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210章 骗了你还得谢谢哥

第1210章 骗了你还得谢谢哥

  刘芒的邀请,许依依差点就答应了下来,她有一瞬间想报复韩秋水的冲动。

  她明明真心对待韩秋水,对韩秋水一心一意的,从来没有想到过背叛他,更不可能背叛他。

  可是韩秋水倒好,就因为她离开几个小时,和刘芒相处了几个小时而已。

  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韩秋水却认定了她和刘芒有一腿。

  不仅冤枉她,还要杀了她,完全一点不留情面。

  前一天还是温柔情郎,今天就变成了残酷杀手了,变脸比翻书还要快。

  以前的韩秋水对她呵护备至,今天的韩秋水多疑,冷酷绝情,是彻头彻尾的冷血动物。

  韩秋水不是说她偷人了嘛,背着韩秋水和刘芒有一腿了嘛,许依依差点答应了刘芒,干脆和刘芒厮混,真的给韩秋水戴一顶绿帽得了。

  可是她不能,理智告诉她不能那么做,她和刘芒之间根本没可能的,两个人只不过是刚认识一天而已,彼此都不熟悉,怎么可以做那种事情。

  再说了,报复韩秋水又有什么用处,已经回不到过去了,回不到以前那种时光了。

  见许依依不吱声,一个劲的用古怪的眼神盯着自己,刘芒给了她一个微笑,笑语说道:,“刚才和你开个玩笑,别太当真了。你瞧你浑身湿哒哒的,别着凉了,把水拧一下好了。”

  看着面前的女人,刘芒一点也不着急,白痴韩秋水,竟然把这么一个大美人儿给赶跑了,他还真是有问题。

  说起来这件事情也怪他刘芒,要不是他今天中午的时候把许依依给带走几个小时,韩秋水也不会迁怒她。

  刘芒当时打的主意就是想恶心一把韩秋水,让他误以为被戴了绿帽,没想到效果那么好,韩秋水真的信了。

  更没想到的是韩秋水竟然那么狠,要杀了许依依。

  还好韩秋水的手下不错,把许依依给放了。

  说起来刘芒觉得挺对不起许依依的,他想恶心韩秋水,却差点把这个女人给害了。

  万幸的是她现在没事儿,只是太伤心了而已。

  许依依蹲了下来,呜呜呜的哭着,边哭边喃喃着:“为什么,为什么她不信任我,我只不过和你呆在一起几个小时而已,我们明明什么都没做,他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难道我真的像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吗,难道我真的有那么下贱吗?还是说在他的心里面,我就是那样的女人?”

  刘芒蹲了下来,拍了拍许依依的肩膀,安慰道:“你别想那么多了,也别太伤心难过,有些事情你现在看不开,过段时间就觉得完全不是事儿了。”

  “可是我现在想不通,就是想不通,他为什么要那么对我。”

  “也许他不是不信任你吧,而是不信任我,因为我不是什么好鸟来着,我这个人很好色的。”刘芒边说着边摸出烟来想点上一根,结果烟都湿透了了,只能丢一边去,接着说道:“我和韩秋水根本不是什么朋友来着,我们两个可以说是死对头了。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也就是不到一月的时间而已,但未来某一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今天中午把你带走,也难怪他会多心误会你。”

  许依依闻言抬起头来,含着泪水的眼眸死死的盯着他,“你的意思是,一切都怪你咯?”

  刘芒说道:“也不能那么说吧,毕竟我又没对你做什么,而且我也没想到他那么狠竟然要杀了你。说起来我欠你的,但我刚才救了你一命,我们之间算是扯平了。”

  “扯平?怎么扯平了?”许依依抓住了刘芒湿漉漉的衣领子,“怎么扯平,你,你,你这个坏人害的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害的少主他误会我,要杀了我,你扯平的了吗?”

  “你冷静一点儿,说起这件事情来,你似乎还得感谢我呢。”

  “我还要感谢你?”许依依真想喷刘芒一脸血,这个人真是太无耻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子。

  “我那么说,当然有我的道理了。”刘芒说道:“你确实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你能认清韩秋水那个人吗?要不是我,你能知道韩秋水到底是什么心性?”

  许依依闻言沉默了,松开了刘芒的衣领子。

  是啊,要不是刘芒,她怎么会知道韩秋水是那种喜怒无常冷血残忍的人。

  那样的家伙因为疑心,竟然连他最最心爱的女人都能说杀就杀,哪怕他回心转意了,诚心来找许依依,许依依也不可能再回到他的身边去。

  今天是因为刘芒,韩秋水才显露了本性,但就算今天刘芒没有出现,以韩秋水的性子,以后说不定还是会出问题。

  许依依苦笑了起来,茫然的看着刘芒,“也许我真的该感谢你吧,那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

  刘芒说道:“感谢就免了,你只要答应我,别想不开就行。”

  刘芒站起身四下看了看,“我们老呆在这里不是事儿,先上岸去。”

  这条船是小型游船,划桨的那种,刘芒拿过船桨把小船滑向了岸边去,随便找了个地方上岸。

  鞋子跳湖就人之前就脱了,刘芒光着脚,拉着许依依走过湖堤来到路边,想拦辆车子。

  环湖路这里是绝对的有钱人玩乐地方,北岸上食府扎堆,车子不少,可惜没一辆肯停的。

  刘芒看着自己和许依依那湿哒哒的样儿,也难怪别人不肯停车了,干脆拉着许依依步行去市区。

  许依依的手一直被刘芒攥着,感受着刘芒手心传来的温热,心情复杂极了。

  她承受不住巨大打击,跑来跳湖,却被刘芒给救了起来,刘芒给了她新生。

  就算她能鼓起勇气活下去,以后又该何去何从?

  她以后该怎么办,在哪里生活,靠什么生活下去?

  许依依好迷茫,真的好迷茫。

  走着走着,没多久离开了环湖路,又穿过几条街,许依依看着路两边的街道,完全在陌生的地方,“我这是要去哪里?”

  刘芒脱口说道:“这个时间,当然是去开房了。”

  许依依的脚步吓得骤然间止住了,刘芒回过头,笑语说道:“给你安排个住处而已,不睡你。”

  “男人说的话,谁知道哪一句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