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品透视 > 正文_第八百六十九章 给我跪下吧

正文_第八百六十九章 给我跪下吧

  第八百六十九章给我跪下吧

  双手伸直平举,双掌掌下向下,示意下方众人安静下来。

  王洋完全无视图腾该隐的疯狂咆哮,他只是一脸平静的望向下方道:“你们若想帮助我炼化这图腾该隐,只需要在心底默默祈祷图腾该隐被我炼化即可。”

  “无需任何战斗,只要默默在心底祈祷就行。”

  “图腾该隐战力这么强大,已经达到了人仙境极致,如此简单就能炼化吗?”

  无数的念头在不知道多少血族的内心深处冒出,但是看着王洋眼神中的平静与必胜信念,血族圣城内的无数血族,还是按照王洋的要求立刻盘膝坐下,默默的在心底祈祷着图腾该隐能够被王洋炼化。

  甚至有无数人在习惯的影响下,祈祷之中不由默默的念出声响,带动的周围众人不知不觉一起出声祈祷。

  “愿吾王能够炼化图腾该隐!”

  “愿吾王能够不动用一拳一脚,直接炼化图腾该隐。”

  “愿图腾该隐放弃一切抵抗,任由吾王对他进行炼化。”

  祈祷声在这一刻不停响起,最终上亿人的声音整齐划一直冲圣城上方,产生某种奇妙的共振之力,围绕着王洋与图腾该隐不停的响起。

  声音的共鸣之下,王洋的脸上的表情越发平静,他的对面,那图腾该隐的表情,却不知不觉间已经布满了痛苦之色,隐隐的好似在与某种无形的东西进行斗争。

  “跪下吧,赶紧的跪下吧。”

  看着对面表情越发痛苦的图腾该隐,王洋一脸不屑的道:“你是抵抗不了血族众生的意志的,如今既然血族众生都要你被我炼化,你何必硬要抵抗血族众生的意志呢?”

  “不,我不会跪,我是血族圣城的守护图腾,我是神魔境之下最无敌的存在。”

  “如果不是我的诞生规则限制,让我无法杀死你,我一只手都能杀死你。”

  “在我面前,你就是蝼蚁一样的存在,无敌的我怎么能够跪在你这种我一手能杀死的蝼蚁面前。”

  不甘的怒吼声不断自图腾该隐的口中响起,只是愤怒咆哮的图腾该隐却并没有发现,面目扭曲的他一边咆哮,双腿一边在不受控制的开始弯曲。

  当他最后一句话咆哮结束,他的双膝打弯已经彻底结束,整个人在这一刻,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的正面跪倒在王洋面前。

  砰砰……

  无数的波纹自图腾该隐双膝跪下处直接爆炸,这一瞬间,哪怕是自然的力量散发,空间都产生一种差点被图腾该隐双膝跪崩的错觉。

  强大,无法想象的强大,哪怕是不进行战斗,图腾该隐这双膝一跪之力,都能够将普通的人仙境强者直接砸死。

  只是他再强大,终究还是在没有动用任何力量的王洋面前跪了下来,没有一丝一毫抵抗力的跪了下来。

  “不,这不是真的,我怎么可能是跪倒在你这个蝼蚁面前。”

  愤怒不甘的表情爬满了图腾该隐的脸上,因为过度的愤怒,他的脸甚至扭曲的已经无法辨认自己的模样。

  他的身上,更是不断爆发出滔天的气势,想要在王洋的面前从新站起来。

  只是任由他如何愤怒如何不甘,他却始终只能维持在双膝跪地的动作面对王洋,始终不能在王洋的面前从新站起来。

  砰砰砰……

  践踏声直接响起,完全的无视着图腾该隐的愤怒不甘,王洋竟然踩着图腾该隐的身躯不断向上攀登。

  最终,在无数血族崇拜不已的目光下,王洋踩着图腾该隐的脸一点点的踏到了图腾该隐的头上。

  “乖乖的,将众生赐予你的力量献给我吧……”

  脸上露出浓浓的讥讽之色,似在对图腾该隐无形嘲笑,又似在居高临下的嘲讽整个血族圣城所有血族,这一刻王洋双脚立刻凝聚透视力量,开始自图腾该隐的体内抽取众生信念。

  轰轰轰……

  恐怖的吞噬之力彻底展开,这一刻,无数的众生信念,立刻自图腾该隐的体内疯狂涌现,根本不用王洋刻意吸收,竟然主动的自图腾该隐体内喷出,疯狂的向着王洋身躯内钻入。

  看着图腾该隐体内的众生信念竟然如此主动,完全不像吸收其余图腾,必须强制抽取,王洋干脆的在身上布满透视能量,主动的等待图腾该隐体内的众生信念投怀送抱,完全的放弃了强行抽取众生信念这种力气活。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我的力量会背叛我,为什么它们明明是属于我的力量,不但强行控制我对你跪下,如今更是全部抛弃我,想要为你所用!”

  不甘的声音自图腾该隐的口中响起,感受着属于自己的力量不断被王洋所吸收,这一刻图腾该隐终于是彻底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只是内心的骄傲,让他仍旧不甘的质问王洋,显然是不甘心自己败得这样不明不白。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低下头俯视图腾该隐,王洋一脸傲然的道:“刀剑再锋利,也需要人去操控,你是众生信念的产物就好比刀剑,而下面这些血族则是众生信念的主人,你这众生信念的产物再强大,也不可能摆脱这些众生信念的主人控制,所以你虽因众生信念变得强大,但是你这一生也始终无法摆脱众生的控制,如今众生需要你被我炼化,那你就只能乖乖被我炼化。”

  “果然,我终究只是众生信念创造的傀儡!”

  脸上充满浓浓的惆怅之色,图腾该隐越发不甘的道:“你们需要我,我就可以成为血族圣城的强大守护图腾,你们不需要我,我只能是化作纯粹的力量,供你这个他们更需要的人去吸收,但是若有一天,他们也不需要你了呢。”

  挑拨离间……

  看着图腾该隐在这个生命的最后关头竟然还挑拨离间,试图让自己与血族之间的产生裂痕,王洋的嘴角立刻充满了不屑冷笑。

  “不需要我背叛我,那我就将他们全杀了。”

  脸上充满冷血杀机,王洋高傲道:“因为我不是你,我是自由的,宁肯我负整个血族,我也不会让血族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