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09章 小辣妞

第109章 小辣妞

  “我本来想轻饶了你,可你这王八蛋倒好,竟然带着十多号人来追杀我。.。饶了你,你当我傻b呢?”

  刘芒是没打算绕过马一贵这货了,这种杂碎要是不给他来个狠的,以后肯定还会来找自己麻烦。

  至于他是不是‘花’宁的三师兄的儿子,和自己无关,就算他是‘花’宁的儿子,这样的杂碎也该照砍不误。

  见求饶没用,马一贵的眼神忽然变得凶恶起来,“臭小子你被得意,别以为有把子力气就能在江南市嘚瑟,我马一贵可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人。黑盟的四护法,可是我马一贵过命的兄弟,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毫‘毛’,他会活剥了你的皮!”

  马一贵说出黑盟护法的名号来,徐蝶的脸‘色’瞬间不好不好了,小声冲着刘芒说道:“黑盟是江南市最厉害的黑帮,几大护法更强的变态,轻易可不能得罪。”

  徐蝶的话虽然小声,马一贵还是听到了,之前那点子害怕全抛到了脑后去,大声嚷嚷了起来,“知道怕了吧,知道怕的话,立即跪下来,先给我磕一百个头,再把我鞋子‘舔’干净,说不定我会饶你一命!还有徐蝶你这个小婊砸,今晚上不上了你我就是狗养的,看老子今晚上怎么折磨你这个贱货的身体,今晚一准玩坏你!”

  马一贵越说越兴奋,仿佛都看到刘芒哆哆嗦嗦跪在自己脚边磕头,徐蝶光着身子躺在自己‘床’上任由自己蹂躏鞭挞折磨的样儿。

  这两个家伙,他一个也不打算放过,哪一个都得往死里整。

  刘芒哈哈笑了起来,等笑够了,冲着马一贵道:“得意够了吗,要是得意够了,就说说我该怎么收拾你?你说我是砍下你的三条‘腿’先,还是砍下你的两条胳膊先?”

  马一贵指着刘芒的鼻子大声喝骂:“你妈了个八子耳朵聋了是不是,没听我说,黑盟的四护法是我的哥么?他当年受了重伤,差一点死掉,是我爸给救活了过来,他欠我们马家一条命,你要是敢动我,他分分钟灭你满‘门’。”

  刘芒快速一挥刀,一道惊‘艳’刀芒闪过,马一贵指着他的手齐肩膀掉了下来,被他生生砍下一条胳膊。

  刘芒冷眼盯着马一贵,“别说什么狗屁四护法,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说说我下面该砍下你哪个零件?”

  “妈呀,救命,救命啊?”马一贵撕心裂肺的惨叫着,捂着伤口转身就跑。

  刘芒没等马一贵跑远,刀子就甩了过去,正中马一贵的‘裤’裆,刀子轻松‘洞’穿了他的‘裤’裆,切下了一样男人最重要的东西来。

  “看在‘花’爷爷的面子上轻饶了你,要是再敢找我麻烦,小心你的脑袋!”

  撂下话,刘芒骑着小公主,载着徐蝶走人。

  马一贵已经跪在了地上,疼的剧烈‘抽’搐着。妈呀,砍下一条胳膊,外加把他给阉了,这还是轻饶?

  距离路口不远的地方,还有一辆小车停车,大富豪酒吧的看场‘混’‘混’头彪子寒着脸看着不远处的情形,后心都发凉了,“快,快走!”

  刘芒载着徐蝶一路飙过了几条街,车速才放缓。

  惊魂未定的徐蝶一直不吱声,她被吓到了。

  虽然一直不是什么好学生,经常‘混’夜店玩儿,打架就不新鲜了,但还从没有看过打的那么狠的。

  就刚才刘芒那手起刀落的架势,太猛了点儿。

  终于,徐蝶憋出了一句话来,“刘芒你他妈是人吗?”

  刘芒没好气道:“你瞧我全身上下哪个零件不像是人了?”

  “草,我夸你呢,这都听不出来。真看不出来啊,你那么年轻,身手竟然那么好,下手竟然那么狠,刚才真他娘的给力。就刚才你那样儿,我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信。”

  徐蝶越说越兴奋,还用手比划起来,小腰也跟着扭,结果失去平衡一头栽向车下。

  刘芒察觉到不妙,赶紧腾出一只手去扶着徐蝶,结果触手一团软绵。

  轻轻捏了捏,呜呜呜,弹‘性’真好。

  徐蝶的脸蛋红了,娇声啐道:“刚才那么玩命,现在还有心思占我便宜呢。”

  刘芒道:“那是,咱之前不是说好去开房嘛,我可没忘。”

  “刚才出了那么大的力,现在还想着开房,你有没有力气,别到时候什么都没干,‘摸’到‘床’就变成一头死猪了。”

  “我行不行,你可以试试看啊,还是你害怕了?”刘芒呼的一下在徐蝶耳孔吹了一口热气,“要是怕了直说,我兴许能放你一马。”

  徐蝶身子本来就软的不行,被刘芒一口热气‘弄’的浑身都酥了,但嘴上特硬气,“你当我徐蝶吓大的啊,不就开个房嘛,谁怕谁啊,就怕你满足不了姐姐我,自己丢大脸!”

  “那我还真的试试看,你胃口有多大了。”刘芒瞧见前面就有一家宾馆,立马开车过去,把小公主停在‘门’外,拉着徐蝶就钻了进去。

  ‘肉’疼的掏出两百大洋,要了个标间,刘芒和徐蝶很快到了房间里面。

  关上‘门’,刘芒的小心肝砰砰直跳了起来。

  和一个美眉开房,对他来说还是破天荒头一次。

  有点儿兴奋,还有点儿紧张,还有点儿尴尬,总之心跳的特别快。

  徐蝶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是和男朋友方强强开过几次房,可是因为方强强肾虚的关系,每次都没做成,草草的就了事了,最后她还是个雏儿。

  这次和她一起来开房的可不是那个肾虚无能的痿男方强强,而是‘精’壮的刘芒。

  就刘芒那强壮的身体,要是动真格的,她徐蝶今晚上不变小‘妇’‘女’才怪了。

  发现徐蝶的脸‘色’有点儿难看,刘芒挑了挑眉头,“怎么着,怕了?”

  “尼妹,谁怕谁了?我什么世面没见过,害怕这点儿破事?”徐蝶边说着,大步走到‘床’边,把鞋子脱掉,四仰八叉的往‘床’上面一趟,“别墨迹了,来吧。”

  瞧着四仰八叉躺着的徐蝶,刘芒‘舔’了一下嘴角,“这可是你送上‘门’的,别怪我不客气哦,待会儿你要是害怕了,我也不会放过你。”

  徐蝶猛的一‘挺’腰抓住了刘芒的衣领子把人往自己身上拉,“说了半天都不下手,我看是你怕了才是!你到底敢不敢把我。”

  徐蝶的话没能再说下去,刘芒已经‘吻’住了她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