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48章 美女总裁私拍

第48章 美女总裁私拍

  手机上的照片明显是在浴室拍的,上官可儿的肌肤泛着沐浴后特有的娇艳光泽,头发湿漉漉,站在镜子前,一只手握着手机正在拍照,一副妩媚的样儿,别提多诱人了。

  再往下看,大半的身子被一条毛巾包裹着,下面两条长腿白的炫目。

  刘芒咕噜吞了下口水,这张照片里面的上官可儿,真的是太性感了,这样的女人美的简直冒泡,估计江南市也找不到几个。

  那么冷艳一个女人,还有性冷淡,竟然拍这么性感的自拍照,还真是出人意料,看样子,应该也是个外冷内热的美人。

  她的冷艳也许就只是表面而已,内心的话也许全都是火焰。

  刘芒不得不说,有些人还真是不能看外表。

  就像是他自己,明明一个十足老好人,新时代好少年,偏偏有那么多女人说他是流氓,太冤枉了。

  刘芒是不知道上官可儿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把这个手机送给自己,太好运了。

  死盯着一张照片看了好一会儿,刘芒翻到了第二张照片上。

  呜呜呜,上官可儿穿着一件睡衣,特慵懒的躺在软床上的自拍。

  不得不说上官可儿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了点儿,可惜她不是做模特的,不然就她的身材气质,一准大红大紫,身边围着一群有钱的阔少爷,苍蝇一样跟着她在她身边打转,想把她给弄到手。

  要是她想进军娱乐圈,都是轻松的事儿,如今当什么总裁啊,真是可惜了,太可惜那么好的身材和脸蛋。

  没等刘芒仔细看下面的照片,外面传来脚步声,紧接着花宁和花蕊进了前厅。

  听到声音,刘芒赶紧儿把照片给关了,但没来得及把手机藏起来。

  花蕊看了下前厅,就刘芒一个,“人果然已经走了。咦,好漂亮的手机,刘芒你哪儿来的?”

  “刚才的女病人当诊金给我的。”

  “给那么贵一部手机,她还真舍得。快,让我看看。”

  花蕊笑嘻嘻把手机给抢了过来把玩着,刘芒挺担心她打开相册的,时不时瞄一眼。

  花宁摸着胡子望着刘芒,一个劲看啊看,看的刘芒心里都毛毛的,“花爷爷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花宁笑语道:“是有点儿话,是那么回事,我这辈子最佩服的人就是神医了。他的医术在我看来,完全就是神技。可惜我年纪大,要是年轻的话,一准拜他为师。”

  自家师父的医术怎么样,刘芒再清楚不过,在他面前估计还没有不能治好的病,“我师父的医术确实高明,花爷爷你想拜师的话估计不行,就算是你年轻几十岁也没可能。”

  “这是为什么,是不是神医只选择天资极好的人为徒?”

  “也不是那么说,我师父收徒弟,只传授他的子孙。师父他虽然有个女儿,但一直不喜欢学医术,很早就离家出走了。我呢虽然不是他儿子,却是他从小养大,是他的养子,而且他一直想把女儿,也就是我大师姐嫁给我。有这层关系,他才收我做徒弟,教授我医术的。”

  对于学到师父的精妙医术这件事情,对刘芒来说可以说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

  出生后没多久就被父母遗弃了,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对他刘芒来说自然也是。

  但说起来,也多亏被父母遗弃了,否则也不会被师父师娘夫妻两个给收养,也不会学到绝妙的医术了,更不可能学到神技透视眼。

  听刘芒那么说,花宁说道:“也难怪神医那么选,只是可惜那么神奇的医术没办法推广开,要是能推广开就好了。”

  花蕊说道:“是啊,要是什么病都能治好的医术推广开就好了。”

  刘芒道:“我可不那么想,就算我师父肯收一百个徒弟,能学会他医术的,也不会多出几个。我跟着师父学医十来年,从小就开始研习药理,学观病之法,还有要用特别的方法淬炼身体,还有一些个常人难以理解的方法来锻炼自己。一个师父教一两个徒弟还有可能,教三个以上的徒弟,绝没有那么好精力,还有所需要的各种药材也是个大难题。”

  花蕊道:“看样子学神医的医术没那么容易,那刘芒你学会几成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自从三年前开始,师父就不再诊病,让我开庐行医,三年来刘家村所有人的病,包括猪猫狗的病都是我治好的,三年来还从没有遇到过我治不了的病。”

  “猪狗还有小猫你都能治?”

  “能啊。虽然是动物,但病理其实都是通的,只要找到病根就好治。”

  “刘芒你好厉害哦,我都有点崇拜你了。”花蕊眼睛里面已经冒着小星星,他爷爷的医术够厉害了,刘芒似乎更棒。

  刘芒嘿嘿笑了起来,“不要崇拜哥,哥就是个传说而已,要是你非要崇拜的话,早晚会爱上我哦。”

  “你讨厌,就知道逗我,不理你了啦。”花蕊娇滴滴嗔刘芒,不仅没不理他,反而凑近了他一点,“刚才你把我们给支开,弄的那么神秘,那个女人到底得了什么病啊?”

  花宁道:“不像话,不该问的事情不要问。”

  花蕊吐了吐舌头,扮可爱,“爷爷,人家只是有点儿好奇,随口问问嘛。再说了,我是女孩子,知道也没什么的。刘芒,你说是不是。”

  边说着,花蕊边抱着刘芒一条胳膊晃啊晃,亲昵的不得了。

  虽然花蕊的身材不是特别辣,但浑身上下软的像是棉花,刘芒的一条胳膊被她抱住蹭啊蹭,别提多要命,“我说蕊蕊,这件事情咱待会儿再说,你先放开我胳膊。”

  “不放,我就不放。”花蕊不仅不放开,反而更大力的晃,“说嘛,说嘛,快说嘛……”

  “好吧,我说还不行。”刘芒是招架不住了,自家内定的这位小媳妇太会缠人了,“你把耳朵凑过来一点。”

  刘芒和花蕊耳语起来,不远处花宁笑眯眯看着两个人,嘿嘿,这两人有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