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品透视 > 正文_第九百七十七章 被说服的亲戚们

正文_第九百七十七章 被说服的亲戚们

  作为亲戚,能够像是王洋这样对待每一位亲戚的,几乎都找不出几个人。

  倒不是说,其余人对于亲戚就不好,只不过是限于自身财力以及影响力的,很多人就算是想要按照王洋刚才所说的标准招待亲戚,积累一辈子的积蓄,都不够他招待几人的。

  所以这一刻,听到王洋对赵颖四女这些亲戚的招待标准后,无数人眼中甚至忍不住的露出浓浓羡慕之色,恨不得自己直接成为王洋亲戚中的一员。

  哪怕是王洋的那些亲戚们,在王洋的连番质问下,也彻底沉默了下来。

  他们的内心很清楚,在与王洋成为亲戚关系之后,自己的生活发生了多么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本,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普通人。

  遇事不敢惹事,本能的便会选择避让。

  花钱上,更是精打细算,恨不得的一分钱分成两半花的都不在少数。

  但是,自从与王洋攀上亲戚关系了,无论走到了哪里,迎接他们的总是羡慕恭敬的目光,以前那些他们连对话都没资格的大老板们,甚至在面对他们时,都自觉的摆出低人一等的姿态面对他们。

  赚钱上,以前最多只能赚几千的他们,自从成为王洋亲戚之后,没有一个月收入低于五万,别说在自己家乡那样的小城市,就算是在北上广这些全国收入最高的大城市,他们也绝对是高收入的人群。

  可以说,在没有成为王洋的亲戚之前,就算是做梦,他们都无法想象到自己竟然能够拥有这样的好日子。

  但是在成为王洋的亲戚后,一切自然而然的便成为了目前这种生活状态,而且以王洋的修行状态生命长久状态,甚至别说是他们,就连他们的子孙后代,都会因为能够与王洋攀上亲戚关系,一辈子好吃好喝的享用不尽。

  可惜,就像是王洋所说的,他们家中的一些人,实在是太贪得无厌了,明明过上了以往想都不敢想的美好生活,却还不知足的想要更多。

  以前,他们还觉得,自己想要更多的心态并无任何问题。

  但是现在,在王洋这一顿喷之下,所有人立刻清醒认识到,不是王洋对他们不好,王洋已经给他们的足够多了,怪只能怪他们太贪得无厌,才会将自己逼迫到如今的处境。

  这一刻,在王洋这一顿愤怒质问下,总算是想明白了这些,无论是木头的妈妈,还是那些负责唱白脸当好人的亲戚们,望着王洋的目光终是忍不住的露出了羞愧之色。

  原本还想着如果木头妈妈自己寻死相逼不能让王洋改变主意,大家一起以死相逼的众人,在这一刻更是将这种念头彻底压到心底。

  因为他们很清楚,既然王洋已经将话明明白白的说到了如此程度,哪怕是他们集体以死相逼,王洋都不可能因为他们的以死相逼就改变主意。

  甚至,因为王洋早已经杀人如麻,手上直接间接死亡人数超过百万,一颗对死亡无动于衷的心,很有可能丝毫不去在乎他们的死活。

  “走吧,我们走吧,我们不可能让王洋改变主意帮助我们的。”

  “看来不是岩岩她不想帮我们求情,是因为她很清楚,王洋的性格一旦决定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因任何人而改变,所以任我们如何相求,也不帮助我们向王洋求情。”

  “王洋对我们已经足够好了,怪只怪我们家中那些人实在是不争气。”

  “好在我们家中的这些人,主要还是以敛财为主,像是木头那样的终究是少数,他们判刑最多做牢,到时候让他们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来。”

  “走吧,我们大家终究还要依靠王洋才能过上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再这样不断触怒王洋,只会让王洋寒了心,没准以后对我们的那些特殊照顾,就不会落到我们身上。”

  脸上露出惆怅之色,这一刻,赵颖四女那些原本气势汹汹,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亲戚们,竟然集体妥协的向着广场外走去。

  只是木头的妈妈这类家人注定被判死刑的人,在这一刻却是宛若失了魂般呆在广场,对于身边人的离去好似根本不曾看到。

  她的眼睛虽然看似在看着周围,却充满了迷惘与后悔之色,直至岩岩走到她的身边,都不曾回过魂来。

  “二姑,跟我走吧,没有了木头您还有我,我给您养老送终。”

  哭泣的声音自岩岩的口中响起,在岩岩的哭泣声中,木头的妈妈那迷惘的眼睛终究回过神来。

  看看岩岩,再看看天穹之上高高矗立的王洋,她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平和之色。

  “岩岩,二姑想明白了,不怪你,这真不怪你。”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是三岁小孩都知道的谚语,可是我儿子木头他却忘记了,他以为依靠王洋就能无法无天,他却忘记了王洋是天下的英雄,他一生只做善事从未做过一件坑害无辜之人的坏事。”

  “岩岩,二姑回去了,二姑还年轻,还不到需要你伺候的时候,而且靠着王洋的关系,二姑现在一月也十多万收入,这么多的钱二姑怎么花的玩,将来老了完全可以去最好的养老院,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受气。”

  “至于你表哥木头,那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你万不可因为王洋对他的不救,而对王洋心生怨念,要知道那王洋老婆不止你一个,如果因为我的事情,让王洋不喜欢你而让我们这边的亲戚得不到王洋的照顾,那我就成了真正的罪人了。”

  惆怅的声音自木头的妈妈口中响起,最终木头的妈妈拒绝了岩岩要代替木头对她养老送终的意见,一个人直接走出了广场。

  砰砰砰……

  清脆的磕头声直接在广场上响起,几乎在木头妈妈离去的同时,那原本一直担心王洋被木头妈妈说动的饭店老板娘,竟然在这一刻直接跪在地上,对着王洋连续磕了数个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