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品透视 > 正文_第六百九十一章 如同土地的二郎神

正文_第六百九十一章 如同土地的二郎神

  对着神像自言自语,甚至还口出威胁。最新最快更新

  这一幕,如果被人发现,断然会将王洋当做脑袋出了问题的精神病患者。

  只是唯有王洋才清楚,他的表现很正常,眼前的神像确实有沟通的能力。

  因为在他的呵斥之下,那雕像原本还显一丝慈祥的脸,已经布满怒容。

  望着王洋,本是泥塑雕刻之身的二郎显圣真君,更是愤怒的呵斥道:“大胆邪神,敢在我二郎显圣真君的庙口放肆,真是不知死活。”

  “汪汪汪……”

  疯狂的咆哮自旁边的哮天犬口中响起,好似感受了主人二郎显圣真君的愤怒,这一刻的哮天犬咆哮之际,竟然给人一种随时会从神台上扑下,将所有来犯之敌全部咬碎的疯狂。

  寻常人看到这一幕,绝对会吓到惊慌失措屁滚尿流,不断磕头祈求二郎显圣真君的原谅。

  但是王洋在看到这一幕,却是不屑一顾的笑了。

  指着二郎显圣真君的神像,他颇为不屑一顾的道:“知道吗?在不久之前,有一个土地也是如此嚣张的对我叫嚣,结果到最后,他不但老实的让我将绝大多数的众生信念吸收,还承诺替我做众生信念的看守者,待众生信念从新收集充裕后,留待我再次吸收众生信念。”

  “区区土地小神,岂能跟我二郎显圣真君,仙界第一战神相提并论。”

  不屑的望着王洋,这一刻,二郎显圣真君再次愤怒道:“你这邪神,若是再不退下,我二郎神定然让你明白,我是依靠什么成为仙界第一战神的。”

  “咳咳……咳咳咳……仙界第一战神!”

  看着二郎神一脸的傲娇之色,口口声声的称自己是仙界第一战神,王洋竟然忍不住的笑咳了。

  整整半响,他才是收起笑容严肃道:“那好,就让我看一看你这二郎显圣真君,仙界第一战神的实力到底有多么高。”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愤怒的咆哮响彻天地,下一刻整个庙宇上方顿时凭空刮起阵阵狂风,狂风怒吼中二郎显圣真君与哮天犬的金身,立刻自狂风当中缓缓形成。

  只是,二郎显圣真君与哮天犬的出场动静虽然大,他的眼中却不由的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因为在二郎显圣真君的身上,他感受到的压迫力甚至还不如之前的土地神,他的内心甚至隐隐觉得,可能眼前的二郎显圣真君,真实战力甚至还不如那土地神。

  “希望,这是我的错觉,不然这一战岂不是太无趣。”

  内心默默碎念,下一瞬,王洋就那么的直接朝着二郎显圣真君冲去。

  没有化作妖躯,只是在运转两门少林七十二绝技心法,将战力提升二倍,王洋便一拳向着二郎显圣真君轰去。

  “找死!”

  “汪汪汪!”

  看着王洋攻来,二郎显圣真君立刻将三尖两刃刀向着王洋扑来,那哮天犬更是自另一侧向着王洋扑来。

  “一人一狗配合默契啊,只是你们这实力,是真的弱啊。”

  脸上露出一抹浓浓的不屑之色,王洋甚至连躲都懒得躲,只是在哮天犬扑来的同时一脚踹去。

  甚至,这一脚,连增幅都未曾增幅,就是最普通的先天之力下的一脚。

  砰!

  巨大的撞击声直接响起,在王洋这势大力沉的一脚之下,二郎神的哮天犬竟然直接被王洋踢爆,从新化作众生信念回归庙宇上方。

  砰!

  王洋的右拳结结实实的与二郎神的三尖两刃刀撞到一起,一瞬间,在王洋那恐怖巨力的撞击之下,二郎神的三尖两刃刀竟然碎了。

  看着这一幕,原本自信满满的二郎神彻底的慌了。

  “怎么可能,你这邪神怎么可能这么强。”

  “我二郎显圣真君,乃仙界第一战神,唯有齐天大圣才能够与我一战,但是他最多才能与我战成平手,你凭什么比我还厉害。”

  惊慌失措的声音自二郎显圣真君口中响起,不信邪的他立刻一拳挥向王洋。

  砰!

  巨大的撞击声再次响起。

  在王洋的绝对实力压制之下,二郎显圣真君简直如同特大号苍蝇般,直接被王洋一拳轰的卡在那无形壁障处不得动弹。

  “弱,你实在太弱了。”

  望着二郎显圣真君,王洋一脸不屑的道:“你就连先天战力都勉强达到,还不如那土地神呢,这样的实力竟然还瞧不起他,真是夜郎自大井底之蛙。”

  “不可能,你可以打败他,但是你不能这么侮辱我,我堂堂二郎显圣真君仙界第一战神,怎么可能连一个小小的土地神都打不过。”

  双眸充满不甘之色,纵然被定在无形壁障处暂时无法摆脱,二郎神望着王洋的目光仍旧充满了不肯屈服之色。

  “二郎显圣真君,仙界第一战神。”

  望着二郎神,王洋一脸不屑的道:“你还以为真以为天庭真的存在吗?那我问一问,你是否见过天宫,你是否见过其它众仙,你是否走出过这座庙宇。”

  王洋的话,宛若利箭般不断刺入二郎神的心底,当王洋的最后一句话质问而出,二郎神脸上的骄傲顿时被劈的七零八落,落魄的宛若一切都被否定的小孩般充满无助。

  看着二郎神如此,王宇当即不再罗嗦的讲解着从土地神那里分析出的,他们这些仙神诞生的原因。

  “原来如此,原来我就是因为众生需要这里有一个二郎神,所以我就这样诞生了。”

  “怪不得你说我不如那土地,原来我们‘仙’强大弱小的标准,只与信徒信仰多少有关,与是什么仙根本无关。”

  “怪不得,怪不得我只有最近十年的清晰记忆,其它的记忆全部一片模糊,只能以众生讨论的二郎神故事为主。”

  “怪不得,我只能在这一片固定区域活动,始终无法走出真君庙的范围,原来我不过是众人需要才诞生的仙,根本就不是所谓的仙界第一战神,这世界也压根没有天庭。”

  脸上充满挫败的气息,这一刻,二郎神如同被拉下神坛的凡人,脸上再无之前的骄傲。

  面对王洋要求取走绝大数信徒信念,留一部分让他维系生命,但是他却要帮助王洋看护众生信念的要求,二郎显圣真君更是无条件服从。