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品透视 > 正文_第七百四十八章 享受疼痛的快感

正文_第七百四十八章 享受疼痛的快感

  人体,对于疼痛的承受,总是有心理上限的。

  一旦超过心理上限,多么坚强的人,都会因为超出自己承受的心理上限,被大脑控制着身躯强行昏厥,让身体暂时屏蔽疼痛带来的压力。

  科学研究,若想避免这种昏厥的事情发生,唯一的办法便是精神转移,将注意力完全转移出去,让精神忘记去感受疼痛带来的痛楚,才可以让人无视疼痛带给精神的压迫,让人在任何疼痛下都始终能够保证清醒。

  王洋此刻心神彻底沉浸到武道之心提升的快感中,无形中却正好契合这种无视痛楚的办法,所以他的大脑才能始终清醒,根本不曾受到疼痛带来的任何精神困扰。

  但是苦修士不同,全部心神都沉浸在这场战斗中的他,每一次对轰那钻心十倍的痛楚,都清晰的通过神经感触传入他的大脑,让他生生的承受疼痛所带来的一切威压。

  如果他不是苦修士,不是一直以承受痛苦当做日常修炼,这样的对轰换成任何一个正常的人仙境强者过来,早就昏厥过去百次不止了。

  但是苦修士自修炼开始,就以承担痛苦锻炼心神,承受能力远超常人,才是让他一直承受下来不断对轰所带来的神经痛楚。最新最快更新

  只是此刻,从其表情已经开始扭曲的脸庞看,无疑说明苦修士已经快到了自己对痛苦的承受极限,否则一直面无表情的他,不可能连自己的面部表情都无法控制。

  “我是苦修士,我从三岁懂事开始,就为了成为苦修士完全进入自我放养状态。”

  “三岁那一年,我开始沿街祈祷,从野猫野狗抢食,躲避福利院的抓捕,明知道一个信号,就能回到基督教过上好日子,我却始终不曾动过这个念头。”

  “十八岁时,我明明壮硕如牛,却为了承受痛苦磨练心志,被几个我可以一拳ko的小混混,活生生的打到半死也不曾还手。”

  “三十岁时,我在饭店打黑工,受尽各种刁难侮辱,一年下来没有吃过一顿饱饭没有领过一份薪水,最后还被扫地出门,我忍了下来。”

  “五十岁时,看着无数曾经认识的人不但与妻携手到老,而且还儿孙成群,唯独我仍旧独身一人四处流浪。”

  “八十岁时,当世环卫工,只是为了能够有一口饭吃。

  “八十八岁,我的大寿之日,也就是今早,被两只野狗抢了我睡觉的桥洞,我都默默承受,只为了积攒更强的心之力量,将来为我主献出一切。”

  “如今,我终于为我主献出了我的一切,我兴奋的每一个细胞都好似在热销咆哮,可是你这魔鬼为什么偏偏这么强大,让我五法在主的面前,表现出他战士最英勇的一面。”

  “为什么我承受了这么多苦,让我的心磨练的能够无视任何痛苦,却仍旧不如你对痛苦的忍耐度高。”

  “我的承受已经快到极限,而你竟然在享受这痛苦,你竟然一直在笑,在我快要承受不住痛苦的情况下,享受着这生死搏杀所带来的痛苦。”

  “我想尽一切办法让你与我拼不死之躯的恢复性,其实却是我在欺你不知道人体痛苦承受上限,打算利用自己远超常人的承受力耗死你,可为什么在我最擅长的承受痛苦上,我的表现都不如你。”

  崩溃的声音不断自苦修士的口中吼出,随着他的声音不断落下,一个三岁小孩从街头流浪,承受无数痛苦,只知道默默承受从不知道反击,哪怕是直至八十八岁大寿的今日,面对这世界的无数欺压,连一句骂人发泄的脏话都未有过的人生,宛若一副副的画面,直接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一想到眼前的苦修士,就为了可能会有为上帝战斗的一天,一辈子默默无闻的吃了这么多的苦,所有基督教徒望着苦修士的目光都不由充满浓浓尊敬。

  只是越是明白苦修士对于痛苦的承受力有多夸张,他们望着一脸享受之色的王洋,却越是恐惧与畏惧。

  “传说,这世界有某种大魔鬼,他们以承受痛苦为乐,承受的痛苦越大,他们的表情就会越愉悦。”

  “这个火云邪神明明承受着这种非人痛苦,表情却偏偏这么享受,他的体内一定拥有这种魔鬼的血脉。”

  “异端,魔鬼,他必须要接受制裁,苦修士大人,您一定能够坚持住,制止将那邪恶的火云邪神彻底净化。”

  愤怒的声音不断自一名名的基督教信徒口中吼出,他们更是不断的在胸前虚画着一个个的十字架,希望能够凭此替苦修士加油鼓舞。

  但他们的鼓舞与愤怒,对于此刻的战局,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而且不但是他们的愤怒,就连苦修士的疯狂怒吼,王洋都好似不曾听到过半句。

  从头到尾的,他只是一脸享受的不断与苦修士对轰着,三颗旋转妖眸当中所透露出的极度享受神色,清晰的表明,此刻的他大仍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可恶,可恶,苦修士大人为了这一场战斗,付出了八十八年的生命,就只为了今朝的爆发,你竟然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如此可敬的对手。”

  “该死,你真是该死,苦修士大人能够承受无数痛苦,他的承受上限远不是你所能够承受,这一场败得一定是你。”

  不甘的怒吼再一次自一名名基督教信徒的口中吼出,只是愤怒呼喊的他们却是未曾注意到,此刻苦修士的表情越来越痛苦纠结,他与王洋的对轰动作,都在不知不觉间变慢。

  他们更不曾看到,苦修士的眼神在这一刻越来越空洞迷离,好似已经没有任何聚焦。

  砰……

  又一次巨大的对轰声中,苦修士的身躯竟然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向着地面落下。

  砰……

  巨大的轰鸣声中,双臂已经恢复一半双腿只剩少半大腿的苦修士,已经大字朝天的躺在地上。

  只是此刻,苦修士的眼睛已经紧紧闭上,明显在这一次对轰当中,再也无法承受疼痛带来的持续精神威压,被大脑强行控制着身躯昏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