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04章 极品人渣

第104章 极品人渣

  彪子在琳姐的面前,比狗还乖。

  让掌嘴,立马十几巴掌下去,把一张本来很挫的脸抽的肿的老高。

  琳姐这才满意的摆了摆手,让他滚一边去。

  在场的许多人把敬畏的目光投向了那个戴着面具,穿着旗袍,身材超级火辣的火热女人。

  不少人小声嘀咕着,刘芒隐约听到有人提到她叫琳姐,似乎和黑盟有关。

  黑盟的话刘芒有听闻过,前天晚上那几个差点轮了卢梦瑶大米的恶棍,不就是黑盟的人嘛。

  看起来,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

  刘芒一直盯着琳姐看,一直用透视眼盯着她的美丽身体看,真不知道哪个男人那么好运,竟然能得到这么火辣的女人。

  只不过她的那张脸就有点儿不大妙,几道蜈蚣般的刀疤让她一点美感都没有。

  有着迷死人不偿命的身体,脸蛋却已经毁了,难怪她穿的那么性感,内外都火辣,也许想凭借身体来遮掩脸蛋的不足吧。

  琳姐从来不介意男人的视线,从不介意男人用贪婪的目光盯着她的火辣身体,倒不如说她很享受被男人用贪婪目光盯着的感觉。

  因为某个原因,她那美丽的脸庞被利刃蹂躏,让她的脸根本不能见人。

  但身为女人,她有着别的资本,一具火热到可以让男人着魔的身体。

  男人贪婪的视线,能让她找回一点自信,让她骄傲,让她短暂的忘记毁容的伤痛。

  刘芒的眼神,那种不加掩饰的赤果果目光,让她很是受用,“你叫什么名字?”

  刘芒说道:“刘芒,美女你呢?”

  “我的名字我自己都已经忘了,你可以叫我琳姐。马一贵欠了你多少钱,才让你胆大到来这里找他?”

  “那得看他能拿出多少了,要是能拿出一百万就欠我一百万,要是能拿出一千万,就欠我一千万。”

  琳姐说道:“看样子,你是特意来找他麻烦的。看在你那么有胆量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彪子,去把马一贵给我带来。”

  琳姐一声令下,彪子赶紧儿去楼上找人。

  大富豪酒吧一楼是大场,二三楼是包间,二楼一个包间里面,马一贵正和几个朋友在喝酒玩乐。

  马一贵四十出头,因为生活优越加上保养的好,看起来只不过三十五六而已。

  这会儿他正抱着一个衣着前卫的年轻女孩,想吻女孩的脸,结果被躲开了,只啃到了女孩的头发。

  没得嘴,马一贵很不客气的抓住前卫女孩一个柔软使劲一捏,骂骂咧咧道:“都到这里来了,还和老子装纯是吧,就你这小贱样装纯给谁看呢,再躲我一巴掌抽死你。”

  前卫女孩吃痛,推了推马一贵的手,可是没推开,“马哥,你放了我吧,我真不是那样的女人,这里漂亮女人那么多,你找谁不比我好呀,我那么笨,不会伺候男人。”

  “那些出来卖的贱货我玩的多了,没什么新鲜感,就喜欢你这样的年轻女孩。你也别和我装纯,今晚上要哄的我开心了,别说五千块,五万块我也借给你花。来,让我亲亲你,再躲开我捏爆你!”

  马一贵边说着,一张大嘴又往前卫女孩身上拱,眼看着就要亲到嘴了,门忽然被人踹开。

  马一贵气的蹭的就站了起来,“骂了隔壁的,谁他妈搅合我好事!咦……彪子,你他妈这是干嘛,闹哪样啊?”

  马一贵是大富豪的常客,和看场子的彪子再熟不过,两个人还曾经和不止一个美女共同战斗过,好的几乎可以说同穿一条裤子。

  瞧见是彪子,马一贵的火气立马散了,“来的正好,来,陪哥哥我喝几杯,我刚弄了个新鲜货,穿的一浪样儿,不过听说还是个雏儿,待会咱哥两一起尝尝鲜。”

  不仅要陪马一贵,还要陪五大三粗的彪子滚床单,前卫女孩一听傻眼了,赶紧摇头,“不行,我可不是出来卖的。马哥你慢慢喝,我还有事,先走了。”

  “草尼妹,你还骂了隔壁和我装纯呢!”马一贵一巴掌打在前卫女孩的脸上,抓住她红白相间的头发把人给拽过来,“老子告诉你,今天你是乐意也得乐意,不乐意也得乐意,别说让你伺候我们哥两,就是再来十个男人加条狗,你也得给我挨着!彪子,老规矩我前面,你后面,咱一起伺候伺候这小娘皮。”

  前卫女孩屈辱极了,但迫于马一贵背景,根本不敢抵抗,只能无助的闭上眼睛。

  彪子哪里有玩妞的心情,冲着马一贵道:“你就别在这里嘚瑟了,出大事了,有人找你麻烦,琳姐叫你过去一趟。”

  马一贵道:“琳姐,哪个琳姐?”

  “在长河路这里,除了她还有谁敢自称琳姐?”

  “草,你不早说,快,快过去瞧瞧。”马一贵赶紧出去,但走了两步回过头看了一眼前卫女孩,又怕他离开的时候这货跑了,干脆拉着一起走。

  刘芒一直在楼下等着,没用多久瞧见彪子回来了,身后带着好几号男女,为首一个是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手里面拽着一个前卫女孩。

  仔细一看,还真是巧了,刘芒认识那个女孩,她不就是花蕊的同学,方强强的女朋友徐蝶嘛。白天一副浪样,晚上更是的,身上穿的衣服真是够省布料的。

  刘芒在四名药房的时候,从花宁的手机上看到了马一贵的样子,拽着徐蝶的那个男人,就是马一贵来着。

  马一贵屁颠屁颠来到琳姐面前,点头哈腰道:“琳姐好,您叫我有什么事儿?”

  琳姐的鲜红嘴唇正含着烟嘴,红唇微微张开那么一丝,一口烟雾从嘴里喷出,淡淡说道:“听你的意思没事儿就不能叫你了?”

  马一贵卖乖的抽了自己一巴掌,“瞧我这张臭嘴,琳姐您千万别往心里去。甭管有事没事,您随叫随到,等着您吩咐。”

  “那就好。”琳姐手上烟管指向了刘芒,“你欠他的钱,他跑到我这里找你要账,给我惹的好大麻烦。本来不想管的,但谁叫我闲着呢,你和他处理一下,把事情给了了,了不了的话,去外面解决去。”

  “我欠账?”马一贵横眼瞄向了刘芒,“你他妈谁呀,我都没见过你,哪辈子欠你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