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品透视 > 正文_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我只求无愧于心

正文_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我只求无愧于心

  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自王洋口中不断响起。

  每一口咳嗽声伴随而来的,必然是大口大口的鲜血直喷。

  显然妖化之躯的破碎受到的反噬伤害,直接让王洋的本体直接进入了重伤状态。

  咔嚓……咔嚓……咔嚓……

  身上一道道裂痕不断绽放,这一刻因为妖化之躯碎裂的强大反噬,王洋的身躯竟然如同之躯的妖化之躯般突然出现无数裂痕,而且哪怕是以王洋的不死之身恢复力,在宇文战那神魔境力量的特性下,都无法快速修复王洋身上的伤势。

  重伤垂死……

  这一刻,因为妖化之躯的碎裂,王洋明显的已经进入了重伤垂死的状态。

  只是纵然伤的如此之重,王洋还是用左手搂住了从空中跌落下来的爱丽丝公主,从始至终的都未曾让爱丽丝公主受过一次伤。

  看着王洋如此,爱丽丝再也忍不住的彻底崩溃。

  “王洋,你太傻了,你为什么硬要做英雄呢。”

  “这个世界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宁愿你是一个坏人,一个自私自利的坏人,那样你就不会如此傻的再这里血拼到底。”

  “那样你完全可以斩杀掉宇文战,那样的话,在地球上你将永远都是当世第一人,凭借你那无数神通,你永远都不可能死。”

  悲伤的哭泣声不断自爱丽丝公主口中响起,这一刻他更是直接从自己身上撕扯衣服,丝毫不顾及这样可能会让自己春光外泄,试图将爱丽丝身上的伤口彻底包扎。

  “咳咳咳……咳咳咳……”

  挥着手,制止了爱丽丝公主的动作,王洋一脸无所谓的道:“没有用的,不用包扎伤口了,我的时间不多了,与其这样鲜血耗尽而亡,还是让我发动最后一次攻击,死也我也死在战斗中。”

  “发动攻击,你还想对我发动攻击。”

  “开玩笑吗,就凭你现在的状态,还想对我发动攻击。”

  “如果不是你掌控的力量比较特殊,以你现在的伤势,你恐怕连飞行都无法做到了,哪怕是我不对你动手,你都会鲜血耗尽而亡,这种情况下你竟然还妄想对我发动攻击,真是太自不量力了。”

  不屑的笑声不断自宇文战口中响起,这一刻,宇文战更是直接高高翘起尾巴指着自己道:“我就站在这里,看一看你最后的力量,能不能够支撑你飞到我面前,如果能我就任你攻击,直至你鲜血流尽而亡,如果不能,我不但会摧毁你的尸身让你尸骨无存,还会在这里当场占有你的未婚妻,让你明白当英雄是要付出代价的。

  “咳咳咳……咳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不断自王洋的口中响起,这一刻王洋好似没有听到宇文战的话,直接鼓起最后的余力,将爱丽丝自怀中甩了出去。

  砰……

  巧力的使用下,让爱丽丝公主的身躯直接落到了之前的小岛上,但是因为伤势实在过重,他根本无法如同之前的林大头般,在为爱丽丝公主凝聚一个元力护罩。

  “咳咳咳……”

  更加剧烈的咳嗽声不断自王洋的口中响起,因为甩出爱丽丝公主用出了太多的力量,这一刻王洋身上的裂痕竟然又开始不断扩大。

  噗噗噗……

  无数鲜血不断自那一道道的伤口不断喷出,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王洋此刻的身躯如同他之前的妖化之躯般,已经无限濒临破碎崩灭的局面。

  只是不同于妖化之躯破碎了还有本体,一旦本体破碎崩灭了,那王洋就算是真正死亡了。

  看着王洋因为妖化之躯的破碎崩灭反噬,身躯的伤势竟然重到如此程度,无数人已经忍不住的开始不断哭泣。

  可是对于这一切,王洋却都表现的宛若未见,丝毫没有一副自己就要死亡了应有的恐慌。

  这一刻,在将爱丽丝公主甩出之后,他竟然目光凌厉充满杀气的直接望向宇文战。

  在众人震惊不已的目光注视下,他更是直接迈开腿,真的向着宇文战走去。

  啪啪啪……

  每走一步,他身上的伤势就会加深一分,鲜血喷涌的势头就会汹涌一分。

  只是对于这一切,他都表现的宛若未决般,仍旧是一步一步坚定不移的向着宇文战靠近。

  “英雄,脑子缺一根筋的英雄,果然都是不死不休的典范。”

  “只是这个世界终究是靠实力说话的,你的伤势最多只能维持你走百步,你就必然灭亡,而你我之间的距离足足有二百步,这么远的距离你别说是走,就算是爬以你目前的身体状况都不可能爬到我的身前。”

  一脸鄙夷的望着王洋,宇文战不屑的讥笑道:“不过嘛,如果你肯向我跪下,对我磕上三个响头,那我倒是不介意向前挪百步,让你在临死前能够给我最后一拳,不至于抱着遗憾而死。”

  “我王洋一生上不拜天地下不跪鬼神,岂会跪你这个窝囊废。”

  脸上充满了浓浓的不屑之色,哪怕是已经频临死亡,王洋的腰杆仍旧挺的笔直,宛若一尊无敌的战神傲然道:“你以为我所求的是最后打你一拳,却不知道我所求的只是无愧于心而已。”

  “无愧于心……”

  看到王洋再一次提及无愧于心,宇文战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一抹迷惘之色。

  “没错,无愧于心。”

  腰杆挺的笔直,哪怕是每迈出一步,都会加速自己的死亡,王洋仍旧脚步坚定的道:“救爱丽丝公主放弃斩杀你的机会,是因为之前她曾对我留手过一次我才能无愧于心,不逃跑留下死战到底,是因为我在关键时刻没有及时来到战场,害的爱丽丝公主与林大头没有斩杀你心存愧疚,唯有如此做才能让无愧于心,此刻我要斩你,同样是因为我的心要我斩杀你,只要我还一口气,我都必须走在斩杀你的道路上,才能真正让自己无愧于心。”

  脸上充满了慷慨激昂之色,脸上充满无怨无悔之色,脸上充满坦荡无愧之色……

  丝毫不在乎身上不断加重的伤势,王洋始终脚步不停的向着宇文战一步步接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