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307章 长期饭票

第307章 长期饭票

  等一切结束后,小妖忙着穿戴整齐,什么话也不说,拿着包包就要走。

  刘芒看着床单上点点殷红,冲着已经蜕变成女人的小妖说道:“你这又是何必呢?”

  “你别以为我那么做是喜欢上你了,我那么做是想让自己一辈子都记得你,记得你这个男人有多坏,记得你给了我什么样的羞耻而已。你给我等着瞧,我一定会报复你,狠狠的报复你!”

  撂下话,小妖快步离开了,出了房间后小手捂住了胸口,大口喘息着。

  糟了糟了,一时冲动就和刘芒那样了,偏偏还忘了把刘芒的修为抢过来,更别说狐珠了,好像是吃了大亏,纯便宜刘芒了。

  昨晚上加今天早上,什么便宜都让刘芒占尽了。

  特懊恼的拍了下脑门,小妖自言自语着,“小妖啊小妖,你肯定是有史以来,最最失败的狐媚子,让其她姐妹知道,肯定笑掉大牙了。都怪刘芒那个家伙,太无赖了点儿,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房间里面,刘芒已经呼呼大睡起来,终于能美滋滋睡个觉了。

  可惜没多久,手机铃声就响起,把他给吵醒了过来。

  不爽的摸过手机看了一下,是卢梦瑶打来的。

  按下接听键,刘芒说道:“老婆早啊,一大早找我什么事儿,想我了?”

  “是有人想你,不过不是我,是素素。嗯,不对劲,你怎么一副有气无力样儿,昨晚上没睡好?说,和哪个女人鬼混了?”

  刘芒道:“说出来你也不信,昨晚上我捡到一个娇媚的像是狐狸精的美女,又漂亮身材又好,而且是主动倒贴我的。”

  “是啊,瞧你脸多大,走到哪里都能捡到美女,还主动倒贴你,骗鬼呢?”

  “得,不信算了,反正我已经坦白,以后你知道了也不许生我的气。”

  “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我才不管你和美女还是妖精滚床单呢,你在哪儿,素素急着见你。”

  刘芒说道:“我又不是她男朋友,她至于那么急?”

  手机里面传来了白素素的声音:“你以为我很想见你啊,还不是你不把本命金蚕蛊还给我。告诉你,金蚕蛊都是非常凶残的蛊虫,我们蛊师必须用特定的方法安抚它,一点一点的磨去它的凶性。我的金蚕蛊虽然养了十几年,但凶性还没有完全磨掉,现在到了你那里,万一凶性发作反噬你就糟了。”

  什么,金蚕蛊还是噬主,刘芒蛋疼了起来,快语道:“你昨晚上不是说金蚕蛊不会对我有任何害处吗?”

  “它在我身上,一直都没问题,加上昨晚上太激动,一时间忘了。不过你也别担心,短时间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万一有问题呢?”

  “小事而已,它只是会吃掉你的内脏而已,还有脑子,吃完那些就会离开你的身体,你表面上还是可以留个全尸的。”

  “你大爷!”刘芒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那么危险的玩意儿,竟然放到我身体里面,你安的是什么心啊?”

  “你当我愿意,昨晚上还不是因为要救你,你不谢我就算了,竟然还凶我。”

  “说的好像千珑幻蛊不是你下的似得。别说那些了,除了刨腹之外,还有什么方法能把它给弄出来?”

  “也不是没办法,只要你能控制它就可以了,只不过要花一点时间才行。”

  刘芒道:“多少时间?”

  “很短的,只要十年左右就可以了。”

  “你大娘!”刘芒又爆了一句粗口,十年才能操控金蚕蛊,也就是一颗随时可能爆发的定时炸弹要呆在他体内十年。

  “你怎么这样,你再凶我,我不理你了,管你去死,让你被我的本命金蚕蛊吃了得了。”

  刘芒琢磨了一下白素素的话,弄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帮我?”

  “本来有,但你那么坏,老凶我,现在没有了。”

  “别,千万别,我不凶你了总行了吧。”

  “不行,你刚才凶我,我很受伤,很难过。除非。”

  “除非什么?”

  “我听卢姐说一品香的早点非常非常好吃,除非呀,某个人肯请我去吃一顿好吃的,到时候说不定我一高兴就有办法救你了。”

  刘芒笑了起来,隔着电话他都可以想象得到白素素那副娇俏小样儿,“小丫头片子嘴馋了是吧,好,我这就过去接你们,待会儿见。”

  挂断电话,刘芒去洗了个澡,把衣服穿戴好,离开了酒店。

  开着方博楠那辆挡风玻璃已经报废的兰博基尼,刘芒直奔花园小区。

  卢梦瑶和白素素都在大门口等着呢,刘芒一眼就瞧见。

  啧啧啧,自家准女朋友真是太漂亮了,现在穿着长裙飘飘,站在路边别提多惹眼。

  还有白素素,昨晚上她一副苗女打扮就够惹眼了,现在换上一条粉色公主裙,平添了几分娇美,配上她那副一看就惹人怜的小脸蛋,不错,很不错。

  等刘芒把车停下,卢梦瑶和白素素立马上车。

  白素素快语埋怨起刘芒来,“我肚子都饿扁了,你怎么那么晚才来,想饿死我呢?”

  刘芒挠了挠下巴,回过头瞄向白素素,“我怎么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你怎么就像是嗔男朋友似得?难不成,你把我当成你男票了?”

  “才怪了,我才没把你当我男票呢。”白素素亲亲热热的挽住了身边卢梦瑶的胳膊,“昨晚上我认卢姐做姐了,你等于是我姐夫,小姨子使唤姐夫,不使唤白不使唤。”

  卢梦瑶道:“什么姐夫嘛,我和他是假扮恋人啦。”

  白素素笑嘻嘻说道:“嘴上那么说,心里可不是那么想的。刘芒,你知道昨晚上卢姐做梦的时候,在梦里怎么念叨你吗?”

  刘芒的耳朵竖了起来,快语问道:“怎么念叨我的?”

  白素素捏着鼻子,“刘芒你讨厌,床板有点硬,人家不要啦。”

  卢梦瑶赶紧捂住了白素素的小嘴,红着脸啐道:“你别胡说八道,我从来没梦到过和刘芒在床上面做那种事情,我梦里面,他每次都是在警局审讯室里面欺负我的好不好。”

  白素素笑意更浓,“审讯室里面?卢姐你这春梦做的还真是有意思呀。”

  卢梦瑶傻眼了,一张脸已经变成了猴屁股,“都怪刘芒你每天晚上都跑我梦里欺负我,我被你害惨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