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29章 致命的痕迹

第129章 致命的痕迹

  “刘芒你是男人吗,你简直是禽兽,而且是猛犸禽兽,那么强壮干嘛……好了没啊,人家困死了,你别在缠着我了……”

  睡的迷迷糊糊的,花蕊被隔壁断断续续传来的声音给吵醒了,睁开眼睛一看,才清晨五点来钟。

  听着听着,花蕊渐渐的清醒了过儿,耳朵更是高高竖起,听着隔壁的动静。

  这是,难道是,传说中的滚床单吗?

  刘芒难道今天晚上又带了一个女人回来,做那种没羞没臊不要脸的事情?

  听声音,花蕊觉得特耳熟,这不是班里面那个最不脸的女同学徐蝶的声音嘛。

  关于徐蝶的传闻,学校里面一点不比校花林娇娇要来的少。

  听说徐蝶小学的时候就不是处了,从小学到高中,换了不知道多少个男朋友。

  不只是男朋友,听说只要男生帅一点,或是有点一点钱,想勾搭上她都特容易。

  可以说,她在学校的评价,就是个公共汽车来着,谁都能上。

  不仅这样,还有人说她早就下海了,很早就在外面娱乐场所里面打滚,当包厢公主,去坐台,陪男人抽烟喝酒唱歌还有酗毒和开房,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了,下贱的不能再下贱。

  刘芒和谁在一起不好,竟然和徐蝶这样的公共汽车在一起,花蕊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不管怎么听,隔壁传来的声音都是徐蝶的,绝对错不了。

  他们两个人怎么搅合到了一起去?

  难不成是前天刘芒看到徐蝶,就惦记上了,所以出钱把她带回家玩弄?

  难道昨天晚上在隔壁过夜的女人,也是徐蝶?

  想到这种可能,花蕊的脸色很难看,非常难看。

  刘芒明明一个劲追自己,却和那么多女人不清不楚,竟然还花钱把徐蝶带回家玩弄,不,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一股子邪火窜了出来,花蕊穿上一套睡衣就冲出房间,直奔隔壁刘芒的房间,打开门就大喊:“刘芒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竟然和这样的女人那什么!”

  等窜进屋里,花蕊傻眼了,不对劲呀,里面应该是刘芒和徐蝶那个贱女人没羞没臊的啪啪啪才对。

  可是为毛是刘芒趴在床上面,徐蝶穿着一件男士T恤骑在他的腰上给他推拿啊?

  冷不丁窜进来一个人,还是自己的同学,让徐蝶吓了一跳,“你,花蕊你怎么会在这里?”

  花蕊气势汹汹道:“这里是我家,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你呢,你为什么在这里,你和刘芒在做什么?”

  徐蝶特心虚,但嘴上不弱气,“还能做什么,你没看到啊,我给他按摩腰呢。”

  边说着徐蝶灵巧的小手使劲按了按刘芒的腰,“刘芒你好没好啊,我都被你折磨那么久了,你就饶了我的手吧。”

  刘芒回过头,无限怨念的瞄着徐蝶,“谁叫你把我腰给弄疼了,你得负责,继续按。”

  徐蝶没好气道:“你以为我想踹你下床啊,谁叫你上我之前就是不肯说你爱上我了。”

  话说了一半,徐蝶猛的打住了,老天,花蕊也在呢。

  花蕊听的一头雾水,这都什么和什么呀,“你们在说什么呢,徐蝶你为什么在我家里,怎么把刘芒的腰伤到的?”

  徐蝶披上刘芒的衣服,快语说道:“这个嘛,不好说。啊,天都亮了,我得回家去换套衣服,刘芒,再见啊。”

  临走前,徐蝶使劲掐了刘芒的腰一把,特幽怨的瞄了他一下,蹦跶下床一扭一扭就走了。

  花蕊想拦着,最后还是忍住了,等到徐蝶一走就跳上床,猛晃刘芒,“你说呀,你倒是快说啊。”

  刘芒觉得特不对劲,自己怎么就像是被女朋友抓奸在床似得,明明花蕊还不是自己女朋友呢。

  见刘芒不吱声,花蕊更着急,“说啊,快说,刘芒你要是再不说,我一辈子都不理你了!”

  “唉,千万别,你这么漂亮的女孩不理我,我还有活下去的意思吗。我说还不行嘛,有两个版本,一个干脆利落版,一个详细版,你听哪一个?”

  花蕊说道:“先说干脆利落版。”

  “很简单,昨晚上她有危险,我把人给救了带回来这里的。”

  “详细的呢?”

  刘芒打了个哈气,“详细的嘛,说来就话长了,一时半会也说不完,要不改天我们再说?”

  花蕊弯下腰,轻轻捏住了刘芒的耳朵,“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我说总行了吧,昨天晚上……”

  刘芒大体上把经过给说了一遍,把去大富豪找马一贵,和有人想火烧四名药房,和黄金钱柜救出徐蝶的事情大体说了一遍。

  当然了,是删减版的,比如他火烧三个纵火犯小弟弟,黄金钱柜大开杀戒,还有和徐蝶啪啪啪的事情,都适当的省略了。

  听完刘芒的话,花蕊的脸色没那么好看了,她没想到一晚上时间,竟然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真的有人想要放火烧我们家?”

  刘芒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妹子你觉得我像是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吗?不信的话,你把空调关了,开窗闻闻外面味道就知道了。”

  花蕊打开窗子闻了下,浓浓的汽油味扑鼻而来,一张小脸顿时白了,“真有人想烧了我家!”

  花蕊的脸色特难看,要知道十多年前的四名药房,曾经是江南市最大的药房,却被一场大火毁了,她的爸爸妈妈也是被那场火给烧死。

  现在又有人想烧她的家,太可怕了点。

  刘芒握住了花蕊一只小手,“你别害怕,人都被我收拾了,没人再敢找这里的麻烦。”

  “刘芒,谢谢你。”花蕊扑到了刘芒的怀里,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哭着哭着,花蕊察觉到不对劲,为毛刘芒的身上那么多的红印子呢,越看越像是传说中的那个…………吻痕来着。

  再仔细一看,刘芒的嘴角还有口红呢。

  “什么英雄救美,我看你就是看徐蝶好泡,和她滚床单而已。就她那贱样,你昨晚上肯定玩的很爽吧!”

  刘芒低头一看自己身上,呜呜呜,真是百口莫辩啊,都怪徐蝶那个小辣妞,那么狂野干嘛呢,哥明明什么好处都没捞到,还惹了一身腥臊,亏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