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03章 旗袍美人

第103章 旗袍美人

  彪子的手下几乎全围了过来,酒吧里面出了事儿,不少人都伸着脖子瞪大眼睛等着瞧热闹。

  刘芒左右侧目看了一下,这些家伙大都有着纹身,一个个痞气十足,身上要么藏着刀子匕首要么就是棍子之类,还有个裤裆里竟然塞着把折叠刀,横看竖看都是职业混混。

  先无视那些个喽啰,刘芒的视线锁定了彪子,“有些事情先说清楚,我今天过来不是想闹事,只要你把马一贵交出来,我立马走人。要是你不乐意,偏和我玩硬的,我也不介意活动一下筋骨。”

  黑背心骂骂咧咧道:“小子你口气挺大的嘛,我还真没见过那么有操蛋的人,你丫是不是好好的日子活腻歪了,来找死乐呵呢?”

  “真动手的话,谁死的话可不一定。”

  黑背心发觉有点不对劲,对方不仅不怕,竟然还笑了起来,一副不把自己这边几十号人放在眼里的样子,难不成他有什么靠山?

  该不会是别的帮派看上这里,打算来砸场子吧?

  黑背心四下看了下,也没多少生面孔呀。

  可是黑背心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大哥,要不撵他滚蛋得了。”

  “我****我彪子的场子竟然有人来找茬,就那么放他走,老子脸上挂得住?敢到我彪子的场子要账,还是要马哥的帐,不给他点乐子怎么成,给我上,往死里打!”

  彪子一声令下,距离刘芒最近的两个混混抢先出手,一个从后面狠踹他的腰,另一个抡着棍子就砸他的脑门。

  刘芒身体微微向前,一只手抬起抓向砸过来的钢管,同时向后抬起一条腿,来个了凶狠的后摆腿,抢先踹在出腿的混混肚子上面,一脚把他给踹飞出去。

  手掌已经握住钢管,握紧后快速抽了过来,刘芒速度太快了点儿,混混手上一层皮都被生生扯了下来。

  倒飞出去的混混撞在另外两个混混身上,三个人一起飞出去砸在几米外的卡坐上,两个落在了客人身上,另外一个落到了桌子上,倒霉的是一个啤酒瓶正对准他飞过来的屁股,被粗大的啤酒瓶生生爆了菊花。

  钢管被刘芒夺走的混混愣了一会儿,等到手掌上满是鲜血的时候才意识到发生什么,抱着手臂撕心裂肺的惨嚎了起来,“妈呀我的手,我的手……”

  刘芒一瞬间而已,就干趴下四个混混,其余的混混被吓得都后退了一步,和他拉开了一点距离。

  彪子之前那副嚣张样儿哪里还有,眼睛已经眯了起来,“看不出来,原来是个高手啊,难怪那么嚣张,一个人跑到我这里撒野了。不过你别横,来我的地盘想撒野,没那么容易。”

  身边就算混混再多,也只不过是一些个打架厉害点的混混而已,刘芒完全没放在眼里面,冷笑道:“别说那些狗屁没用的废话,要么把马一贵交出来,要么动手试试看。”

  刘芒那眼神,就像是看着一条狗似得,让彪子特不爽,想出手,但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刘芒这个家伙,心里竟然毛毛的,本能的害怕了他。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女音:“出了什么事儿?”

  听到女人,围住刘芒的那些混混赶紧儿闪开,让出路来。

  刘芒回过头看去,一个穿着旗袍,手里面拿着起码半米长细长烟管的女人款款走了过来。

  女人身上穿着一套非常漂亮的旗袍,火红色的锦缎,胸口秀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

  旗袍的款式是极为修身型的,完美的衬托出女人的细腰丰臀。而且是低胸款式,前襟开口更是展露大变雪白肌肤,一抹深深的沟沟迷死人不偿命。

  更要命的是,旗袍是超高叉,两侧的开叉直接到了腰部,随着女人婀娜的步伐,不仅两条修长挺拔的美腿,就连香臀都若隐若现。

  刘芒睁大眼睛盯着女人看,这个女人的身材非常棒,一双长腿几乎可以和林紫玥媲美,配上那套端庄里透着性感,性感中还有点端庄的旗袍,把她的妖到骨子里的魅力展现的淋漓尽致。

  再看女人的脸蛋,刘芒意外的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戴着面具,一个雪姬面具。

  因为之前面具女墨倾城的关系,刘芒对戴面具的女人有着特别的好奇,开启透视眼看了下。

  那张雪姬面具下,有着精致动人的五官。

  美丽的眼眸,丰润的嘴唇……本来应该没得冒泡才对,可是偏偏脸蛋上面有着几道刀疤。

  难怪她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原来脸上受过伤,而起很严重,都已经毁容了。

  刘芒在向下看,呜呜呜,竟然什么都没看到,这个女人的衣服下面竟然是真空。

  明明旗袍开叉那么高,下面竟然是真空,她就不怕一阵风吹过来走光。

  看着看着,刘芒的鼻血差点窜出来了,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太过火辣了点,而且是里里外外都辣的类型,太叫人受不了。

  就在刘芒贪婪的盯着女人看的时候,彪子恭恭敬敬的朝着女人半弯下了腰,用低声下气的语气道:“琳姐您来了,这小子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到我们这里找麻烦,我正打算修理他呢。”

  琳姐的目光投向刘芒,轻声问道:“你一个人来找麻烦,找什么麻烦?”

  刘芒说道:“我可不是来找麻烦的,而是来找马一贵的,只不过你的手下特不好说话,不但不交出人,反而想抽我一顿。”

  “马一贵既然是我们酒吧的客人,自然没有交给你的道理,他们做的似乎也没错。今天这件事情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你走吧。”

  彪子一听急了,快语说道:“这怎么行,他打伤了我们好几个兄弟,琳姐你怎么可以就那么放他走!”

  琳姐冷冷扫了彪子一眼,“掌嘴。”

  彪子哆嗦了下,赶紧抽自己的嘴巴子,“我该死,都怪我多嘴,我不该质疑琳姐的决定,我该死,我该死……”

  彪子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往自己脸上抽,一巴掌比一巴掌重,不像是打自己的脸,就像是打刚上了他老婆的男人的情敌脸似得,很快嘴巴抽出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