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1029章 生死一线间

第1029章 生死一线间

  “不会,刘芒他没死,他不可能会死的!”

  墨倾城死命挣脱了李大胖和了凡的手,大声的喊着。

  她不信,她才不信刘芒会死呢。

  刘芒说过的,要让自己为他生一堆孩子,要和她甜甜蜜蜜一辈子的。

  刘芒那么坏,天不怕地不怕的,又那么本事,仿佛天底下没有任何事情能难得住他。

  那么一个人,怎么会死了呢。

  墨倾城不信,她才不信刘芒会死掉,“他就在水下面,也许是受伤了,他根本没死,我要去救他,我要去把他救上来,你们让开,都给我让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李大胖哭丧着脸说道:“嫂子你听我说,刘芒是我哥么,我也不愿意他死掉。可是刚才那个大家伙你也看到了,刘芒也是为了我们,才,才下水和它斗的。他一番好心救了我们,你可不能让他死的不值得啊。你就这么下去,等于是送死,万一你出现儿意外,哥么他在天之灵也不会安心的。”

  “他死了,我才不要活着呢,就算他死了,我也要把他的尸体给找上来!”没人比墨倾城自己更清楚,她有多喜欢刘芒那个男人。

  刘芒是第一个走进她生命里的男人,也是唯一一个得到她身体的男人,刘芒答应会和在一起一辈子的,他不能死,绝对不能的!

  就算死,墨倾城也要找到他的尸体,才不要刘芒悲惨的躺在冰冷的水底被鱼吃掉。

  李大胖很想说一句,现在哪里还能找得到尸体,肯定被那个怪物给吞掉了,但没能说出口来。

  了凡双手合十,冲着墨倾城道:“墨施主你节哀顺变,有道是人死不能复生,太过悲伤也没用。刘施主他是为了救我们而死的,是大造化,肯定是会登西天极乐世界,你看开点。”

  “我看不开,我才看不开呢,我这辈子就那么一个男人,我不要他死,不要他死……”

  墨倾城激动极了,刘芒失踪让她几乎快要崩溃了。

  乌云甜甜站在墨倾城背后,趁着她不防备,一掌打在了她的后颈上,把她给打晕了过去。

  李大胖看着早已经恢复平静的河面,忍不住又是一声叹息,“那么好个人,怎么就没了呢。”

  秀儿跪在地上,捂着脸蛋,呜呜的哭着,这两天她都成了泪人,昨天为她的爸爸哭,今天为刘芒而哭。

  了凡盘腿坐在了地上,面对着宽阔的河面,诵读往生咒为刘芒超生。

  许久后,几个人带着昏迷的墨倾城,去蛇部方向。

  一天之后,下游几十里外的一处地方,剑奴拥着刘芒,躺在一个树洞里面。

  刘芒没死,只是受了重伤而已,剑奴悉心照顾了他整整一天一夜。

  被巨型龟背鳄尾巴扫中那一下,让刘芒伤的非常重,整天一天一夜时间,还在昏迷中。

  迷迷糊糊的,刘芒来到了一个特别的地方,一个到处都是烂漫山花的地方,非常的漂亮。

  刘芒茫然的在山间走着,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跟不知道要去哪里,漫无目的的走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哭声传来了。

  刘芒循着声音找了过去,发现有一个小女孩蹲在一块石头上面哭。

  小女孩的模样非常的可爱,有着毛茸茸的大耳朵,就像是狐狸的耳朵,屁股后面还有一条长长的白色大尾巴。

  有着毛茸茸耳朵和白色尾巴的小女孩一直哭,一直哭,等发现刘芒走近了,哭声顿时停住了,特开心的扑向他,“师父师父,我终于又找到你了,我好想你,好想好想好想你……有你在,就不会有人欺负我,就没有人敢伤害我了。那么多年没见到你,我好想好想你,再也不要离开我,师父你再也不要抛下我……”

  师父?刘芒怎么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一个徒弟,没有任何的印象,完全想不起来。

  可是这个可爱的小女孩,真的好依赖自己,就好像自己真的是她的师父似得。

  刘芒想不明白,想问小女孩,结果她很快出现了诡异的变化。

  她屁屁后面的尾巴,竟然变成了两条。

  伴随尾巴多了一条,她的身体也开始成长,从两三岁的小不点儿,变成了一个四五岁的小不点。

  女孩的尾巴越来越多,最终竟然长出了九条尾巴来,人也变成了一个有着倾国倾城容颜的绝色成熟大美人儿。

  这个女人的外貌,完全不输给刘芒心中有着第一美人的花蕊真容,甚至比花蕊真容还要美艳,美的让人心醉。

  她的身材更是火辣至极,火热的身体差点让刘芒失控了。

  “师父,我生生世世都是你的人,不要再离开我,不要再松开我……”有着九条尾巴的绝色美人动情的说着,重重的吻住了刘芒的嘴唇,给了他一个热吻。

  刘芒的意识再次模糊了,他看不清面前的东西,听不到声音,但身体能清楚的感受到怀里有一个温润的身体,有着一个身材火热的女人在怀中和他热吻着。

  遵循着本能,刘芒想占有这个女人,把她变成自己的,可是下一秒,他被推开了一点,耳畔更是传来一声娇呼:“不行!”

  蓦然间,刘芒清醒了过来。

  那个绝美的狐女不见了,漫山遍野的山花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树洞,他躺在树洞里面,怀里的女人是剑奴。

  刘芒使劲眨巴了下眼睛,再掐了下自己的腰,生疼,绝对不是做梦,看样子刚才才是梦。

  刘芒瞪大眼睛看着剑奴,看着她拿掉面具之后美艳的脸庞,看着她火热的身体,看样子,两个人好像是睡在一起,“这是怎么回事?”

  剑奴还以为刘芒问她为什么不愿意,幽幽说道:“我是主人你的人,你想吩咐我做什么都行。可是,可是你受的伤真的很重,做那种事情不好,万一加重伤势就不好了。如果主人你想要我,等伤势痊愈了,我是不会拒绝的。”

  刘芒一脸的茫然,什么做那种事情啊?

  受伤的事情,他倒是想起来了,之前在河里面和巨型龟背鳄厮杀受伤。

  之后呢,之后的事情,他完全不记得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谁能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