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41章 谣言

第141章 谣言

  苗芳突然的应激反应,让小老头的眉头皱了起来,“怎么,我有那么可怕吗?”

  “没有,我刚被蚊子叮了一下才那样的。”苗芳赶紧找了个借口掩饰,心底不住暗骂刘芒,我让你藏着,没让你吃豆腐!

  小老头的脸色更冷了,把门给关上,冲着苗芳大声说道:“那么大的人了,被蚊子叮一下有那么大反应吗?别当我不知道,你不就是看我不顺眼,想给我点难看,成心恶心我嘛。你千万别给我忘记,谁给你今时今日的地位的,别以为你外面有不清不楚的男人,就有新靠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

  苗芳一副委屈样儿,懦懦道:“爸爸你怎么又提那件事情了,我什么时候在外面有男人了,我一直清清白白的,根本就没有那回事儿。那都是别人瞎说的,编排我,你千万不要信。”

  “什么叫别人瞎说,别人编排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无风不起浪,你要是行的端做得正,你们会被别人在背后戳着脊梁骨说闲话?别当我没看到,就什么都不知道,你和那些个野男人的事情,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之所以不把你一脚踢开,还不是顾忌我们颜家的颜面。你要是收敛点儿,我也就算了,偏偏你那么不正经,竟然在学校里面就和男人勾勾搭搭,我想忍你都忍不了了!”

  刘芒一直藏身在办公桌下面,但透视眼之下,看的清清楚楚,那个被苗芳叫爸爸的老小老头,和苗芳长得一点也不像。

  他说什么颜家的颜面,苗芳姓苗,也就是说他是苗芳的公公。

  一个做公公的,竟然用那么难听的话骂自家的儿媳妇,难不成苗芳真的和不少野男人有一腿?

  刘芒看向了苗芳的腿,这个女人的腿也算挺漂亮了,估计有不少男人喜欢。

  听说不少男人就喜欢勾搭人家已婚熟女,她这样的估计也有不少人眼热。

  刘芒对苗芳是一点也不同情,之前一副泼妇样儿,现在遇到更厉害的,比孙子还乖,真是一物降一物。

  苗芳被小老公骂的都快哭了,和刘芒推测的一样,小老头就是她的公公,叫颜敏业。

  颜敏业不仅是她的公公,还是一中的校长,在家是他公公,在学校是她顶头上司,对她来说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存在。

  被当面大骂,苗芳想解释,但最后还是闭上了嘴巴,选择了沉默。

  见苗芳不说话,颜敏业就当她是认了,“我就说嘛,你那点破事传的沸沸扬扬的,怎么可能会是假的,今天你总算是认了。很好,非常好。我颜家有哪里对不起你的,我颜敏业有哪里对不起你的,我让我儿子娶了你,让你进我颜家的门,还把你从乡村小学调到江南市,让你进一中,一步步提拔你到现在教务处主任的位置。甚至还想过,过几年我退休之后,让你接我的班当校长。你倒好,你是怎么报答我的,怎么报答我们颜家的,竟然背着我儿子,在外面偷人!你不知廉耻,亏你还是老师,竟然背着自己的老公让野男人上,贱人!”

  颜敏业越骂越凶,刘芒都有点儿看不过眼,想从桌子下面钻出来。

  苗芳察觉到刘芒动作,赶紧儿用腿去顶他,顶他的肩膀,让他不要出来,要是他现在出来被颜敏业看到,就算是有一百张嘴巴,也说不清楚了。

  一直以来外面都有风言风语,她解释还来不及呢,现在刘芒出来,两个人没什么也肯定会被认定有什么,她的名声就彻底臭了。

  刘芒没料到苗芳会那么做,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苗芳羞臊的不行,但颜敏业还在呢,根本没办法去处理,只能默默的忍着,让刘芒占便宜,只能盼着颜敏业早点儿离开。

  “别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了。我可告诉你,这件事情不会那么轻易就完了的。我颜家书香门第,竟然出了你这么一个贱人,你别以为就可以那么一直逍遥自在。我儿子是傻子选了你,我可不是,你别想继续糟践我们颜家!哼!”

  最后冷哼了一声,颜敏业摔门出去了。

  屋里面,苗芳赶紧弯下腰去推刘芒,捂着裙子红着脸道:“你看什么看!”

  刘芒好歹出了办公桌,挠着后脑勺傻笑着,“也没看什么稀罕的。”

  苗芳怒道:“混蛋!”

  刘芒才不以为意呢,没想多和这个女人有什么接触,说道:“嘿嘿,刚才只是个意外,你别往心里去。我走了。”

  面对苗芳这个女人,刘芒有种很不妙的感觉,不想和她有太多牵扯,打算走人。

  “你别急着走!”苗芳快步过去,把房门给反锁了,硬是把刘芒推回了办公桌旁,站在他面前昂着头看着他,“你说,我漂亮吗?”

  这什么事儿呀,刘芒看着苗芳的脸蛋,“还凑合吧。”

  刘芒的回答让苗芳很恼火,任何女人听到这样的回答都会火了,她使劲扯了一下前襟,“那这样呢?”

  刘芒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你这是做什么?”

  “我要你睡了我!”

  苗芳一句粗暴直白的话语,让刘芒愣住了,他该不会听错了吧,“你说什么,能再说一遍吗?”

  “好,我就再说一遍,我要你把我给睡了,我要你玷污我的身体,狠狠的蹂躏我糟蹋我,把我给变成一个破鞋,把我变成一个贱女人!”

  苗芳特激动的说着,话音落下猛的踮起脚尖,想要强吻刘芒。

  “你这是做什么!”刘芒躲开了苗芳的嘴唇,后退一步和她拉开距离,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还能做什么,不就是偷情嘛。”眼底泛着血丝的苗芳冲着刘芒说道:“是男人你就别躲开,今天我要你帮我一把,让我狠狠出一口恶气!”

  一股子浓浓的雌性荷尔蒙的味道,让刘芒的喉咙动了一下,不得不说现在的情形对他来说真的是很不妙来着,太有诱惑力了。

  老天,这叫什么事情。

  等刘芒赫然发现,苗芳站在办公桌旁,趴在了办公桌上。

  苗芳大口呼吸着,回过头望着刘芒,朝着他伸出手,“他们说我偷人,认定我我偷人,我就偷给他们看。过来,我便宜你一次,你来吧,随你怎么样都好,他们说我偷人,说我下贱,我就做给他们看,我要恶心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