丽娇‘艳’的‘花’朵,一个穿着白纱的‘女’人躺在‘花’朵上面,就那么静静的躺着,一副安详幸福的睡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