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305章 竟然有这等新鲜事

第1305章 竟然有这等新鲜事

  徐蝶看着刘芒的手,还真是两只手都闲着呢,他也没第三只手,那正在摸自己屁屁的手是谁的?

  刘芒的手已经伸了出去,迅速伸到了徐蝶的后面,很轻松的就抓住一只正在揩油的手,把一个人扯到了面前来。

  被刘芒拉过来的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一身韩系休闲装扮,还戴着个墨镜。

  没等刘芒开口呢,青年大声嚷嚷了起来,“卧槽,你扯我干嘛,我招你惹你了?”

  刘芒虽然没看见,但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肯定是这货趁着车上面人多,悄悄的摸徐蝶的屁股来着。

  对这种揩油的色狼,刘芒可不会轻饶了他,“你是没招惹我,可你招惹了我朋友,这件事情我还就得管管了。说吧,我该怎么收拾你,是砍你一条胳膊,还是切了你的下面,或是直接剁了你的脑袋?总之你今天得丢一样零件,说吧,选哪样?”

  “我选你老母,你他妈赶紧放了我!”青年死命想把手抽回来,可是哪里抽的回来,不仅没抽回来,刘芒稍稍用力,捏的他骨头都快断了,“放手,放手,快放手,妈啊,疼……”

  本来拥挤的车厢,忽然间有冲突,乘客下意识的都忘前后挪,很快腾出一个空间来,就刘芒,徐蝶和被刘芒抓住的青年在空间里面。

  紧接着又有几个衣着打扮差不多的青年从人群里面窜了出来,一个个冷眼瞄着刘芒。

  其中一个穿着蓝色九分裤,夏威夷衫的青年指着刘芒的鼻子大声说道:“小子你什么人啊,拽着我兄弟干嘛,想搞事儿是吧,你也得看看地方,敢找我兄弟麻烦,没你的好!知道哥几个谁罩着的吗,说出来吓死你!”

  刘芒笑呵呵打趣道:“哟呵,又冒出人来吓唬我,看样子都知道我胆子小,好欺负是不是。我倒是想知道你到底有谁当靠山,说出来吓唬我一下,也让我害怕一回。”

  夏威夷衫青年觉得有点儿不对劲,自己这边明明那么多人,刘芒这货竟然完全不害怕,真不知道他搞什么鬼。

  难不成,这货也有点儿背景?

  但仔细一想,夏威夷衫青年觉得一坐公交车的,也不大可能有什么背景啊,“那你给我听好了,我们兄弟几个的靠山,来头大着呢。我们江南市最近两月,风头最响亮的那位就是我们大哥来着。像你这样的渣渣也敢在我们面前嚣张,你纯作死!”

  刘芒道:“江南市最近风头最响亮的,谁啊?”

  夏威夷衫青年一副看外星人的样儿瞄着刘芒,大声嚷嚷着:“还能有谁,刘芒刘爷!”

  “刘芒?”刘芒闻言瞄向了徐蝶,这他娘什么情况?

  徐蝶微微摇头,她哪里知道怎么回事儿呀。

  刘芒可不记得曾经收过什么小弟,说起来倒是招揽了几个手下,不过都是真正的玄门高手来着,例如剑奴,樊江海,李大胖,了凡,李雪娘这样的牛人,实力再不济,也是个入圣境下品的高手来着。

  再看面前的几个青年,一个个几乎都在脸上贴着战斗力就只有五,绝对属于渣渣级别的标签,一看就是电视剧里面活不过两集的家伙,几乎都等同一坨屎,他刘芒招揽这种货色干嘛。

  再说了,他从来就没见过这些家伙。

  等等,也许是弄错了,也许是同名同姓的人来着。

  想倒有可能是同名同姓的人,刘芒问道:“你们说的那个刘芒,到底是哪一个,他是做什么的?”

  “你外地刚来的吧,在江南市这一亩三分地,说起刘芒来,还能想到第二个吗?当然是那个抬手就干掉黑盟大哥梁叔,轻松灭掉黑盟,还暴抽方氏集团大老板方正卿的脸,暴干了吴氏集团大老板吴万魁全家女人,更拿下了江南市半数娱乐场所的那位了!”

  刘芒越听越不对劲,宰了梁叔灭掉黑盟的是他不错,抽了方正卿大脸一顿的也是他没错,可是暴干吴家吴万魁全家女性,拿下江南市半数娱乐场,和他有一毛钱关系吗,他可不记得有做过那种事情。

  徐蝶因为和刘芒走的比较近,对刘芒的事情听闻不少,也狐疑了起来,小声问刘芒,“有两件事情,我怎么听着耳熟呀?”

  徐蝶瞄着刘芒,那几个青年,该不会真的是刘芒的手下吧?

  刘芒说道:“我听着也觉得有点儿熟。”

  夏威夷衫青年见刘芒和徐蝶脸色都有点儿古怪,以为把他们给吓着了,更得意了,大声道:“现在怕了吧,你敢找我兄弟麻烦,真是作死。我可告诉你,今天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就算了,不想死的先磕头,给我磕一百个响头,再把我的鞋子给舔干净了,说不定我心情好,就轻饶了你。”

  被刘芒抓着咸猪手的青年更是嚣张的不行,“让他磕头舔鞋子而已,太轻饶了这孙子,让他拿十万块钱出来,不让他出点血,这事儿不算了!”

  车子已经到了一个站台,却没有一个人肯下车的,都伸着脖子瞧着热闹。

  刘芒嘿嘿笑了起来,新鲜事儿年年都有,还真是没遇到过那么新鲜的,“让我磕头舔鞋子还要拿出十万块钱来,啧啧啧,你们这要求真是不高嘛。”

  几个青年微微一愣,夏威夷衫青年暗道这货是不是犯傻了,有毛病来着?“怎么着,你还嫌轻了,是不是想尝点儿狠的?”

  “那倒不是,我只是想见识一下你们嘴里面那位刘芒刘爷来着,看看他长什么样儿。”

  被刘芒握着手的青年大声嚷嚷了起来,“我们刘爷也是你这种渣渣可以见的,你他妈真当自己是号人物了?”

  刘芒手上稍稍用力,轻松拧断了那只咸猪手,再一脚踹在他的裤裆上,轻松把他给变成了太监。

  青年疼的嘴巴大张着,疼的连吼都吼不出来,低头看着血淋淋的裤裆,眼睛翻白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晕死了过去。

  刘芒也不管在车上面,就摸出烟来点上一根,笑眯眯的盯着那几个被吓得脸色惨白的青年,特别是穿着夏威夷衫那货,“立即给我把那位所谓的刘芒刘爷给小爷叫过来,他要是二十分钟之内不到,小心你们的两条胳膊和三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